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12首)

◎一树




暮春

春天进入老龄化。
百花顿悟,从务虚转向务实。
质量仍守恒——
眼影少了,骨肉多了。
清明之后
宜用新鲜毛尖针炙大面积闲愁。

2019-4-15



日暮

夕阳下
一群未成年的骑手正伫足打量——
无垠的油菜田,仍怀揣金黄的优越感。
末班车里,张望的我被第N次忽略。
无妨——
空心的乞丐正替我一一捡拾
落日、花儿与少年,全部的余香。

2019-4-2



春眠

海棠不睡,我睡。
我昏迷时,是一树肉体的梨花。
四月如梦
辞不退的食色烟云竞相与我共枕。
烦恼丝织成的绒毯之上
雪片一样的呓语被春风抓拍
与撑不下去的海棠,在同一频道播出。

2019-4-2



春天的硬道理

春风拯救了无产阶级
一部分花率先富起来——
杏花粉,粉无边
菜花黄,黄无垠
梨花白,白无涯……
莫怕,繁花过于似锦
绽放才是硬道理
落瑛缤纷
那是花政府在向凡间分红
香泥一地
美如旧王朝之瓦解图。

2019-3-27



站街的玉兰

经过挑选,她们就职于春天的公共关系部
身着白的紫的绿的制服,集体浅笑,施万福。
偶尔,风起的时候,少数几朵会走神——
或打哈欠,或伸懒腰,或斜睨一两眼。
作为一个资深花倌,我忽生妇人之见:
请示组织部,允许她们脱岗几个时辰
换上便裙,去郊外抱着大树,小哭一会儿
之后各就各位,洗脸,上妆,该干嘛干嘛。

2019-3-19



偏头痛

杏花粉,缺雨。
菜花黄,无蜂。
我捺住左侧太阳穴
春愁从右侧太阳穴冒出。
东风薄情
这七彩的福利很快就会被发完。
惟余
一仓掉了牙的清欢,无人买。

2019-3-14



惊蛰

迎春的黄在子夜被大面积解禁。
三冬再长,也长不过我
大锅慢炖的生活。餐盘上
那些病退的斑鸠、野鸭、灰鹤和大雁
的肉,总也熬不熟。
茅塞不开久矣!
智齿肿胀的囚徒,忽坦白:
狱长手中那份腊肠般的长长供词
充其量,算是绝望的副本。

2019-3-5



午后游园

这个园子
如意时是晴的
不如意时是阴的。
一时兴起的我透过凹凸镜看见
一群我在游园——
年幼的我在往前跑。
老朽的我在往后退。
青年的我在拍拖。
中年的我在徘徊。
水中的我因低调而畏首畏尾。
树上的我因高调而啁啾鸣啭。
穿过回廊与栈桥
梅枝上的我因废掉了肉身而
孤芳自赏……

2019-3-3



鸭,或先知

春来江水绿如蓝。更蓝的
是怀春的鸭男鸭女
浪里搁浪
互赠干净的红唇与薄衫。

壮哉
有鸭头撑长篙
划向蓝得发紫的中年
打捞
镜中的春花春月与春夜。

美哉
白首鸭神温春梦
张小鸭王小鸭李小鸭
一次次被煮熟,又一次次
被放飞。

2019-3-3



烟花

任性。不负责任。
她斩断所有在俗世的根茎
看镜中,迷人的薄命。
嘭——嚓——
漫天的西瓜瓤飞溅
淹没了,正说梦话的痴人的瞳孔……

2019-2-19



元宵

将一生的雨水全都煮沸
看那些小小的傀儡,渐渐浮上来。
那一刻
僵硬的中年正被一遍遍,轻轻揉搓。
今宵甜美,不应不恨——
我给你芝麻糊,你给我花生仁
我们郑重交换,彼此最上乘的填充物。

2019-2-19




丁亥宣言

我们有钩和叉打磨过的厚皮囊。
我们有梅和雪浸润成的花花肠。
我们有嗯和哼组装好的低音炮。
我们,雨夜撞栏打圈,晴日蓄草积粮。
我们,卧薪尝胆,百忍成猪。
如今,栏杆拍遍,东风始吹,我们只想
对着那棵卷了千百层仍枯坐的白菜
集体发声:适良辰,此时不拱,更待何时!

2019-2-5




茶说

把陈年的寂廖压成饼。
把窖藏的心事撕成片。
让泪腺汗腺肾上腺一起化为
盈盈一握的器皿。
噢,这再次沸腾的青春!
噢,这拒绝冷却的中年!
今夜,在梦幻的案几上
春之怀正一小盅一小盅地被斟满……
是谁,在袅袅烟岚中用兰指
为明朝
分封若干个,唇红齿白眸子黑的诸候。

2019-1-24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