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年诗选

◎君儿



2018年诗选54首


《地球柳》


弟弟告诉我
美国的谷歌地球
能定位到老家的老柳树
只要找到了它
也就到了老家
30年前我大学放假
和父亲一起下地干活
发现了这棵柳树苗
求父亲把它挖来
栽在门前的水坑边
如今我一个人
都已抱不住它
3个亲人已故去
它却上了天上的地图



《“专家预言得真准”》
 
                              
港里的挖沙船沉没
半个多月后才发现尸体
领导得意地强调
船一沉就成功封锁了消息
请来的专家说
沉入海底的尸体
在水温10度以上才会
浮上海面
所以半个月前这条
沉了的船上
7个不见了的人
变成一具具海边
漂上来的尸体
是因为现在海底水温
已经10度C以上了


《中国孩子》

我的第一个孩子
是和丈夫婚前有的
没办法只能流掉
不知道怎么请假
转天就上班了
生下儿子后
又有过三次
不敢要
也不可能要
乖乖到医院做人流
一次是在家吃药
恶心得死去活来
每次都和丈夫
翻脸月余甚至半年
为此早早结束了
夫妻生活
现在是毗邻而居
基本上做到了
睦邻友好
国策是怎么深及
一个中国家庭
婚姻生活的
我想我也有权力
说点什么了



《心虚的抒情诗》
 

那年在北京
中岛《诗参考》组织颁奖
沈浩波端着喇叭朗诵完
上新诗典作品《玛丽的爱情》后
我发现随之上台的女诗人
朗诵她的情意绵绵的抒情诗时
突然没有了底气
自己把自己读笑了


《先锋书店》
 

在书店
得到我书的读者
让我签名时
请求我抄写书中
我自己的诗句
这爱好名句的习惯
我早已没有
没想到比我年轻许多的读者
依然具备


《我把李岩的话理解为赞赏》
 
在江南诗会
我读完《中国孩子》
下得台来
李岩小声对我说
没人像你这样
写诗了




《小人书》


年轻时父亲是村里的高才生
初小毕业后考上市里轧钢厂
每次回家父亲都会带好吃的
和好玩的给他的四个子女

我和姐姐最喜欢的
当然是小人书
那时最幸福的事是听父亲
给我们读小人书
《一块银元》便是其中之一

父亲读得认真仔细
我和姐姐静静聆听
有时我看到姐姐无声流泪
她那么善良和敏感
我却顶替她成了后来的诗人


《杀猪的过程》

生儿子那天
是星期六
大夫歇班
临时电话叫来
快生了被医生告知
孩子不入盆
我终止犹豫
决定剖腹产
恰恰当天早上
我喝了几口水
没好气的大夫
打过麻药不久
主刀就开始裁了
我疼得尖叫
央求医生再给
补一针麻药
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我听着刀子
划开肚皮
又一层层深入进去
血哗地一下淌下来
结果是我的鬼哭狼嚎
领先了儿子
来到人世的
第一声啼叫



《带着一瓶青岛啤酒上班》


早上抱着一箱青岛啤酒
下六楼,去扔
已经出手才发现
箱底还有一瓶没启封的
酒液晃动,还要不要呢
扔了不符合劳动人民的习惯
不扔,难道我要带一瓶酒上班
思考了几秒钟
我还是乖乖拎起这瓶中奖啤酒
踏上上班的路途



《同行的点拨》


应该是好心
一位诗人
点拨我
某某某
某某
某某某某

也发官刊
你也发发嘛



《60后》
 
 
和80后同事去食堂
每次见她只打很少的饭菜
附加一条评语:
食堂的饭菜越来越难吃了
刚开始我不以为意
今天才惊觉她已
说了好几个月
身为60后我
一句这样的话都没说过
细细想来,挨过饿
吃过高梁面麸皮野菜
喝过溜锅水在集体宿舍
啃过3年窝头 低血糖
早起跑操都会晕菜的我
要说这满堂菜饭的坏话
岂不有违良心和道德



