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拜天 ⊙ 李拜天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苍天安排诗歌做我的起居郎

◎李拜天





    配备起居郎是帝王才有的待遇,我们都是普通人,所幸还能买得起一支笔一张纸,只要愿意,自己做自己的史官,谁也管不着。起先我也曾学习起居郎试图事无巨细的记录,但过后来看每每觉得琐碎无比。后来我索性转换记录方式——以诗记录,感觉立马奇妙起来。作为一种的特殊记录方式,今天披露几个细节。有兴趣的全当一次野史来读吧。
    《阅读艰辛的父亲》这首诗,是十多年前的作品了,那时离开家乡已有七八年的时间。一个没有离开故乡的人,是无法真正理解父亲的伟大和无私的(这只是我私人感受,不一定非要你如此),所以在离开家乡以前,我几乎很少写亲情一类的诗歌(天天享受着亲情,就没有心思观察和体验亲情的伟大和美妙)。刚刚离开故乡的时候,一切也觉得没什么,觉得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而已,随着离乡时间的推移和增加,那种对父母、对故乡的思念就与日俱增,突然一个晚上,就思念的特别厉害,就想立马启程回家,而现实阻碍了这种可能,于是只有用诗歌写出来,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即是对亲情,也是对故乡。
       十几年来,我大多数时间基本是在成都度过的,但也经常会在全国各地奔波,每一次在路上的时候,我都会对着陌生的异乡发呆。每一次出门,都感觉是一次颠沛流离的考验,这也就让我更加对异乡生活的意义产生了怀疑。内心的拷问,陌生场景的冲击,有时是致命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这样的颠簸今后不知道还要发生多少次,从内心来说我是拒绝的,但现实又不得不如此。为了掩饰这种无奈,于是我写出了这首《我经常把人生从这里搬到那里》,从而缓解内心的那种挣扎和痛苦。
        在陌生而喧嚣的异乡待久了,就特别想找一块安静的地方。所以近一年来,每逢周末,我都会带一本诗刊或诗集到郊外去,然后找一个偏僻处所独自去享受那种安宁。郊外有小草的地方,特别适合读诗,于是我就会对着小草大声读一两个小时的诗歌,然后再去慢慢体验大自然的乐趣。时间久了,如果哪个周末不去郊外,一周都会感觉浑身乏力,精神不振。哪怕只在郊外待上几分钟,也会剔除这种让人煎熬的感觉。这首《给小草读首诗》就是我在郊外读诗的真实感受,不但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反而还有很多美妙的感受没有表达出来。最近关于郊外的诗歌我写了很多诗,这也是大自然对一个喜欢它的人最好的回报和厚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