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布考斯基新译(19首)

◎伊沙



布考斯基新译(19首)

【美国】查尔斯·布考斯基
伊沙、老G译



《抓住穿过之机》


这人脚大,迟钝,一动不动
在我穿过过道时;那天晚上在谷仓
跳舞埃尔默·怀特菲尔德与大块头的艾迪·格林战斗时
丢了一颗牙;
我们得到了他的收音机我们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说,
指着我;但他们不知道
我是一个疯狂的诗人我斜倚在那里喝葡萄酒
并爱着所有的他们的女人
用我的眼睛,他们惊恐万状
由于一些小镇女生
试图想出如何杀死我
但是首先
可笑的
需要一个理由;我不能告诉他们
没过多久以前
我几乎被毫无理由地杀死
代之以,我乘8:15的公车
去往孟菲斯。

(1959)


《为什么你所有的诗都是人身攻击的?》

为什么你所有的诗都是人身攻击的?她
说,难怪她恨你……
哪一首?我说。你知道
哪一首……在你再一次的沉沦中
不曾离开水,你
无法烤出烤肉;我的女房东说
你很英俊她想
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破镜
重圆……

你告诉她了吗?

我能告诉她你自高自大
还是酒鬼吗?我能告诉她
我不得不选择你
又从你背后离去的时间
在你吵架的时候?
我能告诉她
你自慰吗?
我能告诉她
你认为
你是凡士林先生吗?

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总是爱你的,你知道
我总是爱你的!

好。某一天我会写一首相关的
诗。一首非常人身攻击的
诗。

(1961)




《快步》

我与我切开的手指一起来到可怕的疲倦之中冻僵了
我站起来掌着灯来到这墙纸;
他们把三个男人吊在街头市长醉于
可卡因,他们让受诅咒的舰队沉没秃鹫
抽着哈瓦那雪茄;好吧,我看见在那里某个沐浴的
美人儿切开了她的左手腕他们发现她时她已经
昏迷在她的房间里——或许抓出她的心
为我,但是我已经得以出城:我想我是一个
游手好闲的小子,一块滚石,但是我只是发现了一浏
                                            华发在我的
                                            左耳之上。

(1962)


《我想海明威》


我想象海明威坐在
一把椅子里,他有一台打字机
现在他不再触摸
他的打字机,他已无话
可说。

现在斗牛士已经无牛
可杀,有时我想
我已无诗可写,
无女人可爱。

我想象诗的形成
但是我的双脚受伤,有污垢
在窗上。

公牛睡在田野的
夜里,没有斗牛士他们睡得
很香。

没有斗牛士
斗牛士睡得很香但我睡得
不香。

我既不能创造也不能
爱因为某个时代,我拍击
一只苍蝇和女士,我是一条
老迈的灰狗不再
长牙。

我有一台打字机现在
我的打字机已经无话
可说。

我将喝下去直到早晨
发现我在床上与
她们中最大的妓女在一起:
我自己。

斗牛士﹠波帕,我明
白了,这是可行之
路,真的。

我望着他们带来
泥土落满所有早晨
填满街上的
洞孔。我望着
他们在柱子上
安装新的电线,昨晚
天下雨了 ,一场很
干的雨,它不是
一场轰炸,只是
世界正在完蛋而我
不能够写出
这一切。

(1962)



《鸟鸣声中》

我的夜晚的乌鸦的鸣叫
穿过沥青铀矿的呼吸,
也许各国增加了他们的税收
斧子在他的梦中发痒;
我的夜晚的乌鸦的鸣叫,
军队为跳舞穿起裙子
在街头,少女
亲吻水果填饱她们的肚子;
我的夜晚的乌鸦的鸣叫,
咕噜并呻吟着你的夏天的降临,
找百合茎的茬儿当
癌症之心烧伤爱;
我的夜晚的乌鸦的鸣叫,
鸟鸣在音符中,
我的祖国高大而坠落
岁月的锈
从莫斯科到纽约
徒增时间的恐怖
但我不抱怨
一万个亲吻
或者棍棒与石块
或者破碎的罗马
但我等你的音符,
我的手指刮擦着
这阳光照耀的桌面。

(1963)


《厄运当头》


如果你搜索一下
好事便包围了你
我记得这次是在德国监狱牢房
我们扣留了这个同性恋
没有女人的时间他们进来很方便
我们先把这坨屎打出去
然后我走到他四周
我们吸吮一个同性恋者的阴茎
在另一个同性恋者榨取他的时候
甚至于一个德国警卫进来了
带走一些人——这是一个怎样的夜晚!
那个同性恋者长达一个月无法走路
他射杀了一个夜晚
试图穿过电网
我记得哈里悲叹着
当他们把这男同志带过去
连同他头上的两个洞:
“我曾写过的最好的文章
去了那里!”