《那年在泰国》



一船还是一岛的游客
纷纷靠拢人妖
交上20泰铢
就可以合影拍照
也有的男士还要亲手
摸摸人妖的乳房
令胆小的女士别过头去
在这场喧哗中
一个人悄然离场
他来自伟大的诗国
五千年汉语之邦
他是诗人伊沙


《指纹取证》


把老的身份证送进回收机
把新的取出来
新的身份证有效期限
不再是过去的20年
而是从办证日到长期
我试着译了一下
应该是指死
或者叫由骨成灰


《剧情》


下载一部有关
活佛转世的电影
并不是很顺
整整一晚都是
卡卡停停
停的时候我就继续
读柳宗元文集
他给朋友们回信
说起在瘴疠之地的苦境
和遭流言诟詈的艰危
一个君子当受的苦
文学家当受的苦
而剧中的孩子也在问
什么是无常
喇嘛说:我们
都会死


《说话的树》


这么多麻雀
聚集在海边
你如留意
每根树枝几乎
都在喳喳讲话
那是时空里
另一种海浪



《知青赠我白米饭》


70年代初
城里来的知识青年
在学校操场埋锅造饭
禁不住馋虫啊
屁孩之我如受天启
端了海碗来到操场
叔叔见到我
也不说话
给扣了一铲
一年吃不上几顿
白花花的米饭呈现眼前
记得我做梦一样
捧了碗就往家跑
没出多远
可能是太激动了
也可能脚底没准
一跤跌倒
整个一碗白米饭
飞进猪圈


《鞋中泥》


送母亲回老家
两天阴雨天后回城
擦洗干净满鞋的泥泞
转天上班 脚掌
还是被硌疼
我在大街边解开鞋带
一小块已经干了的泥土
粘在里面
哈它们认得我
这个泥土乡村的子孙



《落槐花》

1
槐花在落
一直在落
整个夏天
它们飘啊飘
不为人知
悄无声息
它们是上帝的
美少女

2
槐树用几天开花
又用两个月来落花
现在它们铺满路面
像乡下小姑娘
穿在身上的碎花衣裳


《它们开向城市的方向》
 

高速上一辆大车
拉着一车羊
像小学生
一个挤着一个
高速上一辆大车
拉着一车牛
一白一黄
它们那么快
我看不清它们脸上的
悲伤


《疯狂之诗》


现在可以说说我的疯狂了
我的疯狂是一天一夜看46集电视剧
我的疯狂是每天7点钟起床
打谷粥 蒸蛋羹 煮金银花水
然后赶40分钟 经过7个路口
到一栋大楼里消磨
8个小时也许有事
也许无所事事的时光
思想驰骋而肉体受缚
我的疯狂是无论如何都要
有笔在手  用以起草公文
用以秘密地写诗
好诗是这红尘稀罕的天物
其实不为取悦世人眼
从不接受庸俗者的供奉
我的疯狂是在正午的阳光里
站着睡觉  听宇宙的风
在楼道里嘶嘶低唱
我的疯狂是早上7点半
目睹冬天迁徙的小鸟飞过厨房
我的疯狂是不明白
何以8年时间里
凡我脚步所过之处
路面被翻起  树木被迁移
管道被刨出  公交站停被挪走
便道加装了盲道
林间草地被铺上青灰地砖
而停车场吞没了越来越多的花园绿地
我的疯狂是20年默念着空性
而从不知道空性具体是指什么东西
我的疯狂是桌面上立着三个空酒瓶
而我仍然清醒地坐在电脑前分行
我的疯狂是我有一个战斗到死的老娘
有一间过于宽大的书房
有时我从睡梦中醒来
觉得此身已活过千年而且还在黑暗与阳光里
继续生长


《原创李白诗歌奖》

剽窃一下伊沙的开场白
就是一首好诗:

