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环

◎刘会子



一《灵环》


          无人再是那说话和讲述之人
                     ——献给勒内·夏尔


1.
弥留之际,一眼就能被望到的尽头像晦暗中不时荡出的吊钩子无处不在。我躺在寿期的床榻上,被恐惧夜夜分化……

乌鸦,请伴奏我的无名指!
让一次统治,岛屿般升出身体!
请知觉,从它们最后一次布施的光芒里
归还因我的触摸曾经无比丰饶的事物!

竟是我的所求再一次把我射向虚无。


2.
灯灭了。呼吸的浅流顷刻间被一道肉闸拦住。架进我胸腔里终结构筑的水车缓缓摇着,时日已停止激斗。

"我在别处还会沦陷吗?
如果,我隐约看到的一天…………"

未能吐出的遗言,几乎像一柄悔恨从一生里不断持长的剑断在吼间。

现在,我已彻底没了温度,变硬的筛子惊雷般一掷,被投出人世。


3.
永恒几乎不比生命更长!*

唯有象征之眼更长久地动荡,在另一种存在重又划定时间的一片贫瘠之地……


4.
"她拒绝审判,她称地狱般明亮的往生炼游里用以歌颂的肺腑早已抵达天顶....."


5.
当天使血淋淋的手收起一阵渔夫那样短促的活捉以后......

猛然间,我感到冷!

要有的光在极低处正笔直地切入我的世界,而母亲般经分娩弱化的第一声北方吹拂之下,喧嚣地走来了,那些为朝我身上检验土壤而被镰刀的手柄所把持的拓荒人。

第一朵在熟睡中因肌肉收缩而保持的新生的微笑!


6.
按下回放键,头脑的黑白剧场中正慢退一出已无任何悬念及惊险的童年默片–—––水下逃生。

所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都赶来了,以鳞状的残留它们贴附并很快地封锁我的周身。昔日壮阔的冰层开始呈现,沿着回忆为我所滞留的曾被一尾刀鱼激荡起来的湖面------

是的,我是被自己的脆弱性又一次推入死局的人质。


7.
待字闺中,我在珠帘里穿梭,如飘忽不定的铃铛花。

一身大海火热的长袍,我的心消隐则如暗礁。

我编织哀鸣的发丝,做自己黑夜的嫁妆。



8.
那门目光转动如炮,远离故乡之人徒劳用脚步扩展边界的围场。

这一行,会否终止我的流亡?而那个词,会懒散地出现在哪个房间,哪张被用旧了的餐桌上?升腾如递进手中的咖啡弥漫的热气将我的脸完全俘获-------

清晨鸟鸣的合唱团,被一挂鞭炮骤然驱散。

“家”,终于开始向我掘进如一把暴力的节庆之锹。



9.
爬出绝望之齿咬合的深渊,猩红与乌黑的伤口在高贵的身上闪耀。*

我不再依附神谕,将双手从祈祷的枷锁中释放。这张暗无天色的脸,将不再通过希冀之电的捶打而促发任何狂喜。

哦!我疏浚时间的泪水,并掌握它的节奏,创造出一朵玫瑰。



10.
沿着一行泪,
在爱情和婚姻接壤的金色沙漠中,
盛大地穿行着我们女人组成的驼峰队。



11.
我端坐,稳固无数假我群起的心之殿,滚滚如正午叨光的草军逼至膝前……

我将是那动荡中被造就的人,以此修复我统治荒诞的女王冠冕。



12.
如何让一粒灵感的种子,从无养分的大地里生根抽芽,在它终于结束了被感觉的季风四处驱遣以后?

我已砍伐自己,用想象力打造一把苦涩的椅子。

空椅子!现在轮到我永久缺席……




二 《静止的运动》

 
1. 花瓶
 
玫瑰的灯塔
在眼睛之外旋转
它流通嗅觉的大海
扭打万千手臂的芬芳
它用浪同虚无交战
 
 
2. 武器
 
寂静是每一分钟
都在受到冲击的堡垒
 
直到破晓
-----断了腿的女战士
一柄烟的短剑,寸不离手!
 

3. 台灯
 
与其说是爆裂的目光
不如说是思想和它悲哀的头脑
 
与其说渴望的头发,
不断落下。不如去说永恒
忍着金黄的鼻息,直挺挺地
 
站在阴影敌围的灌木丛里
 
 
4. 短诗
 
是语词停顿的潮汐!
是句子收起的,闪电的步伐!
是节奏,戛然地终止
      ———流向的万千!
 
 
 
5. 性别
 
我忍耐它,像一双硌脚的鞋。
 
我已走了很远,还能更远!
还有更多的地方我至今还未抵达
 
          -——通过血的道路
 

6. 来信
 
宛如倾诉的河
慢腾腾地,流出沙石的喉咙
 
宛如写在大地上
你的话语像草丛在夜里涌动
 
字里行间
疾风一样,迂回的
是你那些难以平息的情感
 
从睫毛打开的栅栏
从词汇窒息的小径
我进入你灯光笼罩的花园
 
 
7. 睡眠
 
睡眠,开辟峡谷
气息抒放遥远的昏暗肢体
梦,几乎是液态的光
将我们岩石的血肉渗透
 
 
8. 清晨
 
窗户外面已是清晨
我感到,如此多的声响
从轻悄中向我走来,走近……
走进我仿佛一面池塘
 
想象一下吧!
它们都带着怎样的乐器?
怎样在半明中,重奏城市的交响曲
而我是唯一的听众
 
 
9. 节日
 
喧哗,如牛群
在我听觉延伸的辽阔平野上
    ——垂着头吃草
 
在黎明,它们无忧地
——吃着忧伤,从我泥土的心上
 

10. 性
 
他们凝视,透过绒般的气息
在彼此水的身上划桨 
 
长久、他们长久地抚摸
目光,恰如双手,行在丝弦之上
 
他们呻吟,宛如旋律的交织
宛如两排波浪,明亮地
       ——推动着大海的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