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消逝的歌

◎余文浩



夜色
 
夜确认夜的方式
是黑暗
这时候我想
如果碰到一棵树,就把心里的话讲给一棵树听吧。
 
2018、11、2

 
秋登石芽岭
 
登上石芽岭
在林中认识几种树和草
然后下来,从熟悉的水泥路上
和妻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些什么
敞开的大路中,车子朝东开的,朝西开的
一溜烟地开去
石芽岭公园里运动的人,从对自己的消耗中
获得生活的热烈和力量
像我们登上山岭,从山岭上下来
能平和地望着身边的一事一物
山底看去,氤氲之气如神,聚在石芽岭上
 
2018、11、17
 
 
赋得
 
 
耗尽了体内滋养小兽
的最后一滴汁水
我便能平静地去面对
大河。风吹起
波纹般的惭愧
 
随风去。
 
2018、11、16
 
 
行深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韦应物)
 
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时
窗外有只鸟,清亮的啼叫
绕在耳庞,这时
到处如空,身体内外像
洗了一遍,千军万马
是木雕
也是早上干净的鸟声
宁静清澈的心
经历了花开和叶落
 
2018.11.24
 
 
一生的信
 
 
抄写完《心经》
看到一滴水在窗外
落下来
再朝地面看去,一片潮湿
不知不觉,下雨了
室内阴暗了些
外面响起雨声
我枯坐在位置上
打开《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
再次从第一页读起
外面的雨下着
8世纪的杜甫也听过同样的雨
在秦州、在鄜州、在天水
在夔州、在潭州
他穿两只草鞋于泥泞的路上,衣袖残破,肘膊外露  
伏卧风雨飘摇的船上最后写下《风疾舟中伏枕书怀》
累了,倦了。一生的信,写完了。
 
2018、11、25


小女孩的一个时刻
 
早上在菜市场
看到一个小女孩飞也似
从面前跑过去
不小心绊倒在积水的水泥路面上
那路是破的
女孩趴在地上,旋即
爬起来,又向前跑去
她站起来,又向前跑
穿着一身芭蕾服
她要赶去练芭蕾舞?
忘记了哭出声和周围的一切?
只有练芭蕾的念头,和对上课迟到的害怕?
妻告诉我,这是
孩子长大的过程
 
你不会知道那面前沾着泥水
孩子的跌到,过后在舞动的欢乐或沮丧中
她自己也忘了,挂念的人还记得
还谈起
 
2018、12、2
 
 
读诗问道
 
寒冷像世界末日
一样来临
也许是读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挥之不去的
寒凉,如此可怕地
笼罩
哦,白色的现实
就像昨天热烈的事,化为今天的冷
读柳宗元《江雪》如此糟糕
我一整天怏怏不乐
这个无情的家伙
一点儿也比不上杜甫那
火热,悲哀中也含着良善的火热
 
2018、12、1

 
一位朋友
 
我有一位
曾从台湾带书的朋友
 
明天我要上一课
从书中选了一篇
那是我喜欢的《绿毛水怪》
 
这篇小说,我读一遍
刚又读了一遍
当初的感动
像3、4年前
 
想起这位朋友
像想起明天我要讲的一课
 
2018、12、12
 
 
何人
 
在蓝天下面
两边青草绿树
吹来迎面的风
烦恼献给忘记
一切都在宽宥
蓝天和大地
一边消逝,一边承受
 
2018、12、11

 
 明天将教苏轼的《赤壁赋》了
 
《涉江采芙蓉》里讲到生
《短歌行》里讲到生
《归园田居》里讲到生
生的方式各有不同
讲到《兰亭集序》我有些惶恐
生在这里逼近了死
和16岁的孩子讲这些:
人,生是奔向死的!
相当沮丧
夜色里,和妻子散步时
又重复白天课堂上的话题
聊到人的生死,过程
我们平静地
一言一语
一天的最后生活已然开始
明早醒来
要教苏轼的《赤壁赋》了
这一瓶空气清新剂,我想放在教室中央
会氤氲至少年心地深处吧
  
2018、12、19




有感
 
如果觉得生活有狰狞的一面
那也得接受
日子也要泪水,甚至死亡写就
我们平静地看叶枯花谢
日落日出
也能平静地赴最后盛大的节日
而哀伤之他人,感触为同类
感怀为看见、听说,心地堵得慌
人生下半场
不经意从一个人离开开始
 
2019、1、30
 
 
消逝
 
我追求过
没有希望的
一件东西
之间
挣扎是
溺水时
徒劳的翅膀
一条死胡同
死死地表明
正在进行的
终结真实有效
所望的脸
飘过,飘过
谁在吁请
取消、清零
渐渐的路上
我给我药水
换遍地如朝露
晶莹,消逝
  
2019、1、20
 
 
年底,又一次来本色剪吧
 
年底,又一次来本色剪吧
找个地方坐下
从对面的镜中看到自己
比两年前还消瘦
那时候什么都不想
今天却想得太多
人在浮世
大事小事成了往事
选择遗忘偏偏记起
直到夜色下降,越来越多的
人来到店里,我在座位上
像陌生人等待一位
熟悉的理发师
没有等来
 
2019、1、19
 
 
寂静的深度
 
雪落在湖南
也落在湖北
在枝条上,白一点,黑一点
在湖水里,是湖水
在屋顶上,是洁白
天与地间,暂时的驻客
不沾染一点污和垢
……
 
雪越下越深,也有
清新的鸟鸣
破空而来,一声、两声
问候着我
 
 
2018、12、30
 
 
冬至夜,与路子、晓燕、小青
 
冬至夜,与路子、晓燕、小青
在一家越南小馆里感叹
时光机里
我们走向了
向死而生的下半场
年少懵懂无知的东西
现在依次清晰地闪现
路子还讲到当年
在“第一现场”凭一腔热血与正义
帮助弱女子的种种故事
让人觉得大地上的事
比小说还荒诞,邪恶
讲述中我还能听到颤抖!
 
