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贴

◎淳本



风吹草动

 

起初,是含苞欲放,是无穷小

如细流,分支,泉眼,针尖

再如细胞,精子,进入母体

接着,是蝴蝶梦到庄周

我在大地脚下,说胡话

今天来的客人都是闲云

我们相遇,点点头,

不过是些旧时相识。

再后来,我遇到自己

从自己身旁路过

穿着一件色织布纹裙

我的旁边是你

你啊你,为什么总是看不到我?

 

致卡夫卡
 

我站于阳光下,影子又瘦又长。

它不是我,又是谁呢?

我习惯性地凭直觉,看到你屋里的甲虫

被养得白白胖胖,快要有我高了。你叫它安娜时

我略微有些心酸。

我来时匆忙,忘了携带证件

像一只幼小的白颊飞雁,从悬崖上掉下来

除了鹰爪,岩石,还有大风

雪地,陷阱,花田等各种危险与机遇

我自上而下的翻滚,跳跃

长出羽毛

锋芒。与它们对峙。

最重要的是,我有诗歌

系在脖子上,它居然救了我一命。

是的,你不像我,将一生安排得如此合理、顺畅

你所有的骄傲,就是织网、卖钱

过着比我奢靡的生活。

 

马赛克(淳本)

 

而今,我们怀念过去

未来的人,怀念今天

河南河北长满青荇,船只无法行驶

我们左冲右突,撞在无形的墙上

轻率的人以为涂涂抹抹,就能掩耳盗铃

聪明的人发现,文字具有磁性

善于收藏模糊的、最小像素的色块。

而,我们不能刻意离开

 

又不能装着漫不经心,被打乱,或冲散

 

适当的黑暗

 

桥在河底

老水车发出风雨声。我喜欢抽象的夜

河岸,圆形,回廊上马蹄的的哒哒

 

卖布人赶着去下一个埠口遇见他的好营生

那里一万个姑娘,都有同一个名字

都似他遇见的第一个姑娘

 

渔人,离出生地越来越远

鱼网密布,江湖总有大雨

好似华灯,罗裙,伞,银色的火

 

 

我, 喜欢适当的黑。

 

离别的车站
 

你像面旗帜,突然软下去,下去

铺在铁轨上,一直到天涯,天涯。

 

我大笔一挥

终结了这一次,又一次的幻象,幻象。

 

亲爱的,你看到的是梅花,

我看到的是鹿角。

 

 

一种悖论

 

加西莫多,你烧毁了自己的巢穴

露出皮肤和心脏

是想让世人看见,这么多年来

你依然是自己

爱丝梅拉达,却成了网红

向人们兜售的主义,无力解决爱情的问题

你说贞德也死了,上帝赐她以玉,却无人佐证。

拿破仑爱过的大钟,不过是顶帽子

有人悲恸,有人欢呼

有人以为是轮回

约瑟芬一言不发,她远离人群,生儿育女。

加西莫多

刚才,火焰在天上飞

一只鸽子,冲着镜头做了个奇怪的笑脸

 

我有点恍忽,以为,那就是你。

 

 

等你等了那么久了

 

九月翻了个身,天气就凉了

一只蟋蟀钻入床底

找出御寒的冬衣。

我关上门窗,防止目光投向尚未凉透的旷野

屋外那棵芭蕉树

还站在那里,矫情的样子,会让人想起很多阙艳词

而我,唯一的办法

 

就是让它瘦下去,像一首古诗。

 

 

悲情面具

 

一条河,越来越宽

越来越平静

它走得多慢,就有多少好脾气

它一直这样流淌

毫无指望地,往前去

除此之外,它有三次从高处跌落

一条比它更年轻的河流,从体内分出

十八次冲突,撞上坚硬的岩石

一百零二次拐弯,绕过馥郁的村庄

那里有两个孩子,始终站在岸上

 

扯一把苇草,歌声好像在天上。

 

 

一花一世界

——写在雁字十八岁前
 

嗨,

临别前,我送你的种子

现在已成万亩花田。你只需转身,放下利器

画出的每一个人,都会圆满如我。

你有新鲜的道场,开辟的路径直通大海

或许,你就是海岛前身。只要干干净净的沐浴

打磨。让浪潮慢慢消逝,让身体幽蓝,

万千银鱼会为你而来,布满整个海面。

嗨,

那天,我送你的铜镜,已装不下春天

按照仪程,你应该把我删除

用我多年的风骨,喂养一只温厚的海豚

夜晚,你将听到她的声音,

像海浪,像月光

像纸上的野菊,得以复活

昨天,前天,它还是一片低地,和高原

虽为惯例,你依然在崖上刻字

指出被缚的史实。

嗨,

作为过程,都有着嘈杂的、悲伤的、无力的苦痛

与之不谋而合

后来,人们会企图给它放上鲜花、羊群,

饰以为万倾良田

好在,你从中而来,没有凌乱的草木悬于发梢

嗨,

你要到达的地方,依旧有大雨

是的,总是这样,总是会慢慢平息

这是不可挽回的事实。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