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 ⊙ 流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暮色提前来临……(2016年诗选)

◎晴朗李寒



《雾霾之城》
 
©晴朗李寒

它吃掉了我的话语,——
这头畜牲,从一入冬后,就盘踞
在了我的家门口。它茫然地
包围了我的全部生活,它,深入
我的呼吸,在我的体内,
昼夜喊叫饥渴,撕咬。这无赖的家伙,
让我失掉了言说的勇气。

这个疯狂的魔术师,它吞噬了
太阳和月亮,
让整个天空隐形。城市蒙面,
我看见人如鬼魅,僵尸,
咳嗽,游走,浮动。

这个暴君,不可一世,只手遮天,
在灰幕后,摆弄着权杖,
漠然地清点着骷髅,
它还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这个严酷刁蛮的狱警,
它时刻盯视着,监督着,
我不知究竟做错了什么?被监禁在
这个荒凉模糊的尘世。
不敢深呼吸,不敢放声歌唱,
像一名绝望的囚徒,
企盼自由一样,期盼着
一场大风的吹临。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新年试笔
2016年1月20日修改

《岁月》 

不知不觉间,你和我
就活成了老派的人——

还喜欢读纸质的书,嗅闻油墨
淡淡的清香,喜欢手指
触摸到纸页的刹那,在岑寂中,
轻柔的光亮下,倾听
翻动的沙沙声。

一直用五笔输入法,将每个汉字
拆解成横竖撇捺折,
轻易便认出
它们的偏旁与部首。
想当年苦于练习盲打, 多难啊,
如今突然发现
早已熟练掌握了这项技能。

年轻时,热爱的摇滚,现在听来
都成了不堪忍受的噪音。
除了那几首童安格,姜育恒,
QQ音乐里反复播放的,是轻音乐,
是民谣,是乡村。

已经不屑于恐怖片了,那些吓人的
桥段,早已提前预知,
拙劣的剧情,令人反胃。
还有比人更可怕的吗?实际上,
生活中的遭遇,远比电影精彩,恐怖。

从前,我们都喜欢催促对方:
快点,快点,如今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
提醒对方:慢些,慢些,别忘了东西。
出门时,反复检查
门窗、炉灶、电源是否关好,
手机,钥匙,钱包,公交卡
是否带齐。

过马路,我们脚步踟蹰,不安地
左右观望,害怕迅疾的车流,
奔走的人群,
把我们突然卷入他们的漩涡。
我们相互依靠,这不再是青春浪漫的延续,
但我们的手,
自然而然地拉在了一起…… 


2016.01.05 草稿
2016.01.17修订

《暮年提前来临……》

©晴朗李寒

像一个蛮横无理的强盗,夺门而入,
衰老,来得猝不及防——

我以为,自己早已对老年
有了一颗安然之心,
可是,当突然
看见晨镜中那张苍老的面容,
我还是
险些打翻手中漱口的水杯。

仿佛就在昨天,小学老师
对我们说:
“等到了2000年,我们国家
实现了四个现代化,
人民的生活水平,会显著提高”,
我们端正地坐在课桌后,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憧憬着遥远的未来,盼望美好的日子
早些来到,
“那时,我就三十岁了……”
老师言犹在耳,2000年
却又已经被抛在了十五年之后。

四十五年,怎么过来的?
一些美好的蓝图,
真的变成了现实。
而我们失去的,并不比
我们得到的少。

2016.01.07晨

《独坐》

©晴朗李寒

一个人,坐入黄昏。
灰色的雾霾,在寒窗之外。
这么多的文字,没有一行
可以避开忧伤。

细细的尘埃,慢慢坠落,
一本书,打开又合上。
黑暗的阴影移动,
钢琴曲发出幽蓝的叹息。

又一天,一无所获,
在书籍间行走,呆坐,望向窗外,
吃饭,打盹儿,胡思乱想,
翻弄微信。

才沏开的茶,就淡了,凉了,
没有一个访客,
风信子的香,水仙的美,
一人独享,有些奢侈。

2016.01.16草稿
2016.01.18修改


《纪念日》

 ©晴朗李寒

腊月初八,所谓的粥
就不喝了吧!
这一年中,我们喝过的五谷杂粮
已足够多。
人过四十,对每一个节日,
都怀有敌意和厌倦之心。

这一天,雾霾并未散尽。
理发,按摩,却仍无法去除
我的颈椎与偏头之痛。
在书店,一个人,守着四壁诗书,
无从下手。

我擦拭书架,扫净地板,
把一摞书,从一个地方搬到
另一个地方,让文字挨紧文字,
让阿娃贴紧茨娃,让希尼靠近佩索阿,
毕竟数九天寒,毕竟雾霾浓得
如漆,似铅,令人窒息。

