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3月)之四

◎伊沙



截句集《点射》(一)

我在现实生活中
遇到最大方的人
是我老婆
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网络时代前
中国诗坛传说多
比如"四大铁嘴"啥的
后来都烟消云散料


足球界
把从小对巴萨的向往
称其为"儿萨梦"
太好了!我拥有
儿诗梦且有童子功



毎当朱剑这个湖南伢子
大呼小叫:
"陕西的东西太好吃了!"
我都有着主人般的高兴
他是诚实的我是有根的



写长篇当如狗
叼着一根大骨头
叼到东叼到西
愣是不松口



又是一部美国电影
这一部提及的诗人是
狄金森——他们的诗歌国母
中国有没有一部电影提到
李清照


母亲总觉得父亲
各方面都比我好
妻子总觉得儿子
各方面都比我好


内行人心里都很清楚
是布考斯基在中国渐火
让口语诗的质疑者闭上嘴的
曹谁等红卫兵式文盲除外


徐敬亚认诗
就是辅导员的水平



千万别以为
是大学教师的闲
成全了伊沙
想忙的忙死了
绝大部分舍不得


体育比赛中
不需要动员的极端例子
外战莫如中韩碰日本
内战莫如巴萨打皇马


作为《新诗典》主持
我觉得两种资料毫无意义
生年不详的小传
戴着墨镜的照片



我和老G译的是布考斯基
其他人译的是布可夫斯基


新学期第一次
教师会议
我手机来电了
全场爆笑
是狗吠


与驴友讨论
《新诗典》出囯线路
驴唇不对马嘴
他们是哪儿没人去哪儿
我们是哪儿人文去哪儿


下课
妻驾车来接
远远看见我家车
绽放着吴雨伦的微笑
开来





马非说:
"伊沙把他们打捞上来
他们自己又跳水里了"
说的是《世纪诗典》
为此我决定拒绝再版此书
一心一意做好《新世纪诗典》



想和我玩碎碎念
我报之以千刀刮



连这句话都得
由我亲自说出来吗
是后口语诗
把中国诗歌这潭死水
搅活了



他在中国国内
名气的从无到有
以及毎一分增长
都与我有关
也挡不住他成为
"国际管党生"


