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饭袋下游酒囊

◎王西平





下河摸鱼,误入一个重复的动作
鱼在哪里,水草随思绪就飘向哪里
双手来回绞杀着泥水,一直向下,深陷地心
深陷窟窿制品的我

静穆而哀伤如锤
无法锲入那样的虚空,想象烤鱼在铁板上赢得了欢愉

火舌吞吐的烟雨太真,唯独描述一条河的文字太假
野性如狐,满纸跑狸,仿佛撞进没有窗户的房间
天昏地暗,一叶托付一枝,一花托付一春

刀子在燃烧,空气成为最大团伙
扼住歌喉里的甜味,如少女在镜子里翻检糖块
似小鸟在光芒吃透的黑芝麻中啁啾成烟
死亡貌如大神,加盖戳印的封条附着在黑魆魆的履历之上

暴雨中出走的人儿
我们就是热带河流中的上游饭袋下游酒囊



生生不息辣春韭

从垃圾里分拣出不同的味道 
其中被破钟声震颤的是苦瓷
从屋顶至上而下的是腐雪
抹布拴在铁肩上,真理迈向返乡的小岔道
遥远微甜,诗人微醉
哦,友谊的花儿远距离绽开,盲目入坠林荫地
陪送的人一拨又一拨
仿佛辣春韭生生不息漫过了小山坡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