想起那年的腊月初八,天气晴寒,
一辆红色的老爷车,
迎回了我的新娘,红旗大街,火炬大厦,
似乎还闻到醉人的酒香,看到你
脸上泛起羞涩的红晕……
一晃多少年逝去了,
女儿的个头儿都高过了我们。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
你早早出门,去进学生的文具。
留下我一个人,守着安静的四十平方,
踱步,驻足,静坐,回忆往事。
音箱中传来Alan Jackson地弹唱,
“Darling look at me
I've fallen like a fool for you
Darling can't you see
I'd do anything you want me to ”
是啊,人,一年老比一年,
可许多美好的记忆,残酷的时光
也无能为力。

2016.01.17,农历腊月初八,我和小芹的结婚纪念日!

《风声紧了,兄弟……》
——重读曼德里施塔姆

©晴朗李寒

风声紧了,兄弟!
赶快闭上你的嘴,收起你的舌头!
尽量让白纸远离文字,让
手指别触碰键盘。
甚至,对偶然排出体外的废气,
也要小心,
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人收集起来
呈堂证供,作为你
犯罪的依据。

风声紧了,兄弟!
赵家的狗支楞起耳朵,耸动着鼻子。
刑场上的刽子手,鬼头刀
早已磨得锋利,
他正不耐烦得搓弄着
肚皮上的汗泥。
睡眼惺忪的沙皇提起笔来,
面对长长的名单,稍显迟疑,
一滴墨水滴落下来,他
嗯哼一声,“就他吧!”
一颗人头
在不知什么地方
倏然坠地。

2016.01.18夜草稿
2016.01.20修改

《书店一日》

©晴朗李寒

最强的寒流正在南下——
这一天,
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寒气从窗缝渗入,也无法冲淡
室内的温暖。
除了春节来临前的小小焦虑,
(这是进入中年后
对时光飞逝的恐惧?)
没有什么事情令我不安。
岁末临近了,
所有的尘埃落定,水浅石出,
一些事情有了本该有的
结局。

这一天,依旧是
擦地,浇花,理书,推介诗集。
时近正午,趁阳光照进南窗,
把花盆搬上窗台。嗯——
此时我可以坐进我的一角,躺在藤椅上,
看书,默想,打盹儿,
与那些花草,得享两个小时
金子般的温暖与明亮!

这一天,接待了两位到访的朋友,
他们给我带来外面的消息,
天下无新事,但当它们
被从嘴里说出,便与网络上的
有了不同。
这一天,卖出了几本书,
知足了!
我知道,我们还被一些人
持续地爱着。
这些诗集被仔细包裹,会随我们的
祝福远去!
(读诗人,请接受我们的祝福!)

这一天,学校放假了,从今往后,
不会再听到钢琴曲的铃声,
操场上也少了孩子们的喧哗,也不会
有一个童稚的声音进门问:
五毛钱能买什么?
我们必须
适应这段空出来的时光,
与漫长的寂静。

暮色染黑了门窗,这一天,结束了。
这一天,
其实还远没结束!
七点的灯光下,书店成为了
我们二人的书房。一本厚厚的诗集
在电脑前打开,
我与阿赫玛托娃的长谈
才刚刚开始。

