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聊骚讲坏话,鸡零狗碎天又亮

◎王西平




《夜游镜中》

告别之时,夜游镜中
托塔的王被逼向高高的屋顶
无需挣扎,也随天去

塔入水底,牛马下地
火箭搁浅在桌面上,率先发射的是嫦娥
其次是那一口桂花蜜

久居人间,斧为柴开
风景保留的情绪如雷,被抽离的风
去中心的旋梯是谁

天天厮守,日日告别
大雨中摸鱼,草堆里结怨
只是顺从爱与饥饿的旨意


《天空服侍过你们三次》

约你一起品享百年陈酿的哑雷
天空请自降身份服侍一杯液汁
非葡萄酒那么酸涩
吞进胃里镜子显示墨水已死
不应该,你们都是有学问的人

好好,周末黄昏提前关闭
黑夜渐入佳境,万物愈加真实
苹果店审美的人携妻挈子穿过马路
女人裂唇喷火,男人统统下锅蒸豚
孩子在角落写下
“扒皮聊骚讲坏话,鸡零狗碎天又亮”

与云朵打个照面,警惕将自己卷入
慌忙冲人间喊一声“一二三!茄子”
果子被药师擦得雪亮,咬在嘴里嘎嘣脆响
牙中有虫,还真是有虫

的确不幸,即使手持经卷
仍旧坐进血盆子里撒科打诨的那些大人们
饮用周末野地闲聊煲出来的月光粥
天空服侍过你们三次
每次走过林子捋把清冷的银子
然后对遥山斜视,不语


《漆夜》

在暗夜里飞行,绕过漆黑
友谊的乌鸦,需要广义的坑洞来填
鸟鸣也是一种锲
一声声,一更更
刻给那些活在微观里的人

神在住所打桩,林子里空空如也
野生植物被鞋印削平没入漆夜
噗嗤,一种自由主义粘稠
如大雨大面积哭丧,喜迎人生

每一个树桩上
倾轧着的密集的尖刃
死去的避难者在腋窝里打磨磷光
大江大河啊
冬日艳阳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