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婵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李婵娟2017年诗选

◎李婵娟



 除夕

 

一个人拖着失败的身影走在空寂的荒野

一个人啃着面包,喝着西北风

一个人在黑夜里寻找一丝光亮

一个人奔赴远方

一个人因为生存顾不上孤单

一个人在时间的飞逝中老得更快

一个人悄悄地活

一个人静静地死

不必提及春天,温暖以及爱

 

 

◇ 女人36岁

 

不结婚不生子

情人节不约会不调情

关起门来学猫叫

在春天里发情

在跑步机上裸奔

在浴室里冲水、自己抚摸自己

从饱满的乳房到结实的臀部

边流泪边手淫

在高潮时喊出你的名字

假装你在,假装被爱

 

 

◇ 嫁给自己

 

情人节适合结婚

一个人关起门

涂红唇,烫卷发

喷香水,择良辰

从箱底翻出红嫁衣

与镜中人拜天地

人生如戏

一个人演完霸王又演虞姬

“万物是道具,天地是仪式”

自己嫁给自己

假装你在,假装被爱

 

注:引号里是雅克的诗句

 

 

◇ 洞房

 

独自躺在床上

四面墙壁向我扑来

如同你覆盖我

灯光插入我下体

如同你深入我

阳台上风铃在奏乐

如同你在我耳边说着情话

风吹窗帘

也吹着我被你爱过的阴户

月光如水呀

满屋子的爱情,满屋子的浪漫

假装你在,假装被爱

 

 

◇ 格桑梅朵

 

格桑花开满梅子湾的时候

梅子在木屋里哭

 

格桑花开满梅子湾的时候

梅子的男人在屋外啪嗒着水烟筒

 

他们从上海私奔而来

他们渐渐老去

他们无儿无女

 

 

◇ 在春天

 

枯死的桑树发芽了

枯死的桃树开花了

枯死的山坡又绿了

枯死的女人又活了

春风刮一下

她就打开一片花瓣

爱上一个人

她就疯狂地开花

在春天,36岁的少女站在青山

等火车

 

 

◇ 等雨来

 

潮湿阴冷,倒春寒

从前我不喜欢

现在我整天不出门

敞开屋子所有的门窗

天天盼着下雨

盼着雨水跨过阳台走进屋子

在春天,我渴望过着一种生活

必须卑鄙

必须无耻

 

必须互相了解才能相爱吗

现在武汉在下雨

现在我趴在窗台上吃鱼

是不是要了解所有刺长在何处

你才敢放心吃鱼

在春天,我们必须相爱

否则只有再次死去

鱼在盘子里,我在床上

 

 

◇ 活着

 

很多时候,我也会思考——

一个女人不结婚不生子不约会

没有爱情,不交朋友

日复一日离群索居也不当尼姑

为什么要活着

 

江一苇说,因为母亲活着

从此不再作贱自己

走饭说,母亲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低

从望女成凤到仅仅希望自己活着

 

多年来我吃下许多许多白菜

多年来我不跳楼也不自杀

一个悲观的人日复一日

咬牙切齿地活着

 

 

◇ 最后的晚餐

 

生鱼片

清酒

两个人的晚餐

四只脚在桌子底下踩来踩去

酒过三巡,唱起

“娜塔莎,谁在为你掌灯,

把你照得漂亮”

河流开始在你的内心翻滚

五月的野花开满腹部

小溪漫过花丛

噢,你的小溪水

娜塔莎

 

 

◇ 雨夜

 

城市的上空飘着雨

他拉着你跑到楼顶

在雨中飞奔

在雨中狂吻

在逼仄的楼道里

你认真地跪下去

小心翼翼地拉开他的裤子

你弯腰的样子虔诚得像个孤儿

崇拜感令你束手无策

迷失自己

娜塔莎,湿漉漉的头发在滴水

湿漉漉的头发在滴水

娜塔莎

 

 

◇ 时光

 

他说旧时情深

他说故人难忘

你以为你旧了

他也会爱你

娜塔莎,时光如何能停止在他爱你的时候

时光无法停留在他爱你的时候啊!娜塔莎

革命手起刀落

爱情到身体为止

娜塔莎

  

 

◇ 起风了

 

雨停了

起风了

起风的夜里

你看见许多死去的生灵

在风中飘荡

他们只是过客

不是同行者

不要企图去抓住啊!娜塔莎

死是一阵爱情

爱情是一阵风吹过来

风走了

叶落了

心就死了

娜塔莎

  

 

◇ 醉酒

 

他爱你

他离去

他也爱你

他也离去

他们不断地爱你

他们不断地离去

他们吃下你的肉

吐出你的骨头

汤水饮尽

他们头也不回地

离去

你还在醉酒吗,娜塔莎

午夜的风吹乱了你的卷发

午夜的风吹乱了你的卷发

娜塔莎

 

 

◇ 瓷器

 

你说再也爱不动了

离爱情很远

离男人很近

时间的暴力将命运推上诅咒台

一次次用命去爱

一次次被抛弃

爱情

是他怀揣于胸前的瓷器

那精致的瓷器

充满着诱惑的瓷器

不要去摸啊!娜塔莎

闪耀着绝望之光的瓷器

不要去碰啊!

