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世

◎卢山



在尘世

再次沐浴到阳光真好,冬日的阳台上
晾晒着妻子的毛衣。晚风摇曳着她的影子
我仿佛重新品尝了活着的味道。
我刚刚从疾病的修道院里毕业,
拿到了一张关于人情世故的哲学学位证。

大雪不远,立冬为证。疾病制造了
一场泥泞的交通事故。
晚风扬起一日的浮尘,树木从黄昏里折回藤蔓。
我的病历本旁边端坐着一盆雏菊,
俨然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中医。


情人节小夜曲

写一首诗应和明日的新年,不如算一笔旧账
和你度过的尘世的一部分。我多么幸运
可以把你请进这些词语的山水里。我的爱人
暮色已经安歇在西湖上,是谁
在命令我拿起笔投递下这一生的波澜
而你成为一首诗的主人即是对我的恩惠和成全

星云里贴着湖面飞行的人是你吗?带给我
那些遥远的万家灯火。多么伟大的救赎啊
当我和虚无搏斗的时候,你搬过来一把椅子
让我坐下休息。那些疲倦的云朵即将入梦
而这些文字也在你的注视下,从泥土里复活
生长成一个缠绕着我们的生生不息的人世


婚礼

清晨的阳光点亮几盏橘子树
篮子里装满新鲜的露水

在这个时候绽放的
是爱人两片薄薄的小嘴唇

他夜以继日的吃螺丝钉
练习牙齿,随时准备啃硬骨头

向所有的父亲问好,演练角色
在秋风凋零之前。


浮生一日

在公交车站,我们等一辆回家的车
在车辆到来之前,
我们相拥坐着,北风吹过街道
扬起一日的旧时光
我们就这样被它覆盖
在喧闹公路边的一条凳子上
晚一些的时候
远处居民楼的灯陆续亮了
多少车辆和行人从这里走过
都不妨碍我们相拥而坐
植物们在晚风中梳理一日的浮沉
汽车的灯光照耀着我们
照耀着我们身后洁白的雪


山林的气息

我们穿梭于这片盛大的山林
所有的树木都认识我们
像两株在热恋中汲水的花朵
把一生中有颜色的日子全部置顶
这缓慢的散步,被溪水耽搁
我们必定是在书写一篇矫情的散文
取一个响亮的标题,说我爱你
从九里松到灵隐寺,我们双手紧扣
耽搁于寒冬里这唯一的温暖

在湖畔,我们席地相拥而坐
暮色里,太阳用硕大的回车键
敲击着我们的脊背上的光阴
你贴着我的身体
用双手为我按摩小腿的疼痛
此时,湖面升起几盏灯火
这些行走和劳绩
便是我们生活的二维码
其中包含着余生的疲惫和闪光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