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婵娟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李婵娟2015年诗选

◎李婵娟



《塞壬女妖之歌,致LG》

1
容许我将玫瑰园怡荡在南盘江边;
容许我将漂泊已久的心事封存于檐下的风铃;
容许我,和那个赤身裸体、挺着鸡巴赶路的人搭伴过日子,升起炊烟。
容许我颤抖。
容许我流泪。
容许我关门谢客:夜夜守着他,挥霍春天。

月色撩人,江涛高一声低一声……

2
亲爱的,来我身边坐坐——
一起怀念:南盘江的月。
一起怀念:南盘江的夜。
一起怀念:南盘江边两个痴缠的影子。

亲爱的,让我靠在你的肩头,
我将不再惧怕:流浪生死的危险和人间的冷!

3
当夜鸟在枝叶丛里歌吟,
亲爱的,来啊!让我们一起沉入江底。

2015/01/07


《耻辱》

非常可能
是个男人
而且
刚刚来过
尚未消散
一个遗憾
是弥漫在房间里的香烟

你的寂寞
不堪一击
只要他伸出手
手指是热的
便足够

爱情
是他留下的耻辱

你透过玻璃窗张望
碎花窗帘
是你坚持的幻觉
一旦被怀疑
便灰飞烟灭

你的世界寂静无声
容不下别人
没有告别
便是诀别


2015/02/06


《临窗看雪》

通常她是这样看雪的
一丝不挂,披头散发

雪花飞扬回旋
像极了我们

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爱恨
纠缠

一个人独自走去
留下长长的脚印

脚印慢慢被新雪覆盖
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雪,这么轻
一点点风,一点点不安骚动

乱了

像清明时节山间烧剩的纸灰

2015/02/14


《虚无》

一个男人
走进我的屋子
他的微笑似冬日的暖阳
他的呼吸似轻盈的雪花

他坐在沙发上
静静地抽着一支烟
脖子上的喉结又白又亮
他穿着一身旧衣裳

夜里
他贴紧我的后背,无声啜泣
仿佛悲伤的人搬出心底的石头
腾空自己

没有人知道一个独居的女人
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
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除了我自己

2015/02/14


《戒》

戒肉、戒酒
戒掉疯狂痴恋的男人
像戒掉体内的脂肪。锁骨凸显
孤独凸显

2015/02/14


《鬼火》

夜里,在天台上同时抽两根烟
忽明忽暗。像激情燃烧的一对鬼火
一个你
一个我

2015/02/14


《梦境》

我又看见——
乌鸦、麻雀在我的坟顶上飞
春风和煦,野花巨大
你靠在墓门边盯着我看,像个孤儿

2015/02/14


《妞妞》

我又梦见你,妞妞!
你在垃圾堆里觅食,像过街老鼠一样,诚惶诚恐,见人就躲!
你很脏,再也看不见在阳光下亮得刺眼的一身白!
你很瘦,瘦成一根刺,总来梦里扎我!

不要上街啊,妞妞!
路上有车车,会轧着你,会把你辗成一张皮!
不,还是去吧,妞妞!
别怕,只是眨一下眼睛,你便可以投胎转世找到一个好妈妈!
妞妞,妈妈和你一样也是用情不用智的狗!
妞妞,妈妈和你一样也是被人遗弃的狗!
妞妞,妈妈有罪
一切苦难都是报应
妈妈再也不是妈妈

去吧!妞妞
死吧!妞妞

2015/07/05


《疼》

把手机里你的照片放到最大
从额头开始一点一点的亲吻
浓眉毛双眼皮大眼睛高鼻子
我很认真很仔细
你很乖没有反抗
我甚至愿意相信你是享受的
亲到嘴巴时,我伸出了舌头
亲到胡子时,我把脸贴上去
想象着你用大胡子扎疼我的感觉——