抒情女
爱说口语诗
干巴巴
是你的心
你的诗意G点
干巴巴



多么残酷
连逆袭
与被逆袭
都会变成
基因



长跑的关键
是呼吸的节奏
两周形成了
新学期的节奏
心就定了



我不好为人师
朋友圈里
随时都有朋友
冒傻气
我从不干预人家



曹谁
一颗1958年大跃进受孕
1982年才破壳的
王八蛋


别虚伪了
别政治正确了
写好后口语诗
——走好这唯一的先锋之路
我们最大的敌人
是心里的那个:乡



把老《诗典》
与《新诗典》对照一下
把《新诗典》已出七卷
放在一起对照一下
第一个结论是:
中国诗坛的土壤最不易长常青树




如果你感动不了人
就没资格炫技巧
如果你震憾不了人
就没资格谈修养
写诗与唱歌同理



在流行歌手堆里
炫耀自己会唱美声
在华语歌手堆里
强调自己会唱外语
我嘴上说的某歌手
心里想的是某诗人



有些人
是这么被整住的
面对不要脸的人
他(她)要面子



历代反伊分子的
第一逻辑:
你写得太差了
所以得骂死你



皇马买人
谁贵买谁
金元足球
巴萨买人
照风格买
艺术足球



说我写得太差了
那你们还有啥活头呢



鹿特丹事件中
四小人帮跟着起哄
其中有个财主
去了一趟澳洲
知道出国咋回事了
回来便闭嘴了



近期如鲠在喉的一句傻逼话
是一位不重要的小说家说的:
"我己经不欠中国文学什么了!"
作为中国文学亲娘养的乖儿子
他们的傻逼话说得太多了



什么叫口语诗?
伊沙、老G译的
布考斯基
什么叫口水诗?
其他人译的
布可夫斯基



信息时代
诗坛传说锐减
传奇不复存在
炮制者很识相



说口语诗土的人
一定是真正的土鳖
骨子里的土鳖



马拉多纳有几个娃?
距首发阵容
还差三人



曹猪一夜未拱槽
诗坛立现艳阳天



把历史倒过来讲
从眼下讲起
又成教学上的创新



我的敌人
你们还会
一败再败
因为诗我
已经合一



我写得好差啊
差到我的敌人
每天不念叨一次
晚上睡不着


曹谁这个二流子
让我想起
《天下无贼》里的范伟
打个劫
劫个名
劫不劫色他自知



热爱梅西就盼C罗倒霉
现实中我只想战胜对手
从不盼真正的对手倒霉
但是做球迷不妨可以
放松一点小人一点
这不过是一场游戏



那是哪一年
上世纪90年代某一年
应当载入史册的一年
中国有了通宵电视
在山东卫视



对状态
起起伏伏的诗人
我总想
他(她)在忙什么



有人貌似很尊重
《新诗典》诗人
在其中选著名诗人
选官方诗人
选社会背景硬的诗人
我跟你们不是一伙的


品一品不会写诗的
国际小骗子鹰子
说话的口气:
"你有伊沙写得差吗?"
"伊沙当然写得差,他不差谁差?"



作为一个
打小便训练有素的
文学少年
我不认为
连投稿都不会的人
更像民间诗人



对《新诗典》
土生土长的诗人而言
距典越近写得越好
距典越远写得越差
不土生土长的也一样
只是我不关心



选诗过程中
目睹有些诗人的状态
多次想起
徐江爱用的比喻
散黄蛋



文盲小骗子
觉得我给自己的诗
编了号
非常非常非常可笑
那贝多芬呢



高俅:中国宋朝的梅西



借《新诗典》跳板
跳入官方的浊水
我成全了你们
也看不起你们



给失眠者支一招
让自己更累一点



我为什么比别人
更感谢恩编
因为我是靠自己
硬投出来的




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为啥最有立场怨敌最多的伊沙
做出的诗选比你们任何一本
都广都多都厚都好?



台湾《创世纪》没落的悲剧
国军军官或大兵出身的
草莽英雄
选了一系列洋博士
做接班人



有一天
我走了四百多步
还有几个人给我点赞
几个从不点赞我诗的人


我注意到
几个海不龟
翻译国外说人话的诗
与不说人话的中国诗人玩



懂点外语的
别再欺骗中国诗人了
成吗(除非他们爱受骗)
外国诗即使不是口语诗
也带有说话性


从老师到校友中搞理论的
一直在给我们支招:
"你们得有个名号
才能打出去"
人算不如老实写
最终的名号就是校名:北师大


台湾歌手
是多么善于
把歌唱好听
台湾诗人
是多么不善
把诗写爽口



不藏问题的写作
小文人自造伪问题
遛自己玩儿



我的语言像糯米
中文口语诗
最理想的质地



谁把这前诗国的臣民打傻
让他们白痴般确信
只要写顺溜就是口语诗
但凡写明白那就不是诗



我每读一首
自己的诗
都增加一分
对敌人的
仇恨与蔑视



对影帝的保护机制
就是让天才的编剧
写出各种怪人
让他们尽情地演
中国永无影帝



修拉的点彩法
一定受启于
星星点点的春花



怨恨我的口语诗人
自会在写作上转向
由城返乡
弃今复古
衣要蔽体
词要代话


为什么真正的罪犯
都出自非口语诗人
因为他们有
国家保护感
以为自己有
法律豁免权



能是一个层面的吗
中国诗人连理解都很困难
默温、斯奈德之归隐
都是为了反抗学院和主流
是美国的先锋派



为什么人在学院
要反学院
曹猪对我的困惑
与当年的知识分子
是一样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