2016.01.21草稿
2016.01.22晨修改

《尘世》

©晴朗李寒

城市压低了音量,放缓了
匆忙的脚步。
有家的人,返回了故乡。
又是一年岁末时。

黎明的昏暗中,摸索着起身,
羊肉,萝卜,豆腐,炖在了锅里。
用一把使了十几年的勺子,
轻轻搅动着玉米粥。

淡淡的水汽迷蒙了玻璃,不用看,
窗外依然是阴霾。
楼下传来做白吉馍的小贩,
熟悉的剁肉声。

尽力回想残碎的梦境,像双手不舍地
握着一块冰。
破败的旧屋,衰病的母亲……
过年了,回家吗?我的故乡已随母亲
埋入冰冷的泥土,
她们只是出现在我频繁的梦中。

又是一年岁末时。
白发渐多,皱纹渐深,
喜悦和忧伤都渐趋平缓,
对未知的生活,有了更多的耐心。

厨房里飘散着食物的清香,
该叫妻子起床了  ——
从擦出的一角玻璃,我看见
一朵一朵的雪花
正落向尘世。

2016.01.30晨草稿

《远乡》

©晴朗李寒

白的雪,落在黑的雪上。
新的尘埃,覆盖老的尘埃。
暮晚的钟声响起。

万物的骨骼显露出来。
一只喜鹊的叫声里,有寒冬的
全部清寂。

城市向着天际陷落,
飞雪掩盖了过往的足迹,
大地空旷的白,衔接天空的灰。

一座座村庄,像孤零零的岛屿
浮出海平面。一条条分叉交错的
小路,把它们连在一起。

道路仿佛永无尽头,故乡总在
远方之远。一个归来的旅人
突然驻足,失声痛哭。

2016.01.30草稿

《我的秋天》

©晴朗李寒

相比老杜,我更爱里尔克的秋天,
他们的秋天,却都不如
我眼前的真实,亲切。

晨风抚过树梢带来凉意,我渐长的
胡须,也被秋天抚过,
一阵小的风吹来,我都感到了
自己身体的晃动。

野蒿埋没了远行的小路,
我的脚步却可以找到
一块块熟悉的石头,每一步
我都要踩得坚实。

叶子疏落,为风留出了通道,
山楂,海棠,石榴,苹果——
就要褪去最后一丝青涩,偏南的暖阳
往它们的甜上再加一点儿蜜。

整个早晨,我都痴迷于两只灰鹊,
它们在松枝间
抖擞身子,梳理羽毛,偶或
低声交谈。不远处,高挺的白杨上
是它们刚刚历经了
一季风雨的家。

这是我的秋天!它比任何一个秋天,
都要从容,舒缓。
当穿越过这片清晨的树林,
我知道,
趁我出神的瞬间,一个缄默的中年人
已悄悄进入我的身体。

2015.08.23草稿
2016.01.30修改


谷雨之后

停车郊外。正是谷雨后的天气。
站在刺槐的阴凉里,
爽风扑面,纷然的槐花
散落如雨。

灌浆的麦子向远方铺展,
西瓜爬行的枝蔓,
被农夫用泥土压起。
城市的喧嚣,隔在了地平线的
浮尘里。

四月既没,残酷的时光
未曾远离。
我要等的人,带着一个消息,
会在五月来临。

2016.04.29

《夏日黄昏独坐,等友人不至》
——给胡弦兄

阵雨稍歇,雷声远去,
黄昏的潮汐漫上来……
二环路边的杨树林里,又飘起了蝉鸣。
正是农历六月,地表的热气
被清爽的晚风携走。
没有一丝云,西方的天际
露出澄明的亮色,
衬出山脉和楼群的剪影。

夜色如海,远近的灯光,似闪烁的渔火,
蝙蝠出没,当然,我不会
把它们比作黑色的闪电,倒像
一块黑色的抹布,
比黑暗还黑,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
它试图擦去什么?

坐在书店的台阶上, 我喝茶,
等着一位远来的友人,
《寻墨记》打开,
你就从词语的缝隙间
伸出手来,与我相握……
每天深埋于书堆,推销,叫卖,
有多久
自己没有这样安静地
读一本书了?

水灾,台风,一条大坝的争议,一个人的死,
我能做些什么!?
是的,这些年,我已经熟谙了
生活的规律,
在暴风骤雨的间歇,
学会了享受短暂的安宁。

清茶的苦涩,正一点点从舌尖上淡去,
微微的甜充溢了齿颊。
黑色的字迹,慢慢融化进夜色,
上弦月已经偏西,
等的友人一直没来,而我
像一块礁石,
也渐渐被黑暗的潮水吞没……

2016.07.09


★诗便签★

◎晴朗李寒


1.六一儿童节

给孩子过完节日
就可以安心地
吃他们了

2016.05.31

2.春夏之交

五月即远,六月将至。
那么多的哀伤和喜悦,
青春,血,泪水,
生活的变故,
都出现在
春夏之交的季节。

2016.05.31

3.留言条

我不在,
留下牵牛花看家了,
来访不遇的友人,
有什么事,问她吧!

4.花柳小病

唉,你看我——
斗志消弥,不问世事,
成天抱着手机
捕风捉影
过着
寻花问柳、沾花惹草的生活
这是一种病,
但与花柳无犯!