无畏,不是勇气,是行动!
古老的星光总在闪亮
照见地上的一二者
让我们贲张的
像流水,不老
 
2018、12、23


 九行诗
 
遥远的地方
是雨中的湖北
在和老母亲的电话里
每天都听说,雨还在下
似有无边的心思
料峭,0度
潮湿
我七旬的老母每天念叨
去地里看看
 
 2019、2、21


 在岳麓书院
 
在岳麓山
听口吐莲花的小李
讲“道南正脉”、“学达性天”
能想到一千多年前的
朱张会讲
何等繁华庄重
一派中国的“道问学”、“尊德性”
树叶返上枝头,绾结青翠的灯盏
鸟儿静静栖在树上
成为学童中凝神的一个
银杏、桂树、香樟齐聚院中
新开淡墨,每天的
新面庞闪现,新耳朵静听
屋檐上伸逸的枝条,又一次连接
深沉的天空
进岳麓书院逢阴雨濛濠
离开时,黄瓦红墙的大成殿
敞开了路
慢慢走下来,我
心里一样珍贵的东西,像是苏醒
和久久的回味
 
2019、2、24


一个人
 
能够理解太阳
和青草
不能理解一个人
问题就在这里
自然如此敞开
而人那么深幽
一根救命的绳子放到井里
获救总是运气
我希望好运气来
帮一个人
……
 
 
2019/2/27


偶得
 
午后的阳光
打在小叶榕树上
有些枝叶还是那样黄
像过去一年
妻子凝望着对面的树
说了一句,并指我看
这不够意思的春天
 
2019、3、3
 
 

 
 一根荆棘
 
 有一根这样的荆棘
我紧紧地抓过
里面的鲜血
交错鲜花和风暴
 
 王寅写过
“把鲜血留给清晨
把风暴交给平生”
对于我而言,是昨天、今天和明天
 
 2019、3、29
 
 
 
当读到古波斯诗人鲁米的《日落有时看起来肖似日出》

 
写得真好哦
 
“你能辨认出真爱的真面目吗?
 
你在哭,你说你焚烧了你自己。
但你可曾想过,谁不是烟雾缭绕?”
 
谁不是烟雾缭绕?
 
 
2019、3、31
 
 
 
想想这些地名就感到快乐
 
 
春风路
翠竹
竹子林
木棉湾
想到这些地名
不由得生出一种纯粹的
快乐
春天想来就来
 
 
2019、3、12
 
 
又看
 
今天在教学楼六楼走廊间
又听到燕子青翠的鸣叫
我忙走到椭圆的廊间位置
朝上张望
燕子在建筑她们的小巢
进进出出,相当忙碌
像田间农夫,像课堂学童
并不理会下面的行人
春光易逝
筑巢的燕子带来了一种年轻
自由的欢乐
 
 
2019、3、5
 
 
一人
 
像隔了几十个世纪
眼看着
马王堆汉墓里的辛追夫人
那具棺椁
在白昼的灯下多么绚丽
我能做的是一个痴人
默默,窗前的小叶榕
又生出了一年的新绿
我的梦渐渐喑哑
 
2019、3、31
 
 
代价
 
错误从来没有
像当它扎根在
2018年4月13日说的一句话
那样地难以消除
 
 
2019、3、31

 
起舞的日子
 
 
窗外树叶
每一片都是新的
像刚见面
的一爿小店里
我们低声交谈和
彼此倾听
在风中
并没有一片叶子掉下
是起舞的日子
风和叶相互呼应
翠绿和湛蓝一起生辉
 
2019、4、7
 
 
童年
 
我在父亲留下的毛选四卷
和列宁著作中
乱翻
是要读几个字
还是想在这些书中找到父亲
一丝一毫的踪迹?
注定是失望
除了听祖母
和塆里的大人
讲一些父亲的事
更多是祖母
她絮絮叨叨
描绘出一个父亲
在我面前
这样我有了一个
模糊的父亲
当我4岁,他水中远去
那么年轻,渴望着生活
 
 
2019、4、7
 



即景

在教学楼架空层
又看见燕子从外面觅食
回到筑在横梁上的巢里
一口一口地
喂养一只乳燕
刚才的热闹变成现在
这样安静
我屏住呼吸
在下面伫立仰看
身前身后充满中午的阳光
鸟巢在背阳的地方
像遥远世纪的生活
到如今
改变的你我
从一边经过

2019、4、29


即景

这窗前春天的枝叶
那么丰富、热烈
浓得化不开,我逃不掉
甘心被她充满
宇宙就这么大
一日,一生……

2019、5、1


即景

窗外小叶榕的叶子
绿得那样好
招展自如,活泼生动
我要一整天看着她,凝神屏气
什么事也不干,什么事也干不了
看着她,心里那样轻
那样柔,那样甜蜜的
空无

2019、5、2


即景

看着窗外枝技叶叶
在清风里
那么新
像成群结对的儿女
长大,不谙世事
我忍不住端一盆水
把自己洗净,走到树下
让叶子拂过面颊

2019、5、2


五月的礼歌

麦浪一片金黄
躬身埋首的是谁?
那是五月

金黄的麦浪在蓝天白云下
母亲手持镰刀缓慢前行
从没有边际的地方划出

麦浪中我母亲的位置
今天,想麦浪就像想昨天
原有的一切失去了,田野上

母亲还在忙碌
白发低垂在
如今大棚青翠的白菜、黄瓜上
有时站起来伸下腰,一阵疼痛

2019、5、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