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课及其他

◎西厍



写生课09

六时四十五分的世界清明
钟楼的两个面正静静地
接受阳光的黄金涂层。另两面
尚未从梦寐的深度灰蓝中彻底醒来
明暗两界的笔直切分线
使这个仲春早晨拥有尖锐的成像和
清新呼吸。前景中的白樱花
红叶石楠和刚刚泛出绿意的朴树
正共同组织颂歌性质的低吟
毋庸细听,就会被这色彩的温柔和声
微微感动。建筑的诗意从来
难以维持其坚硬的自足性
但它也无需寻求与世界妥协的路径
总有一缕凉飕飕的风
摸着节令的脉搏从南方吹来
经由逸入青空的樱枝补上
轻轻颤栗的一笔。瞻望的瞬间
钟楼在时空的中心位置熠熠
生辉——诗意永远是这么富于秩序
这么具体。与你的心灵构成对应


写生课010

这池塘只在三四月间才向世人
显示它的幽冥。垂柳在冷峭的风中
晃动一池春水。春水深陷
自我的灰绿,似与现实隔着世代的绮縠
于是锦鲤们也如前世的妖魅
拖曳着各色裙裾作慵懒的游移
这腰身款摆的旧式冶艳,在春天一隅
在水的烟尘里,演绎没有台词的
旧戏剧。而樱花和海棠熬过了短暂花期
一部为这旧戏剧度身定制的协奏曲粉粉白白
回旋,下坠,没有一点声息
这旧池塘的旦角只在碧桃盛开的刹那
眉目才粲然一变,仿佛终于寻着
久已亡失的胭脂。可池上曲桥
犹自空着——它是替一池幽冥等着
过客的跫音从画外,从庸碌的现世
火急火燎赶来,赶来在这春天的幽冥里
深陷不拔。那阐缓半日不肯离去的
无一不是怀藏着莫名的旧因缘


废弃的玫瑰园

在我们抵达之前它已废弃多时。
园子杂草丛生,春天野蛮而
荒芜,带给我们莫名的失望和魂不守舍。

我们只好在园子入口处掉头,
意识到美的亡失太过轻易,春天的
完整性,也太容易被毁掉——

当你念想玫瑰而玫瑰园早已颓圮,
你的春天就有了深度缺陷。
尽管事实的春天占着所有荒废之地。

它力量所及的荒芜或许正是春天本身。
包括这座不复存在的玫瑰庄园在内,
这个春天的蛮荒,已蔓延到心的边缘。

我们想象了所有可能性,
最合理的可能性恐怕还是园子主人的确
不擅长经营春天。他为春天

投下了金钱,作为热情的一部分。
他以为这是做了件一本万利的买卖,
熟料春天的经营最需投入的

恰是他所缺。我们怀疑他是否
真正热爱过春天。别的不说,
就说他是否爱过玫瑰吧。“他是否爱过?”