2016.05.30

5.逆行闻蝉

逆着上班的人群车流,
在汽笛和马达的嘈杂声中,
我仔细辨别出了
杨树枝叶间尖细的蝉鸣。
这是我今年
听到的第一声蝉鸣,
今年春天有些长,夏天来的有些晚,
五月之末,
火热的生活突然汹涌而至!

2016.05.30

6.自足

此时节,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良辰美景就在眼前,
人世的嘈杂远去,
厌倦的面孔,忧伤的过往,
都落在了时间的背后。
愤怒渐渐平息,
内心,正被更多的爱意充满,
像一只成型的瓷罐,
在烈焰烧灼和冷水浸泡之后,
它,拥有了通透的釉色……

2016.05.30

7.封印

你舌尖诱发的火苗,
我只能以双唇
去摁灭它。

2016.06.09

8.供词

乌云,不打自招,
它哗啦啦的供词里,
充满了天大的委屈。

2016.06.10

9.轮回

雨落入大海,
水,还原为水。
像是生
奔赴
死。

突然,不再想成佛了,
干脆让我们堕入万劫不复的轮回吧,
只希望每一次,
都遇到你,
经历一场噬骨铭心的
爱。

2016.06.10

10.乌云谣

总有一朵乌云,
悬停在我的头上,
随时准备下雨。

狂风吹不走它,
烈日戳不破它,
只需你
轻轻“嗯”地
答应我一声。

2016.06.10

11.
晚上下雨,早上放晴,
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小芹说,有那么一两分钟,很大。
我睡得死沉,全然不知。
你生命中经历的苦难,伤痛,
也似这样吧?
你要舔舐净自己的伤口,
有时还要强颜欢笑,
若无其事地
在众人之间活下去。

2016.06.10

12.蝉蜕

初夏,林间捡拾蝉蜕,
而诗,是我捡到的
另一只,
真正的诗,抽身而去,
我得到的
永远只是诗歌的躯壳。
但我并没因此
丧失捡拾的乐趣。

2016.06.12

13.爸爸之味

女儿拉开我书桌的抽屉
说,我爸爸的味道。
我的味道?好奇地凑过鼻子
闻了闻,这分明是
木材和刨花的味道。
我说:难道我已经
变成了朽木?

2016.06.12

14.蝉鸣

初夏,林间闻蝉,
晨风飒飒,翻动树叶,
日光透过叶子,零碎洒落一地。
蝉是早蝉,个小,声细,
仿佛有许多银色的明亮的针,
在绿荫间缭绕。

2016.06.12

15.远离的人

酒桌上破口大骂,摔碎瓶子的人
把一坨腐肉称为国父的人
“神,天父,上帝,主,佛,大师……”不离口的人
脏字儿臭词儿性器官乱喷的人
留着长长指甲翘兰花指的男人
刚认识就让你买他产品的人
酒桌上拍着胸脯子许诺,然后
没有下文的人
俨然的营养学专家
……
(不断添加中……)

远离的人会越来越多,
最终有一天,
我也会被这些人厌弃。

2016.06.12




刽子手列传


◎晴朗李寒


0
我们,你!我!他!
都是杀死自己的
刽子手。

1.
刽子手,人头落地后,
他的手里——
还紧紧握着
那把嗜血的鬼头刀

2.
老刽子手被斩首之日,
唯一要求是:
用自己那把鬼头刀。
人头滚落在地,
嘴里还大呼:痛快,痛快!

3.
轮到刽子手自己被斩首时,
七十二刀砍完,头还没掉下来。
他破口大骂:操你娘的,
为嘛不用老子的家伙儿!?

4.
刽子手被砍头之时,
仰天一声长叹:
我他妈这辈子啊,
都是别人手里的刀啊……

5.
暮年的刽子手
隐姓埋名
南山脚下种西瓜,个大,瓤甜
东城集上卖西瓜,刀子快,生意好

6.
刽子手时常在夜半惊醒
冷汗淋漓,摸摸脑袋,
“嗯,还在……”
他总听见,黑夜的磨刀声。

7.
刽子手梦见:一个造反的革命党
刚砍掉脑袋,又长出一颗,
如此砍了又生,生了又砍
他不敢稍事停歇,直到在梦中累死

8.
老刽子手教训徒弟:
“哼!我砍下的人头,
比你吃过的馒头都多!”

