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抗……

◎刘会子



1.
我对抗睡,几乎像对抗死亡!
从床上升起我的清醒立如一棵树
疲倦之斧,挥向分叉的手和臂
砍伐我在皮肤里瑟缩的腰身

我不敢躺下,就像不敢
把脖子伸到枕头柔软的刃上
那睡眠,就像大地对死者的深埋
噩梦的石棺里,没有复活!


2.
他在年纪推出的露台上
做着可怕的游戏: 垒我们的名字
像积木,像金字塔,然后一口气吹倒!
 
我们鸡蛋壳的头,生和死的发辫
双腿像人偶一样填充悔恨的棉和希望
刚缝制完就拆掉,拆了又缝他缝了又拆
——我们是疼痛最出色的玩物!
 
他命我们娇艳,佩戴伤口的花环
为风干的乳房分发满足的小小罩杯
给指甲,打造一副铁青的王冠
——死神的假面舞会,我们最耀眼!
 
那日子对果实的咬嚼,属于我们
从这边,或那边,如同铁轨上的花
时间隆隆驰过;如墓风般起伏着
在我们憧憬日渐暗淡了的面色之丘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