水利所铁栅栏里的紫藤花静静开放

水利所铁制栅栏里的
紫藤花静静开着
余晖很快就要退回
时间的螺壳里去。因此光线

刚好够把一袭紫衣掩映
而不至于引起行人的
过分瞩目
我用16:9的取景框摄下

一袭紫衣的轻轻颤动
这轻颤正是它在这个
黄昏的价值所在
我不敢说偏爱藤本植物

甚至不敢说偏爱这紫衣
仙子。它在黄昏有限光线里的
轻轻颤动
才是我的偏爱

所以我其实无所偏爱——
所有在光里轻颤的
紫藤或某种槭树的红色翅果
都是我所爱,都唤醒我所爱


高处的紫藤

这秩序册上的一页终被翻开
黄昏。时间的熟宣上这紫色谣曲摇曳着
被自然赋就的永恒主题
小镇的仲春之美,获得额外附丽

不是所有人都谙熟这深情的绽放
这成串的蝶形话语所构成的审美螺旋
恰是人们内心暗流的完整镜像
它开在高耸的木制支架上

在需要仰视的时间裂缝中自成体系
自我深陷和沉迷。它在高处
成为自己的深渊和凄美悼亡词
只有谙熟它意义的人才能获得与之对称的

生命感应和对秩序的深刻体认
它在高处的无声嘤鸣
将引导人们理解生死奥义。它不是导师
是被晚风吹开的秩序册的幽明一页


春日微凉时我们在干什么

我知道更多的人还没有停止想念
在清明和谷雨之间有足够的雨水、凉风和日月
光华,有足够的夜晚

更多的人忙于生计,一如既往地善待着
每一个微凉的日子
每一个日子里都有他们的柴米油盐

肯定有人在哭泣,或者刚刚擦掉眼泪
因为失去或者得到,因为一场突然的空空
荡荡,或并不突然的满满当当

有人笑,一时无法弄清其中的原因和内涵
人说笑靥如花,如秩序册里应时
而开的紫藤和琼华,愿都是自然和有情有义的

愿欢场中也有痴愚,方不辜负这微凉春日
难得的良辰,总应有一两场不计后果的奔赴和
犯险,总应有对得住这美景的

筵席和古老敌意。也应接受
一场突如其来的荨麻疹。袭扰与纠缠
让你有机会摩挲自己的身体。你久已陌生的

正是这奇痒难耐的身体。它早已不是那棵
临风的朴树,它早在你摩挲万物的无数幽暗
或澄明时刻,独自垮掉

春日微凉时,你摩挲着它的沟沟壑壑
那些瘙痒和疼痛的烽火,都是你和自己
和世界龃龉的产物。你不投降,至少得妥协吧


江边墓园

大茫荡对岸是邻省
一眼望不到头的春野
是返青的涵养林和大片麦地镶嵌着
零星的油菜花田

所构成的料峭远景
人头攒动的这边
则是一处新辟墓园。烟雾缭绕中
去年新植的海棠正在盛开

这里的春天因此看上去
并不比别处阴冷、迟滞或狭隘——
生死相看,对岸总有各自的料峭
也有各自的宽阔和暖意吧

而运送春水的大茫荡正静静流淌
缓慢移行的砂石船吃水
及舷,犁开江水可江水很快
在船尾合拢

春天的水腥气翻腾——
它不是死亡的气味也不是
活着的气味,它差不多是时间的气味
时间两岸,正春色撩人


具体

比起颂梅者的形而上
我更愿意做一个具体的人——
不敏于歌颂而
执拗于区辨梅花的种类和命名
在五花八门的命名中揣摩
人们的审美偏嗜是多么具体地
和各自的梅朵纽结在一起
比如宫粉,比如朱砂,比如绿萼
它们所对应的不同笑颦举止
在料峭中都是具体的呀
都会带给人具体而微的悸动
而悸动才是一手货
比如素心——那被唤作素心的
其实与梅无干,她是她自己
她或许委屈,委屈也不做任何争辩
遮覆她的一场小雪足以证明
她的落叶灌木出身
比如有一种杏梅
骨朵很小,在枝头密集
攥紧自己骨头里渗出的血粒
那红得令人心颤的
细小花开,是再具体不过的春天


十二朵莲花

十二朵莲花足以构成星座
在幽暗池水中集体闪耀

十二朵莲花构成的星空
令人在俯视中产生仰望的错觉

十二朵莲花还在上升中
远没有到达属于她们的穹窿

十二朵,足够把这个庸常的春日
领向殿堂。足够举办一场

婚礼——不,她们并不是新娘
她们是新娘的十二朵天使

那悠游的锦鲤中的某一条
才是新娘——十二朵莲花赋予她

爱情的星空。闪烁十二秒钟还是
十二分?抑或十二个小时

抑或十二天?这会有多大差别
有时候十二秒就是永恒

而十二天,可能是一个腐朽的过程
结局是无一例外的熄灭——

熄灭之前的十二朵莲花
是十二个词,是一首诗的十二次

心跳或呼吸。十二朵,也是一朵
一朵星云的浩瀚,在池塘里旋转


蔷薇

这个春天的蔷薇只要两朵就够了
一朵用来凋谢,另一朵也用来凋谢

蔷薇眷顾了世界:她们是一门课程
世界欠蔷薇的——
不多不少,就欠深情的一眼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