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378-1389

◎冯青春



泥沙集1378:戒酒

酒曾使我狂热
但是现在我发现了一种比酒更好的东西
它会比酒使我更加狂热
我打算辗转前往

泥沙集1379:当我决定要过这样一种生活

当我决定要过这样一种生活
我就把自己全部投入到这种生活里面了
我们朝夕相处。再也没有分开过
当人们诋毁它。用不屑的眼神轻谩它
我也丝毫没有产生过和它分开的念头
而它也带给我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仿佛是。柔软的草窝里
一个刚从战场上爬下来的人
它的略显脏污的轻拂的手
使我温暖又宁静

泥沙集1380:我伏在桌子上

我伏在桌子上
睡了一会儿
时间静静地
冲刷着我的脊背

泥沙集1381:一个男人牵着一头牛

午睡时做了一个梦
――一个男人牵着一头牛
但是具体细节记不清了
那个男人和牛只有模糊的印象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
也就是当我这支烟抽到一半的时候
那个男人和牛甚至越走越远终于消失了
现在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天地一片空茫

泥沙集1382:拉面馆

我走进去时。几个男人正各自占据一张桌子打着呼哨。他们以面为马正在各自的汤碗里驰骋
老板。来碗牛肉拉面。我大声叫道。然后找了一方桌子大马金刀地坐下
这就是拉面馆
下午5点钟我进去吃了一碗
付钱8元
然后披着夕阳
打着饱嗝离开了

泥沙集1383:咳嗽者

咳嗽者专心致志于自己的病痛
他张嘴吐舌圆睁双目脸颊通红
从喉咙里迸射出挤压出嘶扯出奇异的尖锐声响
连续地。咳嗽者连续发出这种声响
他沉浸于此

泥沙集1384:白鞋子

这是一双。非常脏的白鞋子
他的主人当初把它。交给我时
似是在托孤。它自己呢。则是沉默着
我也是默默地接过它。默默地清理它
有好几次我快绝望了。我觉得我弄不好它了
我把它扔在一边。不想再去看它
然而现在。鬼使神差地。我竟然弄好了它
我把它放在面前的凳子上。看着它
它似乎也在看着我。我们对望着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
看着它洁白的样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

泥沙集1385:躬耕

有好几次。我从身体里飘出来
看到一个男人弯着腰。在一堆破鞋子中间忙碌
他专注沉着的样子使我想起我的父亲
在烈日烧灼的地里。我的父亲躬身挥动着锄头
这使我顿时失去了游荡的兴致
我转身奔回这个男人的身体
紧紧地搂住他。支撑着他

泥沙集1386:睡觉

灯关了后
我平躺着
把腿伸直
把手交叉
放在胸前
把手机
放在枕边
还有什么
未尽的
事宜吗
没有了
缓缓闭上眼睛
我溘然入睡

泥沙集1387:墓穴之歌

我将看见你从额头开始腐烂
又蔓延至眉毛。眉毛脱落
接着是眼睛。红扑扑的脸颊
鼻子。我曾亲吻过无数次的嘴唇
腐烂像一道黑线。像无数个下午
我们躺在檐下的椅子上。太阳西斜
黑色的阴影正在缓慢地吞噬你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其间我曾外出游荡
曾提着酒瓶走在灰濛濛的街道上
当我再次回来
曾被我轻轻搂着的脖子消失了
曾被我埋头吮吸无数次的乳房消失了
曾给我生育儿女的腹部消失了
腐烂的阴影正在消融你的私处
那个曾经无数次流淌爱液的被我珍惜的
现在枯暗
是该枯暗了。夜晚正在来临
我们并排躺着。仿佛躺在阴湿的地下
仿佛是躺在墓穴里。默默地看着对方变暗

泥沙集1388:星期四的下午

星期四的下午
我百无聊赖的躺在椅子上
仲春天气。暑气已临
我感到头脑昏沉
之前我刚刚送走了一位朋友
他像轰炸机一样的言论
曾使我兴奋
但是现在头脑昏沉
如同强烈的震动和闪光的爆炸后
逐渐沉闷弥漫的烟尘
我倒了一杯茶。抽烟数棵
想起自己从事的赚不了什么钱的职业
想起自己年届四十尚未婚配
如同一个昏沉的帝国。我眼帘低垂
肥胖的身体。深陷于椅子上

泥沙集1389:又一个下午

在这个下午之外
似乎又有一个下午
它来自于我把脚翘起的瞬间
当我躺下太久后
忽然心血来潮
打算把一只脚翘起来
这只脚穿着黑色的
刚至脚踝的棉袜
散发着轻微的
打开密闭空间时的
令人窒息的气味
也即是说。这是一种
可以理解的气味
然而鬼使神差的
我竟产生了一丝犹豫
直说了吧
当我准备把一只脚
翘起来并且已经
翘到一半的时候
我犹豫了
是继续翘直至完成
还是放下来
我竟一时拿不定主意
仿佛来到一个岔路口
它们将带我通向不同的下午
我迟疑又兴奋地把脚停顿在半空中
思绪翩翩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