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杨四五




◆潜龙

他的判定重复上一次的判定,一个人
在窗口倾斜。雨丝细细的
洒过工厂洒过铁路洒过远处模糊的山峦

十一月,没有闪电
雷声是静默的

十一月,没有闪电
雷声是静默的

十一月,没有闪电,雷声是静默的
天空被点亮的一瞬
迟迟没有发生

窗口不及的高处,云层贴近于傍晚稀疏的人群
十一月,城市因感染而消声的引线
烧到了最后,他塞填的过程,只是虚假的动作而已


◆立冬

岔路口有些许零落的哲理,她问向左
还是向右
我遵照我的习惯
我的选择,在她描述的下一条
难以搅动的空气之中

南方的衰退相对北方,植物的枯败还将继续
内部的消除还要很久
白日里,一些影子失去了移动的根基
而夜晚,灯光总是在浮游

仿佛南方,近一点的水面,她收拢偏向古典的裙摆
她留下的另一位
在昨日和今日之间孤独地坐着
她说:饺子!饺子
一只喜鹊便飞临我空候的窗口


◆倒塌

她仰望的不一定是动人的天空,也许就近
偷看的人还在
她也想过,有一天
洒出去的水雾会飞回来

日头高照的时代,灯光明亮的时代
人声喧哗的时代
她需要一次相对安静的表演

她的模仿是无辜的,盗用的瞳孔是无辜的
她承认自己:
一个有罪的病人——
偷看者替她接上断裂的部分
如果这是假的,下一个偷看者亦复如此


◆地铁

雨滴的溯源正如我们的期待与设想:
我们散落
便平添了敌对的存在

屋子是穿过雨滴的第一剂良药
汽车是第二剂
它是火车镜像的一剂
从雨水中脱离

或许还有很多未被发现的古方,以及
研制中的粉末的集合
我们在雨水与雨水的间隙中匆匆往返
它的粘性,越来越为人所悉


◆瓷砖厂偶遇

桃子在冬日留下的形状,有三种触手可及的
可能。我更喜欢现在
我的中年,抵抗着瓜熟蒂落的撞击

我认为之丰美,滑落于对称的指尖
我认为之饱和,收缩于宽广的腰腹

九点三十一分的上午,她站在货运司机离开的门前
她和失语的孩子背街而立
(在这寻常的一瞬,我和他们有所停滞
我和他们瞧见她悬挂在白色的枝头)

谁也无法忽略她垂落的多汁而鲜美的果实
(不忍采摘的果实)
相较于另外两种,我的徘徊移除了我的虚伪

 

2018年11月 于浙江永康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