(1966)




《像一个苍蝇拍》

给总统写信
这是穿越
一切都穿越而来

某一天你将在大街上亲吻狗群
某一天你所需要的全部金钱都将
归你

这是如此容易,我们体面地行走或者
貌似疯狂
唱个不休
斟词酌句与哈哈大笑

快乐的耶稣小子
这个梦是如此亲近
你能够触摸它就像一个
苍蝇拍
在你翻墙工作面对葬礼
的时候

炸弹自身无关紧要
在你双眼出现问题之前花生花生酱蓝色知更鸟
撕裂
正好是
灯的构造与想法与步履所有的
大量的
成群结队
络绎不绝

一座巨大的黑夜的阴间
一条宽广的道路的地狱

这是如此容易

某一天我将带着啤酒走进笼子
坐下点烟
望着他
他将坐下然后哭泣,
400亿人民无声地凝望
仿佛天翻地覆
脊梁骨轰然
炸裂。

(1968)



《像那般》


银幕上最美丽的金发女郎之一
令人难以置信的乳房屁股大腿腰部
一切
在那轿车的碰撞中
令她的头颅正好离开她的
身体——
像那般——
她的头颅沿街
滚着,
抹了口红,拔了眉毛,防晒霜还在上面,
头发用印花大手帕扎起,它沿街滚着
像沙滩球
身体坐在轿车里
与乳房屁股大腿腰部
一切在一起
在太平间里他们把她重新摆放在一起,
把头颅缝回到
头上去,
耶稣·基督,用针缝的伙计说,
真是暴殄天物。
然后他走出门去要了一个汉堡、炸薯条
和两杯咖啡,
不加奶的黑咖啡。

(1969)


《操》


操这审查员
操别别扭扭的家伙
操操
操你
操我
操蓝莓灌木
操沙拉酱罐
操冰箱
操牧师
操最后的修女的三颗牙齿
操浴缸
操水龙头
操我的啤酒瓶
(但是当心)

操这旋涡
这烟雾
这人行道
这日历
这诗人这主教这国王
这总统这市长这议员
这消防员这警察
这杂志这报纸这棕色
纸袋
这蜇人的海
这上升的物价与失业者
这绳梯
这胆结石
这自命不凡的医生与订单与美丽的
护士

操所有的东西
你懂的。

干你的工作。

拔出去
开始。

(1970)


《花园树林中我五岁的闺女打来的电话》


嗨,汉克!
我还在爬树我还没有掉
下去,我想我将永远不会掉下去
现在……
星期二晚上!妈妈,妈妈,汉克正要来看我们
星期二晚上!我们能一起睡吗,汉克?
好极了!我们可以在晚餐前在沙箱里

你知道,我们把它清扫了,奶奶妈妈和我,
我们用水管冲走蜘蛛,我们
洗干净遮阳棚。只有一个地方
搞砸了……什么?我说,“只有一个地方
搞砸了”
它掉进角落
你和我可以挖开
那黏黏糊糊的东西
在那里……

(1970)

《两首不朽的诗》

关于一夜两首不朽的诗
是关于全部的我允许自己
写作的理由。
这是公平的——没有多余的
竞争。
此外,这是更多的愉快
买醉
比持久的
永恒。

那便是为什么更多的人
买酒而不是
莎士比亚……

不愿学习
除非通过酒瓶的
脖子
或者一个整齐翻滚的
瓶盖
而不是书本?

一夜两首不朽的诗
足够了……
当我听到这些高跟鞋
从我的门廊外
哒哒走上来……
我知道生活不是纸造的
还有不朽
但是我们是什么
此刻,就像
她的身体,她的眼睛,她的灵魂
进入这所
房间

打字机坐着仿佛一条被宠坏了的
憔悴不堪的,营养最丰富的
狗……

我们拥抱
在我们的人生
细小的闪光
内部

仿佛这台打字机
嚎叫
沉默。

(1970)

《太阳弥撒曲:灵魂:创始与向地性》


现在让我尝试
减小维奇喉咙的伟大:
为这时代了不起的男人能够
说出:
“幽灵,火花,纺锤形——船尾条带。
来自奥平辉绿岩的戈德卵孢子
铁砧!”
这是在
庞德、奥尔森、威廉姆斯,约翰·
缪尔之前
“普兰刨花侧面计!”他曾经写给我
我。
“在五角岩的胡须旁,”我回答
他,“你已击中了它!”
在愚人节我去意大利拜访他
他点状爪垫的控制力
从不将我留在怀疑的
沉闷中。
“风车。”他说,“颂诗——嘘!——玫瑰油黄芪。”

这是最后。我看见。他的。维奇
颂扬河口、隐孢子虫属、湿度计;
让他蜂窝状的好心
穿过恶作剧钟声大作
促红细胞生成素,也给了,在一美元中
沙沙作响。

(1970)




《鲍勃·迪伦》


这两个年轻人
从院子中穿过我
他们演唱鲍勃·迪伦
日日夜夜
用他们的立体音响

他们把那个音响
调至最高
这是一套很好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