9.
小孙子知道了爷爷
刽子手的身份
再也不让他抚摸自己的头
拍打自己的脖梗儿了

10.
下班后,刽子手
洗净了手脸,换好了衣衫,
坐在沙发上,吃爆米花,看韩剧,
一会大笑,一会流泪

11.
为了能嫁给刽子手,
城里这群最美的女人,
为干掉强大的对手,
不惜雇佣了冷血杀手。

12.
全世界的刽子手
都睡啦,都睡啦
可是为什么,
人类的头还在掉,还在掉……

13.
“大爷啊,没想到,
您手里的家伙儿那么大,
裆里的家伙儿这么小,嘻嘻嘻……”
怡春院当红的头牌翠兰
说完这句话没出三天,暴毙而亡。

14.
刽子手天天杀头,
他老婆天天吃斋烧香。
刽子手老婆死后——下了地狱,
刽子手死后——上了天堂。

15.
“全世界刽子手,联合起来!”
他们失业了,
走上街头,绝食,声讨,静坐,
抗议废除死刑法。

16.
打开卷宗,判官皱紧了眉头:
“马勒戈壁的,这刽子手
白天上班杀人头,
晚上吃斋,念佛,募捐,做慈善……
我真不知
让他该入天堂,还是下地狱?!”

17.
一个刽子手,白天抡刀剁人头,
晚上翘着兰花指,爱把十字绣。
一个刽子手,白天提刀剥人皮,
晚上粉墨登场,反串扮青衣。

18.
老婆难产,刽子手急得
屋子里团团转,孩子刚一露头,
他手疾眼快,一刀
斩下……

19.
“我手里的家伙儿,
是明的,
我用刀斧杀人;
比我狠的那些家伙,
杀人不用刀斧,
用舌尖子,用笔杆子……”

20.
“姆们家祖传三代
都干这营生,皇上信任姆们啊!
一声令下,贪官,杀!忠臣,杀!
奸夫淫妇,杀!贤士良将,杀!
姆们不管他谁,
他叫杀谁,姆们杀谁!
看见没?这皇上赐姆们的御匾:忠厚传家!”


21.
“知道窦娥不?冤不冤?谁知道!
处决她,就是我干的!
我操,哪有什么——
血溅白练,六月飞雪,三年大旱,
都是文人胡编乱造!
死啦就死啦!我只听说
后来,张驴儿
每月领取政府的抚恤金,
县太爷因破案有功,维稳有力,
得到了上级嘉奖,
升为楚州太守……”

22.
我是刽子手,我是夏尔•桑松!
“刽子手与国王一样是不能退位的!”
我们桑松家族200年里,六代
都是刽子手,
杀人,是合法的,祖传手艺!
从1793年3月11日至1794年7月27日,
502天,我执行2632次死刑。
我们的陛下,路易十六国王,
亲自改进了断头台,
不久,他自己就用这把“国家剃刀”
切下了脑袋;
那位捍卫“主权在民”的革命家,
罗伯斯庇尔先生,
他很长时间是反对死刑的,
但当他成为雅各宾派领袖,他说:
“谁感到恐惧,谁就是罪犯”
他把成千上万的人,
送上了断头台,
后来,也轮到了他自己!
历史就是这样,无论是路易十六,
还是吉伦特派,雅各宾派,
他们都一个个走上断头台,
而执行死刑的都是一个人——我!
夏尔•桑松!
那是一个血腥屠杀的年代,
虽然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但是
说实话,我的生活并不宽裕。

(以上参考《合法杀人家族》一书)

23.
“你说谁?阿贵?阿鬼?阿桂?
哦,阿……Q!不记得
这个人,那些年,你知道,
妈妈的,兵荒马乱的,
从菜市口,到古轩亭口,
我的活儿太多了!
倒是记得有个女的,叫什么
秋瑾,鉴湖女侠的,
真有操性,别的爷们临刑时
都吓尿了,她一个娘们
真是大义凛然,临危不惧。
对,我还记得有一个叫谭嗣同的,
行刑时,老百姓都朝他扔白菜帮子,
想变天,真是反了!
对,后来还有一个叫瞿秋白的,
一个叫李大钊的……
嗯,就是不记得
你提到的这个,这个,叫什么
阿……Q的!……”


24
你,这绰着手的看客,
也逃脱不了
刽子手的嫌疑。


尾声

黑色的刽子手,趁夜色,
磨着雪亮的鬼头刀,
天空晦暗,
血红的雨水,纷然洒落。
远处,传来一个女人时断时续的哭号。
一群乌鸦被惊起,
盘旋在沉寂的人类的上空……

2016.06.13~06.20
2016.10.23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