蛰城生活(三)

◎侯存丰



彼秋

为什么要戴那种耳钉呢。
早上,与安吃完饭,一起在院子里散步,
她走在前面,有时肩并肩,
我都把目光聚焦在了那片耳垂上,
耳垂上像钉图钉一样钉着两枚耳钉,
一个墨黑色,一个银灰色,
单调得离得远了看就像两个脓点。

就在昨晚,我把它们摘下来打算扔了,
安请求说不要。
山上的雾气蔓延到了脚边,
我们来到院外,沿着整齐的菜垄
向河边走去。
搬来三堆已经有些时日了,
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小镇,安居然放下
手中的笔,安心做起了居家农妇。
她等来了什么,
在三堆的一夜我也显得有些吝啬。

我们坐到河边,眺望远方,
谁也不发一语。
清晨的雾早已散尽,头顶那片清澈的蓝天,
倒映在河水里熠熠生辉。
水面上还映出了树木和乌鸦的倒影,
这一刻,周围的乌鸦仿佛比平时多了不少。

“树上的乌鸦好像很快乐啊”
安轻轻地说。
“它们一定很幸福吧”
说完,她就凝视着树木,
目光久久没有移开。
我看着安的侧脸,看到发红的耳垂上
那两枚耳钉似乎在颤动……

2019年4月24日


系列完结。不想写了。以后看情况吧……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