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婵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李婵娟2016年诗选

◎李婵娟



1.梨花雨

她走进来
放下一瓦罐鸡汤
去卫生间脱下雨衣
擦洗掉鞋底的泥巴
然后走到窗口,坐下
她静静地望着窗外
静静地看天空
有时她会抖一下肩膀
她微微耸起的驼背
像个小小的坟冢
风吹拂着她的白发
轻轻扬起又落下
她一直没有回头看我
我也不敢看——
这个渐渐苍白的女人以及同样
苍白的天花板
苍白的墙壁
苍白的被单还有
外面院子里满树的白梨花
我的妈妈
她像个和我一样病重的人
静静地坐在那儿
看着窗外雨打梨花


2.雾霾

看不见斑马线上走来的母亲
看不见她梅干菜般的旧衣裳
看不见她叶子一样
被风吹落的头发
只听得见某棵树上传来几声鸟鸣
一个平常的下午
那个仲春图里的我
那个痴痴看着窗外的我
躺在病床上
数着一生的雾霾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有毒的日子
需要承受
我像枝头那只无助的幼鸟
盼着母亲回巢


3.布谷鸟飞过山坡

布谷鸟飞过开满野花的山坡
我的父母在五月的梯田里插禾
他们被春风吹着
吹弯的身子像村口的歪脖子老杨树

布谷鸟飞到田间叫唤
我的父母在蓝天白云下沉默
汗水流进眼睛,生疼
蚂蟥盯在泥腿上,没有知觉

春天来了又走远
布谷鸟飞走又飞回
一年又一年,现在我的父母老了
他们将排着队离开我,再无相认
我不是孝子
我生来就是讨债的布谷鸟
年年与他们邂逅
年年在田间充当监工,催促着
“阿公阿婆,快点插禾”


4.一棵开花的树

母亲总是没来由的问
云南到底在哪

看不到女儿的日子
母亲将自己长成一棵树
皮还在,褶皱很深
流水亦流泪,
心已抽空
像花已落尽的枝桠

而我的力量比叶更轻,比花更弱
甚至连一双手的温暖
都无法穿过长夜,安然抵达
我只能用悲伤豢养孤独
让孤独长成一棵千里之外的树


5.誓言

这一生,我爱过很多男人
甚至把青春给其中两三个掠夺
践踏、撕毁、粉碎
但我从未对母亲提及过“爱”
十年前,挣脱母亲的泪水去云南流浪
十年后,回到家乡的老姑娘
挣脱不了一间病房——
四面是墙壁
是锁住生活的墙壁
再过十年
某人会在这间病房墙壁上
看见一个无名死者
写给母亲的誓言
“我爱你,妈妈。”


6.病中书

此刻只有药水滴进血管的声音
此刻一个人厌倦了天花板
此刻一个人在一首诗里想你——
妞妞,我只瞩目于云南的小院子
三角梅开了,爆竹花开了,紫竹疯长
初夏的阳光照着你一身雪白
你一动不动,四下无人

注:妞妞,我在云南养的小狗


7.高原没有海

海拔4159米,高原没有海
湖泊被称为海子
湖岸被称为海岸
那年,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羽绒服
走在普达措
看见成群的乌鸦飞过青黄色的湿地
看见牦牛死在敖包边
那年,一个女人怀抱她的妞妞
走进碧塔海
那年,眺望海岸的女人将海子
紧紧贴在胸前


8.乌鲁木齐的风吹乱了我的长发
——给孜亚

1、李婵娟去了新疆

我们都是江湖儿女
漂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
漂在这个星球上
漂在自己的一生中
为了一日三餐
为了人模狗样的活
像蚂蚁一样
去到一生中能到达的
最远的地方

2、在通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我梦见你,孜亚

在某夜店酒红色沙发上
你又一次喝醉了,孜亚
像菲菲的女人正在你身上
疯狂地扭动着屁股
我操起啤酒瓶砸到她头上
拉好你裤子拉链拖你回家
你真沉啊,孜亚
我坐在路灯下大声喘气
听着你躺在我怀里骂我傻逼
想到这一生还有很多好姑娘
令你魂牵梦萦,舍身去爱
这比你被烂货糟蹋了
更令我忧伤啊
西北的汉子,孜亚

3、火车到站了

三天三夜三个馕
我头痛欲裂,浑身无力
乌鲁木齐的天还没亮
乌鲁木齐的风好冷
孜亚,我想你了
我痛恨我在别处

4、在马三元牛肉面馆蹭暖气

天刚亮,零下十度
风冷
不开房了
吃碗牛肉面,蹭暖气
给手机充电——
孜亚,你多穿衣
在这倒春寒的天气

5、在大巴扎

巴郎子们头戴皮帽子
站在大巴扎的冷风中
演奏都塔尔,热瓦普
叫卖着手工装饰品
可是孜亚,你在哪里
没有一个男人像你
原谅我,除了做爱
我已经感觉不到爱
那些疯狂的夜晚
我如何尖叫
你又如何敞开心扉
我随时准备遗忘
这真令人忧伤

6、关于二道桥

在二道桥无人的街道
我漫无目的地走
但你似乎无处不在
我的鼻子很酸
很想骂自己
活着,活着就好
为什么那么贪婪
爱情从来都是奢侈品
女人一旦爱了
愚蠢又茫然
乌鲁木齐的风吹乱了我的长发
太阳像冰箱里的灯

