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拾间海及其他

◎俞昌雄



夜宿高罗

海醒着,水波荡漾在夜里
远处的灯塔因它而漂浮
渺小的村落在蠕动,那是高罗
偶有蝙蝠飞过,某扇窗子里的人
恰好忆起深渊里嘶鸣的金鲳
海是前世的海,陈旧
空茫,黑漆漆一片多像
村落里的人在梦中呼喊过的
海神,我躺在它的身边
肉体的重量正在减轻
夜晚拿走了它该拿的那一部分
孤独的树,废弃的船桨以及
缠绕中的渔网的反光
这是高罗,村落里的人把梦
装进透明的贝壳,要它
长鳃,在黑暗的弦上舞蹈
我几乎看见了这一切
凝结成块状的,软软的一堆
谁也动弹不得,可是
村落里的人早已习惯海的声音
那巨大的肺叶,顺从于夜的传说
如果站在峭壁的高处看
大海的黑反而小于门前的
雨靴,窗棂下从未挪位的浮标
它们的主人,鱼群般
潜伏于更深的黑暗当中
带着水气,将与蝙蝠互换晨曦
在一切变得更为宁静之前
在海的猜想中,在高罗
村落里的人都和我一样
把身体摊得平平的
如那等待翻卷的波浪,涌动
起伏,在夜晚的雪线之上
2019.2.9



观风亭散记

观风亭坐北朝南,边侧有
两棵老榕,垂须过地
过往的风时有重叠,裹着飞越中的
春光。多么美好的日子
你在亭边静坐,投影如风里
刚刚敞开的花朵的底片

亭上的飞鸟都不算飞鸟
机警,胆怯,它们和我一样
有着不可逾越的界线
你微咳,不同的叶片留下了
不同的斑点,只有风
可以辨识,我想成为的那一种

你是无数陌生女子当中的
那一位,有山水的轮廓
而命运的火苗耸动如老榕上挣脱的
蛹,春光无限,我突然明白
风可观,可捂,可藏,流萤尚未
依附,而身体早已化为异乡
2019.2.18



拾间海

只有你在的海才有窗户,也只有
你在的海,我才拥有十种色彩
只有你在的海波浪才能引来敲门声
也只有,你在的海
我迎面打开的才是那伟大的蓝

只有你在的海身体如光明的
居室,也只有,你在的海
我才能摸到深渊里涌动的红日
只有你在的海,十指生潮汐也只有
你在的海,心才会有归途

只有你在的海,我能看见风的
影子,也只有,你在的海
鱼群像星辰般闪烁,只有你在的海
那世间的水才得以加冕
也只有,你在的海它才有亲人

只有你在的海那十万顷波涛才算作
波涛,也只有,你在的海
我的黑夜与白昼才有了回声
只有你在的海,远方恰似一对睫毛
也只有你在的海它如诗一般发亮
2019.3.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