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随意一个物体均可成为传奇

◎术香




十一月(1)之约
 
用冷低语,
一层霜发出银子的声响,
杂草倒伏,树枝倾斜,
月光是泥菩萨,
自身难保却又心怀不甘。
纸蝴蝶飞着,
借助鸽哨,借助乌鸦的梦呓,
飞过一日抿去一日,
一日挽回一日,
一日又于一日里折叠。
 
随意一个物体均可成为传奇。
木船不前进不后退,
地平线压过船弦,
纸青蛙快于纸蝴蝶,
掠过水面且带走水流,
船在主动里生存,
却在被动里划桨。
一点一点光阴散失,沉积。
船划不动船,
水荡不起水,纸扎礼品悉数隐去,
白霜扑面,低语压住低语,
冷是黄昏,冷是黎明,
冷是情节完整的故事。
 
拥有和失去被十字划开,
一角抵住一角,
黑白相互溶入,
冷是主流,
压住所有棱角。
 
十一月(2)之约
 
残枝搁在一边,
雪花具体成晶体,
与寒风各自为政,
以不同的方式,说出冷。
 
精心包装雪花,
包好每一粒每一朵,
圆形,六角形,
一丝不苟,冷与冷之间不空,
冷的分子,冷的气息,
全部入雪。
 
十一月是冷的市场,冷的街巷,
冷集中,冷集结,
冷在雪中休整,
冷和冷握手,
冷和冷挥别,
此别即为永别,
天各一方,冷凝结,冷融化,
冷与冷再不相见。
一粒雪一群冷,
冷是雪的心室和骨骼。
 
冷抱紧冷,如抱着亲人,
依依不舍。
当飘向天空,
当落向大地,
冷会散开,走向四面八方,
化成水,凝成冰,
或渗入土层,
冷的容颜不变,
冷的心事存入记忆。
寒风凛冽,每一次吹着的,
是冷的记忆,冷的前世今生。
 
十二月之约
 
无论冷暖,都已饱和,
岁月稍候,捂紧袖口,
丢弃什么,存储什么,
都已完成。
 
门槛很高,
风爬上最高的台阶,
向绅士致敬,
与淑女握手,
传递过太多消息,
真假参半,
心是好心,行为调皮,
阴差阳错已成结局,
一切结束,一切又将开始。
 
十二月喧闹至极,
雪花飞扬是种形式,
更多的情愫卷为风暴,
在山谷,在平川,一扫而过,一骑绝尘。
谁在谁不在,
无所谓,
冬天已成旧园子,
旧房舍旧农具,
旧树木旧果子,
一一旧着溶入日月。
风滤过风,冷暖参半,
风吹旧物,风吹旧物,
风是界线,
一边旧去,一边新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