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马达

◎阿步

睡不着

◎阿步



 
那么多门口

那么多门口
都有人走进去
人走进去以后
每一个门口
看上去都差不多
四四方方
空空荡荡 好像
并没有人走进去

2019.3.27


我喜欢去小地方

水果摊 糕点铺 小吃摊
烟火缭绕的烧烤街
那家我经常去的大饼店
已经变成了蔬菜批发店
再就是和你一起去过的公园
跑步的操场
——这都是我喜欢去的地方
一路上都是人间和你的味道
我也有不喜欢去的地方
一去那些繁华得
特别像大都市的地方
我就像只小到不能再小的蚂蚁

2019.3.30


我们都觉得无聊

我们一边开着车
一边抽烟
气温已经回升
风一点儿也不冷
我们不想回去
把车开得很慢
在路上我们不小心撞上了一只
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
也许是蝴蝶撞上了我们
我们不禁相视一笑

2019.4.1


只要还有你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像昨天像前天像大前天一样
不知不觉就夜半三更了
我并没有惊讶
只是和往常一样从沙发上起身
走到床边慢慢躺下
我不能承认
那空空荡荡的就是我

2019.4.3


说起这个夜晚,该说些什么

一个女的坐在小区门口
北边的石墩上  抱着一只泰迪 
打电话  泰迪很冷  一动不动地在她怀里
听她打电话  用方言劝说电话那头的人
要坚持下去  那个女的有点胖
夜里还是很冷 那个女的还穿着裙子
我买完药一出药店就戴上了帽子 
走到小区门口 门口停下一辆车
从里面下来一个男的  也很胖
穿着黑色短袖  和门卫说了几句  他上车了
挡杆抬起   车经过的地方 两旁的花落了
我不知道那紫色的花叫什么
这都没有关系  和我没有关系
到后来  我走进小区里  遇到一只猫
我叫它  它就停下来  掉头跟我走
它是一只黄白相间的大猫
叫声嘶哑而焦虑  它跟着我走了一会儿
就不见了  我手里拿着药和钥匙
开门的时候  钥匙已经冰凉了
我的邻居家正吵得火热  我出门的时候 
他们就开始吵 现在还在吵
他们是两个头发花白的退休老人
他们争吵  是为了弄清楚  到底
是谁和谁说话说得更少

2019.4.7


一个下雨的夜晚

我拍死了
一只小虫子
它可能是这个家里
除我以外
唯一一个会呼吸的存在
而且还会飞
可我拍死了它

2019.4.8


我写过的最好的诗

都不能给你看
它们只在暗处
睁着眼睛
看你

2019.4.10


剥橙子

我在茶几上剥一颗血橙
先用刀子划了几道
后来就用手剥
橙子皮里的汁液飞进了我眼里
此时  屏幕上正在演一部外国电影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

你去买几个孩子回来
再帮我找一个老婆
不要太瘦 皮肤要光滑
现在这一个我不打算要了

他们的对话轻松而自然
很快  我也轻松而自然地
把手里的血橙剥好了  
这只橙子汁水饱满  红艳如血  
而我并不知道  它从哪里来  
有没有在来的路上挣扎过

2019.4.12


无意义的梦

梦里没有太阳
就没有天空

一群疯子
正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做梦

2019.4.15


那里

有一堆木头摆在那里
像一个人坐在那里
当那堆木头燃烧起来的时候
就像一个人正坐在那里燃烧自己

2019.4.16


睡不着

那么多爱过的人 
沦为了过期水果

2019.4.16


通俗教育


四块钱的橙子酸
五块钱的橙子不酸,非常甜
如果你不想吃四块钱的橙子
那以后就要挣更多的钱
买甜橙子
买更甜的橙子

2019.4.16


中年

我充满了不安
总想上厕所 
可我坐在这里 
我一直坐在这里
在一张纸上
画着一天天的时间 
它们从未停止流动
就要溢出纸张边缘 
可我还想去厕所 
我总感觉身体里
有太多脏东西

2019.4.18


最好的夜晚

风摇晃着树  
摇晃着树的影子
你很想唱一首歌  
很想   此刻  
有人正在窗边看树摇晃
看影子摇晃
也正等着听
不大不小的雨
落在窗户上
这将是最好的雨
最好的夜
它们会和你一起
慢慢摇晃
慢慢睡着

2019.4.23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