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叔中 ⊙ 红色琼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断章 (节选)

◎鬼叔中





3、无聊文人们对田园牧歌式生活无限向往,而真正劳作乡间的农民们是无意留心这些美好风光的,他们辛苦得只盼早些干完活好回家洗濯晚餐然后美美困一觉。

8、一老者引领我走进他的草庐,他打开一橱子的线装古书。这些书是老者维持人生的精神食粮,我的心太浮躁了,恐怕无法静下读这些古籍。我会没什么出息的,从春天的祝福开始步步走向没落、衰败和颓废,走向一事无成的冬天。一次失败将会导致一次繁忙的春天。

15、李煜,一个多么感官的、柔软的、言情的、好色的、亡国的诗人;曹操、毛泽东,两个多么坚硬的、霸气的、咏志的、隐瞒的、兴邦的诗人。

19、我总喜欢沉浸在稻草味的晚炊里,想象我外公那座被日本帝国主义炸毁的堂皇的家园以及他携带外婆和周岁的我妈从广东逃难来闽省的艰辛历程。这些我生命之前记忆的痕迹,恍若隔世的落叶常在我少年时代的梦里缤纷飘扬。

20、春桃又艳遍江南,南风象酒娘一样醉人,就在这种容易令人想入非非的季节,我赤足走上生机勃勃的田野,妄想在天空中寻找到一只鹰的啼鸣,这种怀旧的声音和它的影子。

34、天秤座。黄道第七宫,主宰9月24日至10月23日的命宫。天秤座与正义女神阿斯特拉雅的神话有关。一般来说,天秤座的人随和、灵气、闲逸、温文尔雅。由于受金星的影响,他们脆弱、漫不经心,甚至任凭运气的流失。他们思想总是朝着一个崇高境界前进,渴求理想中的一切,但缺乏现实感,说而不做。1967年秋天当太阳进入天秤座的第三个10 °时,那个游游荡荡的小精灵被掌管生死轮回的老阎王一脚踢到福建省宁化县一座乡间木宅。我降生于桂花余香的人间。我的生辰星位在室女座。我这一生的命运就这么被决定了。

35、我相信每时每刻人无不是在接受来自自然深处的暗示,我相信幸福和悲哀都会适当地发生在每一级阶梯上。

36、洪水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警惕。水更加凶猛时,黑夜又一步不停地遮掩过来,人们才开始恐慌。它既然张开血口,就肯定要有食物。它可以破坏人类、牛羊、粮食,甚至毒蛇的巢穴,但要数最悲惨还是人类了。尤如战争中损伤或命亡的无辜百姓。洪水并象流感和霍乱一样传染漫延。善良的妇女跪在溺死的庄稼田上,披头散发,祈求时光的指针能快点转过去,仿佛只要走出这陷阱般的灾年,才能重新迎来曙光和鸽子。水滔滔泪滔滔,不过坏蛋和小人仍然悠立桥头瞧热闹。 因为天堂和地狱的界限并不分明,好人未必得安慰,恶棍也不一定遭罪罚。水来并非土能挡,人类是无助的可怜虫,他们因此容易走向神秘,并把它谣传成一种悲哀的预兆。大水果真能算出大运吗?据说女人的月经隐语就是涨洪水。远古女祸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等等神话里所谓的洪水故事实质上不过就是产妇血崩的讳称。我就是爷爷所说的那个大水上漂来用竹篮盛着的婴孩。

37、连鸡狗牛羊都能预感地震的先兆而四处奔走逃命,而自诩为高等动物的人类却睡在高楼大厦可怜得死到临头也一无所知,唐山大地震那天夜里该有多少男女还沉浸于无休止的情欲波涛里,他们只有明亮的性欲,哪有预见天昏地暗的灾难正铺天盖地而来的能耐呢!

