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祭

◎叶蔚然





像我这样的人
活到四十五岁
心若冷却了
是不是在年轻人的眼里
就应该去死了
(——想起《楢山节考》)

我是人
别人是不是
也是人
别人疼
我是不是
也跟着

经常问自己 最简单的问题 当
我足够老
足够孤独

三月写诗
我还能写什么——对苦命
瞬间炸裂
化为气雾
苦命的人
说点儿什么

三月被烧焦的末端 玉兰花
绽放到绝望
三月被烧焦的末端
明月孤悬

——月球上也满是这样的坑洞
因为没有人的存在了

并不被理解为悲伤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