2015/07/15


《来自冥王星》

传说冥王星上只有好男人
他们浪漫多情多金

十六岁的芳去冥王星之前
偷偷上了节育环

冥王星一年地球十年
芳家盖了小洋楼
歪嘴流口水的哥哥讨了媳妇
两个弟弟顺利上了大学
中风偏瘫的父亲没断药
母亲的土坟有了水泥墓碑

二十六岁的芳离开冥王星之前
偷偷补了处女膜

回到地球她遇见一个好男人
他浪漫多情多金
像是来自冥王星

2015/07/15


《向往》

江一苇向往有一块神奇的菜地
里面种满美丽的毒蘑菇
他说吃到蘑菇的虫子都会幸福地死去

我也心生向往
我看见自己朝他的菜地快乐地爬去

2015/08/09



《证明》

我有一个屋子
光线好,通风好,开窗就见江景
但我不能证明我有家
一个人的屋子没有炊烟

我有一对山峰般的乳房
饱满、坚挺、D杯
没有奶水

我有平原般的小腹
平滑、紧致、白皙
从未住过一个孩子

我有马蹄莲般的阴户
纯洁、害羞又渴望怒放
无人采摘

我拿什么证明我是一个女人

我唯一能证明的是我还活着

当我又一次半夜醒来嚎啕大哭
又一次感到撕心裂肺的疼


2015/08/11


《死得好看》

这是24楼
直接跳会不会
死得太难看
要不裹上白床单

白床单开花红艳艳

2015/08/11



《毕兹卡》

毕兹卡,你不在
一切都乱了——
国贸中心长出了翅膀
白沙洲趴在江心哭泣
24楼和25楼不是一层的距离
虫在吃米,碗没有吃米
灶台上灰尘在堆积,炊烟已经奄奄一息

我坐在沙发上想我们

我想不起——
风是如何吹的
云是如何散的
雨是如何落的
我的心是如何长出霉的
乳房是如何生出锈的
指甲是如何长出刺的
你是如何消失的
毕兹卡,你在哪?

毕兹卡,找不见你,我
白天——
写诗、做梦、怀春
夜里——
跳崖、卧轨、给自己投毒

是不是舍弃人的皮囊
脚步可以更轻
眼睛可以更亮
我们可以更快在他乡
相认

毕兹卡,跟我回家吧
我们
把秘密深埋
把洁白轻轻展开

2015/08/20


《在木兰草原》

她骑马奔驰的样子美极了
像阿尔忒弥斯在追赶猎物
长发在风中飞舞
乳房跳动
汗珠儿滚落时
她已经纵马跃上了山坡

所有的花朵瞬间打开了
当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一个下午的好时光突然就没了

她趴在马背上哭泣的样子美极了
小小的身子
在落日下披上了彩衣
在微风里
颤抖

她渴望被马儿载向远方
去流浪
哪怕是逃亡

然而
在木兰草原
没有一匹马是她的

2015/09/17


《梦境》

我遇见一个男人背着花圈,裸奔
经过我时,一个手抱起我
像捡起路边一片叶子
我问他去哪,他说回家

2015/10/15


《离歌》

秋天的山野
木叶纷飞
黄昏暗得飞快
雨天尤甚

一个人走在山道上
走出我的眼睛
走进暮色

时间像落叶堆满他的身后
直至湮灭我的呼吸

2015/10/26



《寒露诗》

“宝贝,冷吗?”

一个女孩吃着烤红薯
一个男孩紧紧地抱着她
轻声问着
“宝贝冷吗?”

在江城
在寒露来临的夜里
在公交车站等着末班车
在一对情侣身边
我偷偷抹泪

那也是寒露时节
冷风吹
在别人的城市
在别人的楼顶
你狠狠地撕裂着我
在耳边轻轻地问
“宝贝,冷吗”
“冷吗”
“冷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没有了你
没有了家
35岁孑然一身
回到故乡依然流浪

“宝贝,在天堂,你冷吗”
“宝贝,冷吗”


2015/10/29


《生日诗》

此刻我看见——
妈妈坐在香樟树下织毛衣
爸爸在院子里编箩筐
侄女和大黄狗在追赶皮球
菊花开得任性
美人蕉霸占菜地
炊烟在屋顶
太阳在山腰
鸡要进筹了
妈妈要收苞谷了

