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自己

◎路云

致白蜡树三首

◎路云



致白蜡树

穿过建湘路从西往东,
欢乐的尽头是一棵白蜡树。
相爱者心意已决,在光秃的夜里,
四顾无言。糊涂的大火,
未能清空昔日的恩怨,
多出来的生活漫延成碴土,
填满又一处工地。
浓烟早已四散,无辜者,
用虚火点亮爱热闹的路灯。 
古城在嬉戏中长出绿叶,
带给我一抹荫凉。有谁,
瞒着母亲,来到白蜡树下,
送给情人一吻?无人
在孤独的树下相思。我的白腊树,
祝福所有人,哪怕匆匆一瞥,
也可饱尝情意。时有骤雨,
把不相识的人捎到一树之下, 
简短客气的话,难以渗入树根。
或许同居一城,并不需要
敞露各自的心意,落叶卷走
催人成熟的火气。南风中我说过
一些稚嫩的话,胎气未干,
她们擦亮爱的领空。今夜晴明,
白蜡树不见踪影,她迁居何处?
莫名的气息再次拉近你我,
小巷深处,有一口清冽的呼吸,
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去爱,去死,去活过来。

2013/10/27


我的白蜡树

白蜡树,亲过糊涂的大火,
寸步未离。
我从另一场火中来,这火,
没有领空也就没有嘴巴。
白蜡树亲过她,蛐蛐亲过她,
只有你从没有伸出舌头, 
只有你,说白蜡树睁着大眼睛,
但愿我比白蜡树走得更倔,
更轻巧,更无踪迹。
火,终会冷却成火把,
直挺挺,举过头顶。
今天就是明天,明天就是另一场大火。

2013/10/28


星光夜夜照着白蜡树

也许,你会悄悄来到这里,
一路上想起曾说过的话,
温暖或冰凉。你加快脚步,
抢先坐在那块石头上,说,小二,
加水,然后把噎住的笑声
像烟头一样灭掉。
头倚靠在秋风里,什么也不说,
泪水交错,其实只有一条路。
有一次,我猜得不错,
你消失哪儿都不见,
当我来到树下,你破涕为笑。
转向灯投来匆忙一瞥,
它们看不见树以及树下的情侣,
星光夜夜照着白蜡树,
你知道,古城的根
是一场骤雨,临时搭好的帐篷。

2013/10/2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