当西娃拉着一个拉杆箱
出现在江油
她的箱子里盛的是精油

当伊沙拉着一个拉杆箱
出现在江油
他箱子里装的肯定是奖杯

当伊沙 西娃同时
出现在江油
就是新诗典李白诗歌奖颁奖的时候了



《神人》
 


他的爷爷
从贫下中农
通过省吃俭用
超前谋划
一跃而成为了
地主
文革时再次被打倒
批斗
 
他从贫下中农
通过自学成才
当了乡村教师
又通过写作
结识了更广大的朋友
应聘到报社
睡办公桌
买底商出租
20年经营
在开发区买了
7、8套房
市值数千万元
 
他的儿子
中师毕业当了
环卫工人
清扫马路
他说这是他
教育的成功
其实已不用儿子挣钱
关键是儿子
乐意干



《心》

我把头贴在飞驰的车厢玻璃上
我看着蓝天,白云
屋顶,偶尔还有飞机
我的心掠过恨,欲,无奈,牵挂
伤害与疼痛
我的心还不是蓝天,云彩
不是充满天地的风


《冰花》


雪后第二天
阳台玻璃结了冰花
三面绘制,美得像画
我该做点什么吗
就像我站在山
站在海面前一样
太美的事物其实是梦
是水,早晚会流进一个
神秘的容器
想握它在手
谈何容易


《又逢月圆》


距离产生美
你看明月
不过一堆石头
一些尘土
一些矿物
因为离古今中外
不分前后
所有人都远
就变成了婵娟
素娥,玉兔,夜光
冰轮,玉蟾,桂魄
玉盘
狄安娜
阿尔忒弥斯
我家阳台上
一盏最美的
明灯

《白激动一场》


《资治通鉴》唐玄宗这卷
读得最仔细
结果整卷读完
没找到一个关于
李白的字


《染发店》


染发店里她给大家讲一起
附近小区里发生的骗保案
他给妻子上了几十万元的保险
妻子发生意外死亡后受益人都是他自己
为3000万保单他在泰国旅行时
殴妻致肋骨折断肝脏撕裂
1岁多的女儿吓痴呆
女方父母极力主张引渡男子回国受惩
因为在泰国杀人只判6年刑
走出染发店 这些消息
仍象一辆辆汽车迎面冲我开来
人间惨烈实在是不应该在
那么小的孩子面前上演

《朗诵》
 
 
读他的诗
就想像他摆好姿势
前仰后合
用高亢激昂的声音
朗诵的样子
我给起名叫美术腔
所以不论他写到
什么样的事
在我眼里都是
高八度的



《取舍》


整理儿子的旧书柜
中学6年的课本都在
唯独把思想政治课本
扔到了废纸箱




《女人心》



这几天和一位女处长
一同执行任务
她挎LV包
穿狐狸毛大衣
满身珠光宝气
相比之下我就寒酸多了
蓝布棉袄
不到百元的斜挎包
转天我就鬼使神差
从柜子里翻出买完后
只穿过一次的皮毛大衣
走进四星级酒店
和女处长随意放包一样
也把自己的大衣随意
放在大堂沙发上



《勾兑》


红酒兑水
再用炒勺煮热喝
先生说
你可以写诗了
想了想
这家伙又道
你是不是在炮制
炸药


《刻薄如我》
 

妈妈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那时一家人正在等
老板娘上饭
一会小鸡炖蘑菇上桌了
妈妈伸出筷子夹了过去
我突然说碰到哪块夹哪块
然后又把一个公共汤匙
放进砂锅里
我看见母亲和弟弟
对视了一眼
这一眼我没敢正面去看



《塑料萝卜》


“你买的胡萝卜怎么这么粗
肯定是用了膨大剂的
怎么不买无公害蔬菜
天然生长的胡萝卜是很细的”

