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花帖(四首)

◎一树



菜花帖(四首)
文/一树

菜花三弄

那年初见,我似春风
你黄得,恰如邻家小妹一般
我欲上前搭讪,你却一溜烟似的跑远。

再见你时,斜阳如盖
你黄得像一场经年疟疾
我呆了,如一尊腊塑的后主。

唤一声,我的菜花,百榨犹黄!
愚兄已当了玉佩,请了名媒
将你托付给,那位名曰春雨的胞弟。


菜花节

一万亩菜花聚在黄河之畔
恣意泛黄。
四方游客手持各种“摄器”
大举扫黄。
革命与反革命暗通款曲。
春风趁乱,在水湄和云端
订下不平等条约——
菜花儿再寂寞,也不许擅自睡去
拈花者再辛苦,也不许擅自老去。


菜花外传

有多少初见,便有多少
黄花扭捏。
东风用力过猛,不得不垅上折返
使用倒序——
噢,如此潦倒的暮年!
失了金冠的王与后
掸去衣襟上的花粉,开始
琢磨吃喝拉撒,并暗中劝退
身边的烈女和义士。
在野的菜花如贫下中农,重新
被压榨
成为货架上叫卖的一桶油。


卸妆的菜花

胃胀的我照例去野外消食
菜花的黄,比麦苗的青还随意。
四月正在缴械——
散落的鸡粪如哑雷
黑瘦的苍耳如远古的狼牙棒。
透过空荡荡的棉桃
有孕在身、钗裙凌乱的菜花
仿佛窥见自己的暮年――
饕餮食客的餐盘里
正挤满被转了基因的,春的遗腹子。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