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黑棘鲷

◎弃子






 
《黑棘鲷》
 
请原谅。这已然
不可能的。
我没法参加你的分享会
我在一个叫
螺壳岩的地方
为了一条黑棘鲷。
它猛地扯住了
尼龙线。我能确信
那会是最后的
收获,不可多得。
但也一定是它拒绝了
是它的逃脱
在我屏住呼吸时。
在一次骤雨中。
那些打在脸颊的雨
我能感到
这个夜里
它们将继续在没有
灰尘的地方穿行,带动
我的尼龙线。
我仍能看到
尼龙线绷紧过的地方。
 
2019.3.24



 
《一封信》
 
一封简短的信
她读了又读
在电饼铛冷却的黄昏
紫跖草低垂的厨窗边
我能感到这个女人
正陷入忧伤
在一封信里她经历了什么
而当她又自一个日子里忙活开
我找到这封安放在
盒子里的信
只有简短有力的笔触
只有相安无事的告别
在一封信中

2018.09.11



 
《汲引》
 
抵达 应该是良夜
带来的一个词
是蝴蝶兰
扎根水泉旁
是在这时日中睡去
是蜂群
撤离了蜂箱
是身边的人睡着
是亲人
也是汲引
是一种宽阔随之
慢慢散去
是赤身穿过
速朽的屋子
是手掌僵硬地
捂住了一只橙粉蝶——
是良夜正进入此刻。
 
2017.4.6




《作废》

一直存在锁住的门
一直存在
没法抽出的盒子
年代不详
或不再透露
任何细节
所以它属于你
又不全属于你
或现在属于你
很快不属于你
所有(藏在里头的)可能
草拟的一份逃跑计划
很快就作废

2014.10.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