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十首

◎路亚



#给女儿的诗

 

在银行,镜子作为告密者

残暴地推着我们

 

沿着一双着了黑丝的腿向上

我望见一张脸

因涂抹过多而充满了战斗力

 

但我隔着的,是善于出卖的镜子

它迅速还原了它的憔悴

(她正低头数钱,准备寄往家乡?)

 

而我的左侧,是我年轻的女儿

玫瑰花般的小脸上

未来毫无征兆

 

但她似乎感觉到什么

挽着我的手臂紧了又紧

冲镜子做了个鬼脸

 

#另一种完美

 

就这样吧。我陷在斑马纹的懒人沙发里

它的软,类似于母亲的子宫

 

黄昏,雨后,起风了,窗前的梅树叶

哗哗作响。我跟着它们走远——

 

无非是遇见过你,或他

无非是,在春水之上的小桥旁,泪流

 

无非是市声沸沸,我们曾深陷其中

又哭又笑,仿佛永恒

 

如今,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就这样吧

我怀着几分疏远,几分寂寥,坐在这里

 

仿佛厌世,仿佛失忆,其实是比过去

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热爱

 

#一种疼

 

我以为,我舌尖的味蕾

需要辣椒来激活

我预料,它的辣恰好

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一天之后,我洗过辣椒的手

被你紧紧握住

辣显示出强大的后劲

我的手越来越热,越来越烫

直到疼痛难忍

不得不从你的手心里抽出

 

#在雨夜——

 

许多东西跑出来了

一滴雨唤醒一大片记忆

 

它把冬天的夜晚拉长

把黑涂抹得更黑

 

在我的体内

比这场雨下得更大的

是另一场雨

 

用雨水铸成的往昔

在雨水里打滚

如何处理这扑面而来的疼?

 

我的爱人,在远处安睡

他全然不知

将落在我这雨夜的睡眠里

 

#我的邻居

 

都觉得,她死得其所

白花、墨镜、亲友们的哭泣,应有尽有

通过死亡,她的人生获得了圆满

 

在世时我几乎没听过她说话

清晨,她拖地、买菜、准备早餐

午饭之后,她拖地、买菜,准备晚餐

夜晚洗涮完毕,刚好倒下疲惫的影子

 

几十年如一日,我越来越绝望

难道她的一生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甚至盼望她早一点死

可是她一死,我就想扒开她的眼:

你为什么不早点醒过来

 

#墨鱼

 

没有哪种鱼对之后的命运

有如此精准的预见:

无非是悲剧一场

它果断放出一团墨水

用于自毁形象

逃逸,进入了更深更蓝的海水里

自由地呼吸

 

#夜色

 

夜色让我写下:蛊惑。但我喜欢

行走在夜色里,整条街染上色情的意味

吊带裙、挽臂的老人、热吻的少年、摇曳的花

在说:为什么不能生活在爱情里?

想到你,果冻般的宁静将我与闹市隔开

没有人比你更爱我。夜色如此完美

我悄悄念出你年轻时的诗句,花一般的诗句

时间无敌,如今,你竟用那样绝望的眼神看我

免不了心酸,免不了迟疑……

有风吹来,失眠的鸟在树枝上发出轻轻的笑声

仿佛是你在耳语: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微信备忘录

 

玛丽.肖在窗外的樟树上打着腹语

用亡灵的声音预测未来

三只白猫隐身在月色里凝视我

它们在寻找叫春的最佳地理位置

 

格瓦拉因为年代久远而免遭屏蔽

已经结束的平昌奥运会上的英文

突然引起了一场家族口舌之战

从汉字的起源说到日不落帝国的昌盛

 

留学英国的女儿完全偏袒大不列颠

游学加拿大的表妹只戴一只耳钉

出访美国的小表弟打字飞快:

世界怎么样,取决于你看它的角度

 

他们合唱起叛逆欢快的赞美诗

沿着英文的曲线越走越远

我们,几个跟不上时代的中年妇女

面对群里一连串的英文目瞪口呆

 

#猫的自白书

 

我是冷的,从词语到情绪

到身体。我不屑攻心术和撒娇术

因为冷,你们远离我

 

白天,我的主人撸我,和我对视

她种花。偶尔写几句空话

仿佛过得兴高采烈的样子

 

而到晚上,她透过一张网看世界

摸摸自己,发现和我一样,也是冷的

因为冷,她远离你们

 

冰冷的谜底就在谜面上

而我和女主人的忧虑藏得很深

只在梦里一再重演 

 

#乡村女教师

 

在象牙塔里,所谓隔世之地

一群人,一起走短暂又漫长的半生

 

唯有你,不甘局限于此

偶尔酬和,常常遁离

操场、花坛、走廊……甚至在教室、食堂

于鼓噪中时时昏迷,失神,陷入梦境

 

孩子们像你幼年时那样

摸你的裙子,坐在你膝头,学你走路的样子

他们令你时而年轻,时而年老

天真,又郁郁寡欢

 

末了,当黄昏升起,你突然惊醒

你刻意筛选的日子正向着料想不到的地方奔去

全部的人已走失

只剩下办公桌上的几本诗集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