“凑和着吃吧
将来人们吃塑料
就能成长”


《那年在衡山》


那年在衡山
我问西娃为什么抽烟
她说不抽会抖
但在寺院可以不抽

那年在衡山
西娃只抽一个牌子的香烟
晚上的大排挡上她得到了这种烟
高兴得直拍桌面

那年在衡山
西娃穿露背装进了寺院
穿高跟鞋上了衡山
在禅堂她说看着座下的我们
就像看着她的孩子


《蜜蜂不关心手机》
 

就在我给林边
一朵香气浓郁的黄色小花
拍照时
一只小蜜蜂落在了花叶边沿
此一刹自有天意
于是我按动手机
它就进了画里




《消炎》


没去医院
没吃消炎药
我想试试人们说的
时间的疗效
虽然它漫长
甚至过于迟缓
但听很多很多的
病人和过来人
也就是那些最后的
愈者和智者
都肯定地说过
它没有毒副作用
碾过如山如海之伤痛
如碾死一只
臭虫


《你和我》


这一片一片的废墟
就是那个文明古国

这一股烟一股烟的炮火
炸的正是该国土地上的
活物,文明及其构筑

不管千年万年
这人间就是我们必须
水火其中的

“造次必于是”
“颠沛必于是”


《专注》


盯着天空看
盯着天空
——看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
仍然没有奇迹显现
但时间越久
我越确信
至少会有一两只飞鸟
不畏惧苍茫,未知
与无限
展翅飞过浩瀚
蓝天


《真言》


怀着爱去写
如果你赶不走心中的魔鬼
那就想想你侍奉的缪斯
如果你不知道缪斯是谁
那你还写诗作甚


《信步37秒》


高尔夫墙外马路
绿灯设为37秒
步行通过人行横道的
往往只有我一个人
全马路的车停下来
检阅我一个人通过
物以稀为贵
靠两条腿步行上下班的人
有众车齐刹 允许
她一个人信步而过的
整整37秒(此处应有
一个叹号)


《两个新词》


跟儿子学了两个新词
一个是“社畜”
一个是“划水”
社畜大概是指我这样
从事社会工作已经被工作
奴隶化的俗人
他说此词来自日本
划水大概是指抽闲自娱
当然准确的意思只有儿子最懂
他意味深长的自嘲
自己也加入了社畜的队伍
担心他工作太卖力
我发微信嘱咐他
只要有时间就多
划划水


《我不懂的科幻取消了我诗人的优越感》
 

儿子在看一部
科幻小说
书名叫《三体》
我有些吃惊
虚幻的东西
一写写了这么多
(厚厚的三卷本)
儿子白了我一眼
“您充其量就是一个
识字的文盲”


《日本》


儿子的同学
从日本放假回国
说起日本的环境
他说日本除了东京
人口密度都很低
许多农村都快没人了
森林覆盖率又太高
所以空气特别好
也卖木头
他租住在繁华的东京
每月租房费4000人民币
学校推荐中国学生打工
一部分学费可以自己来挣
他说中国许多方面
已经不比日本差
在日本还要到处用现钞
银行之间不能统一
而中国早就方便得
可以支付宝和微信
不用钞票了
他说日本也有意识形态管制
福岛核泄露处理就不是
普通人民能知道的
本国有自产的安全食品
“那危险的呢”
“那就不知道了”


《祝》


晒着鸡年
最后一顿阳光
把晾好的大枣储藏
生命盛大
请接受一个主妇
红枣与白姜的
轻声颂扬


《春日物语》


6公里上班路
第一个跃上脑海的词竟是
残花败柳
(宾馆前的碧桃花就要谢了)
 
第二个涌现的词是
人生如戏
(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即使如戏
不也还是要坚持演到谢幕)
 
第三个不再是词
而是一只僵卧小路上的彩蛾
托在手心还是感到了它仿佛
下一秒就会振翅起飞的力量
(下一秒它的确飞了,被车流带起的旋风
吹落到桥洞边的排水沟里)




