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成 ⊙ 天光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钟成






傍晚,一只倦鸟借着弱光
低空飞行。
没有孤楚的月,没有英雄部队,没有
花旦与丑角。你的伴侣也是一只倦鸟。
路途中,
可能会遇见高山和湖泊,牛羊和
狼群。而正逐渐重叠的湿润的水雾,
才是最可怕的。它逼使你穿行于
杂乱的树杈和瓦砾之间,像负罪前行。
而你穿行的轨迹,不知不觉中
仿佛正在书写着一份简短而痛苦的
平生。
(那是一位母亲的平生。)
你来不及多想,便掉进黑夜的腹内。
在那里,每一棵树木的暗影,
都像一种疾病。而稀疏的灯光像一枚枚
成熟的果实,无一幸免地被黑夜分食。
“你见证着一切,但一切正在发生。”
一位素未谋面的故人出现在你眼前。
他紧闭着双眼,急剧起伏的胸腔
仿佛正在遭遇着一场小型的龙卷风。
沙哑低沉的声音,敲击着你发尖的雾,
引动你久未复发的胃炎。
没有多余的热情使你四处顾盼。
冷咧的风扑面而来,夹杂着小雨点:
一群举着红缨的小游击,无序地挥打,
直到你越过这座黑暗的雷池。

直到你抵达。
有人在等候。也有人在黑暗中躲藏起来,
等待你去发现:那是你的母亲——
一个拥有着简短而痛苦的
平生。
2019-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