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4月)之一

◎伊沙



《蓝天行》(组诗)


《地名》

外地外国友人发现
长安周围的地名
像日本的
不,是唐朝留下的
日本偷去了


《初到辋川》

秦岭上空的鹰
在盘旋集合



《老三与老大还是有区别》

在关于王维墓前
是献整瓶酒
还是洒散酒的问题上
同仁中出现分歧
和争执
以往
在江油
在当涂
在李白墓前
从未发生过这种情况



《对饮》

王维山庄
欢宴之中
维马丁举杯
对王有尾道:
"王维,喝一杯!"
王有尾一愣:
"志⋯⋯志不在此"




《王维墓荒僻得叫人想哭》

王维墓
坐落在秦岭深处
一家军工厂里
破败的厂房旁
维马丁父子的到访
惊动了二男一女
三个可疑的人
其中一个
长得最像保卫科长的
中年男人说:
"这是假的——真墓
在那边厂房的地下"





《拜谒蔡文姬墓》

我对庞琼珍说
你是此次到此的
惟一女诗人
把气釆足哦
这一提醒
完蛋
她赖在里面
不出来了
让大家干等



《耻》

我们消费着
诗佛
出神入化的
高妙之句
消费着
他的智慧
将自己装点成
得道的高人
却将其荒冢
弃于秦岭山中
破败的兵工厂
这是国耻
族耻
诗耻



《待遇》

蔡文姬
比王维的
身后待遇
在他们共同的
归葬之地
——蓝天
天上地下
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不是因为
文学史地位
仅仅是因为
一位当代文痞
以前者为题材
写过一个
邀宠的话剧
讨到了欢心


《此诗最好别让日本人看到》

所有家中
挂有王维诗句的人
毎人捐一块钱
王维墓也不会是
这副惨样儿

《王维》

千年前的大隐者
无论如何想不到
他会魂归兵工厂



《地方官》

他们用纳税人的钱
给当代乡土作家建生祠
而将自己家中高悬的
万古诗佛弃于荒野之中



《忠告》

诗者
人无境界别涉佛


《汉字:碧》

王维在左
李白在右
两人蹲在
一块巨石上


《蓝天点滴》

啥叫知识分子
当大山扑面而来
他在旅游大巴中
问导游
这山美吗?



在我眼中
所有不为诗
做点事的官员
都叫不作为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40)》

一个大型的官方诗会
(就是曹村娃心目中
那种真正的诗歌节)
主题论坛由我的老师
任洪渊先生主持
他在我精彩的发言之后
又把我喊上台去
让我回答一个问题
"这样不好吧?"
我心想——这么一想
问题答得就不够漂亮


《梦(1441)》

清明过后第三夜
梦见母亲
1976年的样子
带着我躲地震
父亲借赴京出差之机
带走了妹妹
"快走!不要都死了"
母亲的主意
这就是我的母亲
生我的女人
外柔内酷


《梦(1442)》

在宾馆房间里
与二女玩3P
有人闯进来
是保安队长宋晓峰:
"对⋯⋯对不起!
贵屋阳台上的花⋯⋯花儿
得搬到另一房⋯⋯房间去"


《梦(1443)》

洪烛醒过来了
恢复了健康
跟李少君
在筹划一项活动
在一间大教室里


《梦(1444)》

赵立宏投了官府
让我感到很痛心


《梦(1445)》

鸟鸣
破梦而来
挂在我睫毛上的
露珠


《梦(1446)》

金三角
走地鸡
运毒品
我以之
运诗集


《梦(1447)》

晨起
我来到母校西安三中
一座中式庭院里
(被拖下来的
《中国往事2》主要外景地)
过一会儿
早操时间
大长节的诗人
要为学生朗诵诗
我到校外吃早点
周围的房子还是上世纪
七十年代的小平房
有一个露天水龙头
王有尾正在那里接水
我要去的
回民肉丸糊辣汤馆
就在他家隔壁


《梦(1448)》

夜半
依稀听见妻在嘀咕:
"床怎么在抖?"
我想起刚做的
现在被打破的梦:
"我在颠球"


《梦(1449)》

马非举办了个
海上诗歌节
应邀前来的诗人们
乘着小舟
在海面上
飘来荡去
手执电喇叭
朗诵诗
他自己乘着快艇
到处巡视
有诗人提意见说:
"凭什么他坐快艇!"
我说:"这个意见
就不要提了
当心下一届
他不请你来了⋯⋯"


《梦(1450)》

鸟鸣
黎明的吸管
吸干了梦的
西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