《父女》

我上大学后
父亲改口
开始称我铁军
父亲叫我铁军
真是世上
最文气的事情


《推销员》
 

从银行回来的路上
两个红装的小姑娘突然
追上了我
吓我一跳
她俩不好意思地
介绍一个美容产品
看您感不感兴趣
脸部补水 还有腰
女人不是爱月经不调
手脚冰冷
“不需要了”
像惯常一样
我继续赶路
 

《斑马与鳄鱼谁会潜水》


单位规定
每个月转载400条
微博新闻
为了完成这个指标
我另外注册了一个
微号
专门应付转载
今天没能操作好
用发诗的微博开转
疯狂转了110条
才被自己发现
最后大概微博管理者
忍无可忍
开始设置问题问我
斑马和鳄鱼谁会潜水
我答鳄鱼
于是乎第111条转载成功
它是新诗典第2553首
推荐的作品


《蓝恐龙》


一场大雨后
天空遍布了
大朵大朵
一亿年前的
蓝色恐龙
那时的天堂
真干净啊
让我目瞪口呆
魂飞魄散
忘了用手机
把一天空的它们
定格收编


《巨蚁洗头》


巨蚁十万火急地赶路
不时能让它停下刹那的
就是它洗脸时光了
两只细手一左一右
抹两下它小小的头颅


《诗人》


看到诗人们
在诗里写喝酒的事
我就不自觉地也跑到阳台
启开一瓶啤酒
这也许证明不了
我是酒鬼
可以佐证的是
我爱诗

 
 
《我以为爱说的母亲不会孤独》
 

每次回家
或者带妈妈去游山玩水
妈妈都会发出同样的感叹
能有个独立的房子多好
没有左邻右舍
没有前街后院
就一个独立的房子
这么多年
我都没细想妈妈的意思
 
 
《村里的大叔》


村里的大叔
妻子在城里做保姆
长期不回家
儿子在城里送快递
也是长期不回家
他一个人住着6间房
6间房也盛不下
他的忧愁
儿子29了
还没找上媳妇
他想给儿子
请个心理医生
同村人说
“你就有病”
我妈赶紧相劝
“儿孙自有儿孙福
别给儿孙治马牛”
 

《工厂的秘密》


14岁,我经历第一次
工厂没活干
那是在村里
村办的针织厂生产秋衣
它的不景气成就了我
使被迫辍学的我
又返回了学校上学

24岁,我经历第二次
国营大厂不景气
员工回家待业
我到校办小工厂糊本
两年后应聘来到开发区
其实新的工作要采访的
仍是众多的外企

在企业我学会缝纫
办报  懂得工人阶级
喧嚣而又朴素的情感
一个男同事还告诉过我
一句深刻的哲理
“想那么多干啥
该过去的都会过去
该来的一定会来”


《信者》


人群中
越来越多的“信者”
使我加倍小心
信基督的在骂专政
信佛陀的在讲民主
我的信心都给了诗歌
骂我  赞我  谤我  毁我
可以不必借助
那些得道的圣人


《小树林》
 

有一片童年的小树林
到现在还在记忆里生长
密密的小榆树
因为彼此靠得太紧而不可能长大
也就变成一大片茂密的灌木
那里面有破报纸,旧毛线,火柴盒,弹球
糜烂的叶子,铅笔头,昆虫和小动物风干的尸体
全部都是一个几岁孩子的宝藏
铅笔头用来抄写
破报纸用来习字
毛线头用来练习编织
玻璃弹球和火柴盒
更无异于奇珍异宝
充实一个孩子的玩具库
其实也相当于她的武器库
世界无限丰富
世界就是小树林里每天
新的发现和斩获
它是连接童年和世界的中间小道
是一座可以让孩子们藏身其中
看着风速被小榆树一棵棵
减慢的迷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