7、孜亚,救救我

说你爱我说你爱我说你爱我
春天就来了
风一样的浪子
我会死在你手里
就像被风吹落的一片叶子


9.落日是一滴血

梨花红了
眉毛挂霜的鬼魂
在落日下
吻一朵梨花
心里
便
升起了火 


10.六小姐

六小姐走过来了
风吹发鬏
手拢刘海 
旗袍领子开着
身子热着
大腿露着
站在弄堂口抽烟

抽完烟的六小姐
独自走远了
一步一婀娜
一步一妖娆
没有子宫的身子
装在旗袍里
风吹一下
美极了


11.单身与死亡

当他们在微信群说到——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你走在午夜的阿拉英提大街
大雪染白你的睫毛

当他们说到人生苦短
少来夫妻老来伴
你发现伊犁河结了冰
你开始担心鱼会不会缺氧

当他们说起人世的孤独
你已经走到房门口
摸遍背包找不到钥匙
你用力跺脚,声控灯亮了

他们提及死亡
你走进屋子看见老去的自己
安静地坐在沙发上
一架白骨干净
漂亮


12.在那拉提

在那拉提
我愿不顾羞耻地躺下
就地与天山野合
来年生下
和山坡上的野花
一模一样的
小美人

在那拉提
在天山脚下
一个女人不曾受孕
倍感羞耻

注:“那拉提”,天山脚下开满野花的草原


13.没米了

没米了
但我不去买米
我也不吃米
我吃空气吃阳光吃风吃雪
我要吃下阿勒泰的冬天
等我吃完了
阿勒泰的天就暖了
阿勒泰的花就开了
阿勒泰的春天就来了

你爱上我了


14.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带我走吧
去你的银杏林
那里日光辉耀,春风沉醉
那里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那里星汉灿烂,夜色迷人
穿旧衣服的你更迷人——
温暖,透明,干净

多少年了,夜夜在你的文字里抚摸你
一朵花开了又败
一朵云哭了又笑
一个人死了又活

带我走吧
只要你轻唤一声“娟儿”
我就是在坟墓里
也会涌出一股力量
站起来
跟着你走

带我走吧
去你的银杏林


15.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你在梦里给我写信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
从此仇深似海”
我醒来,你就不见了
只记得昨天夜里
月明星稀
乌鸦麻雀在竹林里乱飞
我赤着脚不停地跑
在山里跑
在水里跑
在云里跑
跑散了头发
跑破了衣裳

昨天夜里
我提着自己的头颅
去寻你
像提着灯笼
全身赤裸
在风里不停地奔跑
将自己
跑成一团火焰


16.想你了

我这里到处白茫茫的,脚印都是白的
像电影里最后的镜头——
监狱的围墙看起来只有几步距离,却难以接近
他和她在昨夜耗尽了体力。实在跑不动了
他们干脆背靠背坐在雪地里,大声喘气
当他为她一个人拉起手风琴 
我正在试穿一件红色的布拉吉

注:苏联电影《两个人的车站》
布拉吉,俄语“连衣裙”译音


17.假如死去的人不是你是我

你还爱我吗
不,不是你,先生,你坐好,别出声
我在问他,你旁边那位,对,你的右边
是的,这些年你一直假装看不见的那位
还记得吗
你第一次假装时是在医院的走廊上,他也是在你右边
我在你左边,当时我还是个少女
什么?鬼不会老?那都是人说的鬼话
鬼会老,鬼还会在鬼界再死一次
鬼也能生儿育女
但人鬼殊途是真的
你想想看
我要是和你做爱
我们是生小人小鬼还是生个半人半鬼?
何况你看聊斋里那些女鬼没一个避孕也没一个怀孕
先生,我死去多年了,我不能再爱你了
每个女鬼都是死神的女人
先生,这是我的命,你要原谅我
你要让我带他走,只要他还爱我
他会给我面子让你继续活
好了,不说了,我们要走了
先生,再见,不
先生,再也不见


18.相亲

透支了一个月的药费
她买了一条黑色真丝长裙
为了与黑相配
她涂了红唇,红色指甲油
佩戴红色耳环
阳光透过窗户插进她体内
秋天的午后
一个妖艳的寡妇
静静地喝着苦咖啡
静静地忍住疼
在首义汇星巴克
她在等着一个崭新的男人
他说过人到中年各取所需
她终于努力尝试将你亲手埋葬
企图将婚姻还给世俗
她准备好了去扮演别人的妻子
当他发来微信
她站起身,扯平黑裙子上的皱褶
走进秋天的阳光里


19.遗照

木质的篱笆小院里
紫竹在风中轻轻地点头
三角梅依旧笑得灿烂
栀子树的叶子有些泛黄
风追着几片早落的树叶跑
小狗也追着树叶汪汪叫
整整一个上午
他蹲在地上修剪草坪
已是深秋,阳光多好啊
照着他的脊背暖暖的
现在他累了
躺在草坪上晒太阳
狗也累了
趴在他的两腿之间
扭头看着天空
云南的天那么蓝
蓝得没有一丝云彩
而此刻,伊犁的天空开始落雪了
一株野草在路边独活


20.送寒衣

西北风吹起,十月初一
年轻的父亲站在山路边
用锅灰画了一个圈
年幼的儿子光着黑屁股
站在父亲的影子里
大声唱着歌谣——
蔫蔫的日头偏到西
雾蒙蒙野地火光密

火光在贺兰山下吼
在风中吼。雪花化在半空
年轻的父亲幽幽地目光野狼般忧郁
三年了,他夜夜与荡妇们调情
与酒鬼们骂架……

十月初一,西北风吹起
大地纸火澎湃
年轻的父亲抱着黑屁股的儿子
站在风中同声合唱着一首歌谣——
蔫蔫的日头偏到西
雾蒙蒙野地火光密
人化纸钱鬼穿衣
妈妈披上新嫁衣……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