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黑暗中的蛇(外二首)

◎莫卧儿




黑暗中的蛇

缓慢的雨水狙击了连日炎热
北方的夏天就这样灰溜溜躲进帷幕
吐着舌头伺机反扑

傍晚雨住,我们并肩散步
天色在渐进的黑暗中迅速垮塌
周围景物变得影影绰绰
每逢岔路
总有零星灯光诱人深入
一次次折返,一次次趋向
这生活的战役实在令人神伤
以至当它以记忆中闪电的方式出现在路边
一时竟没有认出

对峙良久,小心靠近
一条蛇静静地蛰伏于黑暗之中
头尾呼应,清晰而完整
此刻它真实存在
从记忆的围栏中呼啸而出——
一瞬间南方的洪水与青草掩没了我
从迅速下沉,窒息
到多年来不及呼救的挣扎
我摩挲着发烫的脸颊,发现仍然站在原处
这诡异的洪荒轮回之物……

嘿,该走了。
转过身来,我们一脚深一脚浅
走进更加浓密的黑暗

                           

◎ 飞进房间的鸟
 
它镇定地飞到我面前歪着脑袋
我一下子看见了毛毛虫,
卷毛头天使,小仆妇,
清亮的雨滴,棉花糖一样的云朵

好奇地绕到它身后
天啊,我看见了什么——
恶魔眼睛,牛虱子,一只废弃的灰轮胎,
典狱长,穿黑袍的神父!

迟疑着走到窗前,猛地一下推开玻璃窗——

赶快飞走吧,不然
这屋子会多出不止两具橄榄绿的尸体

                               

酒精一种

打太极,扭秧歌,冰上舞
是对面瞳孔中关于我的
三个分身
我的本意是挑选最后一个

阿波罗驾驶的马车
在七月的酒香中突然失火
火势迅猛
证据是很久以后
仍有人准备随时扑救

空气中的风暴
眼球血红的涌动
但事实是抬头就能看到烈日下
孤独的树影
让人突然想蜷回母腹
有些什么才刚诞生

仿佛隔着明净的玻璃
静静看完一场情景剧
所有欲望与挣扎
因触摸不到温度而无关灵魂

做过一个梦
满大街行人
中间都隔着块玻璃
每块玻璃上真切地标注有
编号和制造者姓名
是的,这不是一个秘密
姓名属于每两具被分隔开的身体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