39、我愿我的心还会感到风在吹,我愿我的心在正午不会有强烈的睡欲,我愿听到一窝窝鸟声从黎明传来,我愿静静的看着草地上儿童们打闹然后怀想自己童年的荣光以及阳光正照亮红墙。

40、南方的都市充满生意场的智慧和精明,不乏得胜的商人。还有日夜轰响的马达、工地以及粗狂的女子,没落的乡村、牧牛少年奔进雨中,女人抱着啼闹的婴儿在阳光里露出乳房——诗歌在乡村。

42、春天樱花开放时节,成千上万的日本人就专心去郊外赏花,围坐樱花树下沽酒取乐。日本人真是过着诗一般的生活,而中国人却哪有这等闲情,成天烦着累着无聊着,成天勾心斗角、笑里藏刀、咄咄逼人。

43、人干吗会陷在世俗名利的窟窿里,活得叫苦连天呢?我多想再回到十几年前的傍晚坐在门前的矮墙上读天上的火烧云,读夕照里的山廓,而不会心猿意马、身在曹营心在汉。

44、三毛在海边捡来的小石头上画了个小溪环绕的杏花村,一个喊救命的小女孩。三毛向往古诗风里春雨纷纷酒旗飘摇的杏花村,就象我也痴想有朝一日能流落到黄老邪那神秘的桃花岛去一样的心境罢;那个直呼救命的女孩的确是三毛自己的写照,难道我们不也是强装笑容陷在现世的淤泥里心中却祈求一位圣仙来搭救吗?

45、月光下山了,不过不要紧,爷爷说只要田里还有五谷在,即使青青的禾苗,夜里的土地也会微放光芒。谷神在上,五谷是神奇的东西。冬天的田地粮食颗粒不剩,只有被犁翻过的干土,所以冬夜总是黑古隆冬死寂一片。

64、那天醒来我象丧失了歌唱、丧失了放声大笑、丧失了狂奔乱跑的人一样,伏在午后的窗口,那条土路被太阳烤得象玻璃罐里沸腾的水,断断续续有几个人行过,他们象在商量什么机密。阳光太激烈了拒绝着我的双眼,我的目光象惧烫的小手,战抖地藏在衣袋,象秋末的黄菊,无力弯曲着,我无法关心他们,他们也没有把我带走,带到欢乐的地方去,而让我独自在家等待一个乞丐来要饭。

90、我越来越不想要这些肮脏欺诈的、满是痞子、奸商、嫖客和齿轮的城市。不需要巴黎、台北和纽约的花花世界,我烦透它们的趾高气扬,或者就笑淫淫打你坏主意,我知道永远玩不过它们。我需要乞力马扎罗的雪、非洲的荒原之夜以及那些此起彼伏的万兽吼鸣;我需要圣乐悠扬的西藏,需要朴实的乡村和人民

91、我也妄想成为大人物,成为英雄主义形象,其实大家放心,他注定当不了万物的王。我们也根本无法实现背起火葫芦柱着茶木拐杖去浪迹五湖四海的夙愿。我们都得将错就错。你说呢?

136、晨起闻阳台上开朵了一周的兰花之香。兰花无疑是女人花,这种迷人之香,让我想起亲近女人的滋味,兰香无疑便有了色情、迷诱之嫌。古代文人君子们喜兰,其实因为他们好色的缘由。不敢坦然言色,便偷偷地培植起几千几万朵兰花来。

137、雨。雨隔开了幽灵与人世。我在温床上耸耳听到雨中飞鸟、蛾子、蜻蜓、大水蚊等等这些弱小不屈生灵的哀叫,还有幽灵的徘徊,阳台上观赏植物的抽枝发芽……大雨也隔开了贫穷与优越。 

138、屋顶上踩瓦叫春的猫,情欲折磨着她! 她在寻找着理想的爱情!

140、盛唐时代审美标准——丰腴肥美。一种健康的、结实的、丰收的、全盛的、顶峰时代的审美倾向。

144、上山摘桃。满山鲜桃累累,你可以专选漂亮水灵的不长斑点的上品,就象肆无忌惮的皇上闯进了三千佳丽之境,馋相十足,过瘾过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