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340-1351

◎秦匹夫



泥沙集1340:细雨中

细雨即是。细小的
毫毛一样的。不被重视的
被忽略的。存在
然而当它们形成了规模
当无数细小的毫毛一样的东西
当它们密密麻麻地飘落下来
当它们无声无息地
如同黄土地上轻飘飘的姓氏
如同那些无名氏的微不可闻的控诉
当他们一层又一层
仿佛我身体里所有细胞的伤悲汇聚在了一起
我终于听见了它们的呜咽
和体内逐渐崩塌的声音

泥沙集1341:梅吉和李敢

背着包。先见到了李敢
我擂他一拳。他推我一掌
在饭店里。又见到了梅吉
拥抱。欢笑。入座。饮
今日早晨我才认真打量这个地方
川西平原。草木欣欣
我竟然梦幻一般来到了这个地方

泥沙集1342:入川记

少不入川。我入了
从汉中出发
两小时即抵川中央
川中央是一个大城
据说美女如云
但是没有见到呀
城中与友不识北饮了一大盅
地铁口别。去都江堰
夜与友李敢和梅吉畅聊
翌日游油菜花园
夜复与李敢冒雨沽酒
踢踏雨花。衣与鞋皆湿
晨起返。出川。继续修鞋

泥沙集1343:三月下旬的一天

他在那里存在很久了
仿佛。被一种物质所郁结
他的周围空荡荡
这是三月下旬的一天
光和噪音从比较远的街道上赶来
到门口就无法靠近了

泥沙集1344:当什么都停歇下来的时候

当什么都停歇下来的时候
寂静里仍然有嗡嗡声
仍然有什么在冲撞
似乎是。在一个更小的世界里
战争或者纠纷仍然在继续
仍然有一个人
在得不到爱情后。在呻吟

泥沙集1245:声音

仿佛是。什么都能发出声音
踢翻垃圾桶。拳头擂击在桌面上
甚至是。邻居店铺卷闸门剧烈向下滑动
然而这些并不能驱赶走什么
反而在扩展。增强。加剧
这些粗暴的。类似于肉体撞击的声音
反而使一个人把头垂得更低

泥沙集1346:寻。不遇

正在修理一双鞋子时。发现上面没贴标签
不知道是谁的。也不知道付过钱没有
这使我有丧失收入的风险。于是我停止修理
开始回忆昨天送鞋子来的。每一个客人
一个胖子。一个老年妇女。两个结伴而来的女人
他们络绎不绝。我让他们站成一排
挨个巡视他们。检视他们的动作和手中所提之物
他们大部分都是女人。其中有几个还挺漂亮
不过我不能停留。闪开闪开。我继续向前
但是徒劳。当我走到人群尽头
那个人并没有出现。那时天已黑透
空荡荡的鞋店里。我看见自己坐在一堆鞋子中间

泥沙集1347:我们

我们。就是你和我
就是。两个造物主
当我们紧紧相拥
依然一望无际

泥沙集1348:亲爱的

亲爱的
这世间有两样使我明亮
一个是诗
一个是你

亲爱的
这世间有两样使我昏沉
一个是酒
一个是你

泥沙集1349:上帝坐在镜前

上帝坐在镜前
看见镜子里面他变化出的人类
按照他制定的规则机械地活动
杀戮。阴谋。发财。交配
如同转木马。一圈一圈地周而复始
――真是愚蠢的东西啊
上帝越看越烦。忍不住咆哮起来
上帝之妻走过来。扶着他的肩头笑道
――亲爱的。这些东西不正是你自己的心灵映射吗
――别烦了阿帝。我们亲亲嘴好吗
好吧。上帝起身。搂着娇妻离开镜子
镜子里依然在杀戮。在上演愚蠢的闹剧
上帝之室则荡漾着美妙的春色

泥沙集1350:将向梦里行

和她分别后。我们约定梦里见
这听起来很荒唐。谁也不知道梦在哪里
有多远。但我还是决定前往
和以前每次远行一样
治办好行装。心里默默念着
摆手说一声走了。现在我闭上眼睛
头也不回。就朝梦里行去

泥沙集1351:钟声

钟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可以确定的是
有一个地方存在一口钟
现在它正在被敲响
它发出的低沉或
凄厉之音正在黄昏扩散
我们没有看见这口钟
但是又仿佛看见了
通过钟声。我们似乎看见了
一口厚实的沉默的钟
在被击打。在震荡
它摇晃着。似乎即将破碎
在田畴上。在咖啡馆里。在酒桌上
我们都暂时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动作
我们沉浸于这黄昏的低沉的凄厉的钟声
但是这不会太久。当钟破碎
当敲钟的人不再击打。当钟声消失的时候
我们又会醒转。继续手上的活计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