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斯维辛的灰烬中……

◎刘会子



1.
那杀死你的东西曾经毫无畏惧地
和你在枕上脸贴着脸,嘴叼住惊愕
像一只雏鸟,你对暗移过来的枪
后知后觉,于是伤害比你更慢地成长
成形,直到更为紧密的纽带
将两个人无论西东,必然扭结在一起
沉默,并没有向你提供砖瓦的庇护
原谅生成的兽栏,培养足了世界的野性
你如今作为“生还者”,积攒的愤怒
甚至比刻意的遗忘还要多余,如何
让肉体自证其辱,如果它给不出证据?
记忆,恰如此刻肉虫冲突其间的狭道
隐秘而阴险,不留一丁点儿的踪迹
不是上帝,是创痛才创造了你
如果这涂了浓厚脂粉的描述,能够
意味着一场复仇,显然你无意
只是想把这座坟头的草除个干净
 
 
2.
心万念俱灭,天空正遍撒着骨灰
其他房间里人睡着,各自徜徉在梦境
惟有忠于职守的看家狗,似乎察觉到什么
狂吠不止,像狂怒的母亲给你安慰。
 
箭一旦离弦,求死的决心跟着松弛
在等待死亡的漫长时刻里,你会轻易地
作出种种妥协,任由伤口可悲地愈合
并不可思议地贪恋这个,半信半疑的世界
 
当"恶语"掰开你的嘴,用一根非人的手指
直入咽喉,不断朝里面戳着,捣着
而生命所想望的温情,如老人般被瞥见
笨拙,且力量耗尽,伛偻在一旁垂泪
 
你最终没能,同自己做个彻底的了断
只因挽救的马车跑起来,比它的仇敌更快
扭转方向,使你在一片寒冷和责备声中
再次体验到爱,那护士的紧紧包围和摆布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