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蝴蝶中的蝴蝶及其他

◎俞昌雄



余兴楼散记

楼在此间,群山多么孤独
风吹不动门环,却能轻抚草叶上
憩伏的昆虫。夕晖红而不艳
唯有静坐天井中的那个人
才视它为隔世的绸缎

回廊上的光暖暖的,箴言般
古老,如果迎来怀乡的人
那么窗格子背后定然会涌来笑声
上升到屋顶,接着是云端
垂直落下的却是十二行的童年

这是余兴楼,在福建
在永定,在下洋,在彩云寨
群山为此而裹在布衣里
溪涧是流动的夜,而那疯长的树
垂挂着少女般纯洁的梦

上百年的光阴才刻下一个名字
如果有人看见鸟群都朝着
它而飞去,请不要喧哗
那是秘密的仪式,在没有坐标的
地图上,日头垂落,门扉轻启
2019.4.11



西洋岛三章

只有在西洋岛才能看到霞浦的
第二副投影,这被我们叫作故乡的
地方,晨雾中的渔人忽隐忽现
每一座岛屿都将记住他们的脸庞
当海神戏剧般地留下寂静
而更远的远方,他们消失了的亲人
正以波浪的方式回归海岸
             
            ——题记

1

雾爬升,整座海域开始折叠
微微露出尖端的岛屿只停留片刻
它的下面,鱼群在追赶天堂
偶尔透出的那一束光
让我看不见大海,像蒙着脸的
朝圣者,等待牵引
在渺小的肉体与伟大的心跳之间

峭壁上的风再一次扑空
赶海的渔人在更深处
他们有梦,他们学漩涡的样子
在所有被称为水滴的投影中摸索

这是西洋岛,雾从身体里散开
我是另一张下沉的网帘

命运的重量全在水里,带着
绝美的弧线,变轻,轻是剥了壳的
哲学,如海的肌肤
一双孤儿的手在那瞬间想握住的
恰恰是它托起一切的蓝

2

所有的船只都含着饥饿的光
那盘旋中的鸥鸟忽上忽下
大海的路径,最终要低于新长的鳍

那是金鲳,在更为隐秘的暗流中
潜行。阴冷,宽阔,无边无际
也像人世,汇聚的水与失散的水
游成一座迷宫,同时
它也在自身的肉体上敞开一片黑洞

多么惊险的方式!无人知晓
每一个日子都藏着这样的补丁
掀开它,一夜不够,一世也不够
因为一旦裸露,便是那向死而生的人

这是西洋岛,我如此渴望
那打进身体的波浪,我如此期待
它将回归,如渔人跪落起伏的故乡

3

岸边的亲人哪,请不要追踪
不论春夏秋冬海神都以他自己的
方式,给予庇护,哪怕是岛屿
哪怕有过颤栗,而后露出明亮的瞳孔

起伏果然是一种天性
进退也是,前者比起飞前的蛹
来得更为泰然,而后者
接近于埋葬或滋养,那是海的传记
我为它划下暮色,它却视作晨曦

渔人从不管这些,他们吞下的海
都在陆地更远的地方发出轰鸣
他们活着的日子,都隐着巨大的投影

在这古老而磅礴的西洋岛
生活从来不需要模型,那空气中的
腥味,比一整座大海还要真实
那大海中扬起的片片帆影
比所有身体中的骨头还要坚挺
我能说些什么,我也不敢说些什么
2019.3.27



蝴蝶中的蝴蝶

你是一列火车,穿过黑暗中的
隧道。四野的树只在
那样的时刻,萌发新芽

教堂顶端的鸽子雨水般
停顿,整座城市宛如一件
空心的器皿,而我走在路上
人群仅是一堆失去发音的字眼

你是薄纸上深陷的星辰
黑夜是散落的花朵,它们谦卑
几乎代替你耗尽了光华

多么隐晦的季节呵
雪线之上的迷宫,芳香是杀手
那躲于烛火下歌唱的人
身体一次次燃烧,心如灰雀

你是羽毛里逃逸的飞翔
喘着气,如云朵卸下的密语
一寸寸显现,托着三月的反光

令人倍感伤心的是——
我无法成为蝴蝶中的蝴蝶
春天原本就是囚徒
你高高在上,我却触手不及
2019.3.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