伊犁要下雪了
我在生病

注:鸡筹,湖北方言,指鸡住的屋子

2015/11/12


《利比亚》

再也没有青草,我的脚趾到手指失去葱茏
再也没有花朵,我的心长满了五彩的毒
只有仅剩的空气,我开始闻到腐尸的味道
利比亚

我的眼泪从你的指尖划过
那些废墟下的生活——
无力的呼喊,消失在清晨第一声鸟鸣中
利比亚

我不是丑陋的孩子,不是没有爹的杂种
为什么时间在颤抖
为什么我笨拙的手指摸到爱这个字
比摸到古兰经里的先知更不容易
利比亚

是谁的剪刀剪断了我与你唯一的联系
风正从破旧的楼缝中抠走
你的灵魂,我的利比亚

街上布满血腥
滚滚浓烟反反复复穿透了我的肺
模糊了我的脸,模糊了我的心
我看不清方向
利比亚

请把我唯一的弱小的青春寄养在你的怀里
给我一丝温暖吧
利比亚

2015/11/30


《悼伊犁》

1

阿勒泰下雪了
如果你来,我在布尔津的小屋等你
酒已经温好,炉火正旺
你吃肉,我喝汤

2
等身子暖了,就去雪地打滚吧
我为你生一堆小雪人
雪人一号
雪人二号
……

3
雪下在雪里,梦落在梦里
醒来我去巴依托海参加穆斯林婚礼
我亲吻了新郎
我想象他的味道就是你的味道

4
狼有狼的味道,羊有羊的味道
我爱过狼也爱过羊
没有女人天生水性杨花
我的多情你不必原谅

5
如果不知天高地厚的爱是一种罪
我情愿把牢底坐穿
画地为牢
我想投河自尽时,伊犁河结冰了

6
我羡慕那些有家可归的人
有亲人不可辜负
居无定所,终生漂泊的人啊
唯有一轮孤月

7
因为你,我常常深夜从梦中哭醒
常常在绝望后又将希望寄托于来生
来生你是那拉提
我是你怀里任性开着的野花

8
飘雪的夜晚
有人在弹奏都塔尔,有人跳起赛乃姆
有人在念古兰经,爱并虔诚
我像一朵雪花静静地飘,静静地飘

9
我怀疑在雪国有只火狐诅咒过我
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镜子里的女人没有白发,没有皱纹
爱情的白骨已经垮塌

10
玫瑰有刺,我有毒
请离我远点:别摸我,别惹我!一生只开一次
一个人的孤独可以习惯
两个人的孤独如同坠落深渊

11
塞里木湖是蓝色的
蓝在我眼里,蓝在我心里
在眼里的蓝,我叫它金风玉露
在心里的蓝,我叫它朝朝暮暮

12
最磨人的感情是——
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处不在
你背着我走在果子沟
天山悬在眼前

13
在天山脚下,我最盼望遇见一个山洞
我们困在洞里,像两头野兽
同呼吸共命运,生气,吵架
日久生情

14
这是我乐意看见的——
我心爱的野兽喝我的血,食我的肉
如果寿命与健康能赠予,我愿
折寿十年二十年换你活蹦乱跳,手舞足蹈

15
在伊犁,我没有入乡随俗,没有爱上
巴旦木,杏干,葡萄干,纸皮核桃,大红枣
我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山脉,他乡故乡都一样
一样两茫茫

16
曾经的我头顶沸水,脚踩响雷,心里住着火
爱一个人,掏心掏肺
恨一个人,头也不回
现在的我在边城,在北疆将灵魂流放

17
银杏叶落了
银杏果熟了
早晚各服用一颗
治疗心绞痛


2015/12/06


《姐姐》

姐姐,你在哪里?
你为什么会跟一个老男人私奔去云南
你那么年轻,那么美丽
你为什么选择和他过苦日子
帮他还债,帮他喂饭喂药,帮他一遍又一遍擦洗身子
整夜守在他的床边听着他呼吸
仿佛趴在悬崖边拼尽所有力气拉扯他
害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
你为什么最终被他抛弃也不落泪

姐姐,你还在满世界找他吗?
你说挖色绝壁上的玻璃客栈像水晶悬棺
你曾和他一起躺在里面看着月亮从洱海升起

姐姐,如今你在哪里?
在南盘江边种玫瑰种葡萄的姐姐
在迪庆藏区牧羊的姐姐
经打洛去木姐赌石的姐姐
……
你还有要寻找的人吗?

每当我照镜子看见你
我就想紧紧抱住你啊!姐姐
穿红衣像待嫁新娘的姐姐再也不会走进天山
走失在梦中一场大雪里

注:挖色,迪庆,打洛,木姐均为地名

2015/12/08


《太阳照常升起》

总有一些动物的毛发
牢牢地粘在铁轨上
在风中抽搐

火车没完没了地碾压它们小小的脏器
雨水将世间所有苦痛洗刷干净

太阳照常升起
它们安静地睡着了
像那些无路可走的人
躺在通往天堂的阶梯上

2015/12/13


《小酒馆》

烤串,米肠,面肺子,盐水花生
大盘鸡就着拉条子
几个异乡人低头喝闷酒
一瓶接一瓶

伊犁第一场雪来临时
一年的活计就结束了
大雁一样即将结伴南归的兄弟
今年又少了一人

黄昏的小酒馆
马头琴琴声忧伤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
路灯下雪花旋转
仿佛带着各自的哭腔

2015/12/15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