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清明集

◎笨水



今又清明

很多年清明
杏花都会提前开放
有时三四天
有时一两天
今年正好
开在清明当天
开得及时
我总觉得晚了
杏花新开
风怎么也不能
吹落几朵到地上
它只叫昂首者看见
让低头的人浑然不知
2019-4-5


空运的玫瑰

空运,快递
玫瑰送到手上
把包装拆掉
把皮筋解开
把茎杆截剪
把叶子去除
仿佛一次救援
摘掉花套
花头直立的
花瓣慢慢舒展
花头低垂的
摘去花套后
依然低垂
像开过之后重新合上
我相信它们真的绽放过
在花套中开过了
在绑缚下开过了
它们挣扎着,开过了
我看见的,不过是它们开败的样子
2019-4-6


停车杏树下

停下车
从车内镜
后视镜
看到横逸的树枝
星星的花朵
像三幅画
太美了
我赞叹
耽于美,而忘记下车
它是一棵杏树
事实上,在停车前我就看到了
它的全貌
整体
包括镜中在内的
无数个局部
2019-4-8


一个声称为世界培养卓越公民的幼儿园

他们跳圈圈的圈
是塑料的
他是连走带爬的桥
是塑料的
他们钻进钻出的山洞
是塑料的
梅花桩
是塑料的
除此之外
就是混凝土结构的房子
粉刷靓丽的墙壁
钢铁的围栏
还有一棵树
孤僻地站在围栏一角
因为孤单,开了无数白花
2019-4-10


剥离

在人声嘈杂中
我把我的自言自语
分出来
在船上
要把我的孤舟
分出来
在水中
把我的一条河从河中
分出来
夜色渐深
我偏爱微弱的灯盏和遥远
若隐若现的星辰
它们刚从强光中
剥离出来
伤口未合,疼得要死
2019-4-11


江南

对岸的珠宝店,有人在剖蚌取珠
我在码头上静坐
手伸进水里,从石缝中摸出几只螺丝
它们小巧、玲珑,一律穿着青色罗裙
我唤它们小小,花朵
如是,又将它们扔回水里,沉下去
都溅起了细小的水花
2019-4-11


一只羔羊

很多年前
我去了阿尔夏提
在那里做过的事,见过的人
我都忘了
只记得
在蒙古包外喝了两碗羊肉老汤
在草坡上见过一只羔羊
它身体弱小
毛色洁白
像走丢了
又像在寻找
很多年过去了
我发现它变成了两只羊
一只在草原成长
一只在我心里
活下来
还是那么大,没有长大
还是那么白,没有被尘世沾污
叫声,还是那么急切,不曾平息
它还是最初的样子
像走丢了
又像在寻找
2019-4-11


早上听闻巴黎圣母院大火

巴黎圣母院的火光
倒映在塞纳河上
也倒映在我的早餐
粥碗里
2019-4-16


单刀赴会

孤单是一个人
孤独是一把刀
一个人去赴宴
就像单刀赴会
在席间坐下来
我看见每个人
腰间都挂着刀
只是我不喝酒
便叫众人觉得
只有我一个人
把刀按在桌上
将刀从刀鞘里
一点点拔出来
发出咝咝的响声
2019-4-16


颁奖

一群孩子站在台阶上
分两排
另一群孩子站在台阶下
列纵队
老师依次为台上的孩子
颁奖
拍照时发现
多数孩子把奖状拿反了,拿倒了
她上去
一一纠正
又整理了一下队形
拍照前的瞬间
我看见站在后排的一个孩子
挤到前排
奖状
很规范地展开在胸前
比其他孩子的奖状,举得略微高些
2019-4-16


木本的自己

我在植物园
见过一棵玉兰树
它是一棵小树
仿佛去年才种下
它的原产地
提醒我的出生地
它抵达新疆的方式
让我想起火车钻进隧道
映在玻璃上的脸
或者它就是木本的自己
才经历一个寒冬
就懂得将下在身体里的暴雪
养成枝头上的繁花
2019-4-23


人机预言

应该在人的身体里装上摄影头
最好装在膝盖处,观测它的屈直
应该打开头盖骨,给大脑装上摄像头
装在脑回上,也装在脑沟里
2019-4-23


升旗

我在楼上
看见地面有一个人
手捧国旗,走到旗杆下
展开国旗,固定在套杆上
摇动滑轮,国旗升起
一个小女孩骑自行车,围着旗杆转圈
看着缓缓上升的国旗
我禁不住唱起国歌
开始在心里唱
不知不觉就唱出了声
歌声越来越大
越来越雄壮
像一个人在唱
又像一个人在合唱
2019-4-24


比喻

要足够远,足够绿
才能将火车看作
细长的枝条
要有大风
将静止启动
为树加速
我才能把山楂树
当作车站
把落花认作
刚刚下车的乘客
此时,要将我从花开花落中,认出来
好眼力已经不管用了
但不妨,闭上双眼
细听一段流水
2019-4-24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