娜塔莎

 

 

◇ 知音

 

在白莲湖广场

通往“高山流水”

有一片小竹林

我用指尖轻轻触摸了

一片竹叶

整片竹林发出簌簌的声音

我只是在心里

默念着你的名字时

摸了一下竹叶

 

 

◇ 他发来一部毛片

 

3P

两个男优一个女优

片子看到一半

我突然认出其中一个男优了

长得帅的是仓桥大贺

“呀,遇见了熟人”

就像打麻将的换了场地

写诗的重新建群

 

 

◇ 型男

 

为了穿衣服好看

脱衣服更好看

他把屋子改造成健身房

半夜十二点发朋友圈

三百六十度秀腹肌

秀裸背

我整夜未眠

一直在思考

如何把他赤裸的上半身

很高级地

写进一首下半身诗歌里

我想我需要

伤害他

 

 

 

◇ 傻丫头

 

1

起风了

风卷起小小的漩涡

轻柔缓慢

一个漩涡,又一个漩涡

她在漩涡的中心抬头看天

阳光穿过云层

将自己撞得粉身碎骨

大片粉末掉进她的眼睛

 

2

“春风一吹万物生

我等着你长大,傻丫头

忍耐是最好的爱”

春风吹来巨大难忍的痒

傻丫头长大了

悄悄地流泪

不是哭

 

3

下雨的时候

你的傻丫头独自躺在粉红色蚊帐里

她想了想

其实不下雨的时候

你的傻丫头也是独自躺在粉红色蚊帐里

风吹阳台

雨水打湿了地板

 

4

“外面的雨好大,静静地听,别说话”

她是听话的傻丫头

傻丫头不说话

傻丫头从床上爬起来

她搬把椅子坐在阳台上

听雨,发呆

顺便拉黑了你

 

5

梅雨季节

傻丫头光着身子坐在阳台上听雨

脑子里不停地倒带

只有故事开头,只记得你最初的好

距离拉黑你五个小时了

她又悄悄地把你从黑名单里释放出来

聊天记录没有了

真好呀!她再也看不见

你的傻丫头

 

6

夏天的雨水真多呀

北翼乐队在vox演出

唱着情歌流着泪

你没有来

 

7

星期二给她修手机的孩子

星期三死了

独生子,23岁

他的爸爸也是出生于19**年

每次听见19**年

她都会想起你

仿佛那些不幸都和你有关

傻丫头又一次原谅了你

 

8

你有死人的微信吗?她有

她常常对着那个微信唱歌

打字,聊天,自言自语——

你现在喜欢谁或者谁喜欢你

你的傻丫头都不难过了

人世很苦,愿你多一些好日子

 

9

离我而去的人

我当他已经死了

死亡

让情债一笔勾销

两不相欠

 

 

◇ 他

 

买走我十瓶牛肉酱的人

为我写文案的人

一起喝酒的人

进入我的身体喊我妖精

离开我的身体喊我傻丫头的人

他说他会死在我手里

 

很久不再跟我说话的人

像老照片里开始发黄褪色的人

我问他,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他说宜昌起风了

 

 

◇ 新欢

 

同样的餐厅

同样的餐具

同样靠窗的桌椅

同样的生鱼片配清酒

他穿着同样的白衬衣

拿出同样的诗集

送给对面不同的女人

 

 

◇ 旧时情深

 

在小区的长椅上

她仰头看星空

他教她认星座

大熊座挨着小熊座

大左手挨着小右手

星空妩媚

夜色妩媚

 

 

◇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两个人站在窗前看江景

凌晨两点两个人站在窗前看江景

凌晨两点两个人一丝不挂站在窗前看江景

他突然从正面抱起她

她在慌乱中低下头用力挣扎

“你在害羞吗”

她没有回答

她不敢看他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

 

 

◇月光之下

 

天上的星辰伸手可及

青草的香气在旷野上飘荡

数十张被剥掉的羊皮

摊放在公路边

待宰的羊排着队

走向屠宰场中心

月光寒亮夺目

一只羊发出了哀鸣

所有的羊发出哀鸣

 

 

◇地震之后

 

月光之下

蟋蟀在轻轻地鸣唱

灌木丛随风起伏

一个孩子的手

正在离萤火虫越来越近

如果你盯着他看一会儿

你会发现——

他只有一只手

这仅剩的一只手

正在从夜空里伸出去

越过了草尖

越过了露水

越过了灌木

正在离那微小的光亮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