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烹花煮蕊录(八首)

◎莫卧儿





◎ 暗夜中的苹果花

那黑暗中的洁白之物
必将生者覆盖
让死者芬芳四溢

它们把脚印
镶嵌到幽蓝的邮票上
体内的火苗随呼吸
在星空下忽明忽暗
这些并不影响巨大的树冠
看上去像一座城郭
也像白天的某副人脸

出于对路灯担心的回报
幼小的芳香出来散步
总是很短一段
就把权利交给身后
戴尖帽子的大鬼
如果后半夜还要提着灯笼
搜索游荡的魂魄
理所当然有了替身

要是风把花瓣吹落地下
它还没有想好
是深入黑暗
寻找隐秘的来处
还是循着树干重返枝头
辨认刚刚出生
像眼睛一样的伤口


睡莲情色学

如果说有无数根细小的手指
触动了空气的阀门
使眩晕一阵大过一阵
没有人会表示异议
毕竟很多时候
只有当周围的光渐渐暗下去
一些事物隐退
另一些才会真正显现
不用急于在浓密的花蕊阴影中
颤抖着找寻出路
只要愿意,其实也可以
试着向莲茎学习柔韧术
以及如何坚挺于时间的黑洞
谁能准确说出
睫毛与眼波
相比雾气与水的差别
想要一探究竟
不妨轻轻推开那道虚掩的
粉红窄门
那里
雪白浑圆的世界正从氤氲水汽中
冉冉出浴


蜀葵有秘密

截截向上的花茎
让你没费太多力气就攀援至
蜀中童年
在它们盛开的空地上
青草更像是钟盘的底色
空中,几只蜻蜓充当了时间刻度
转动的朵朵漩涡
你其实无意分辨其间
隔了几个时空
或许蜜蜂知道答案
它总是灵巧地抽身于局部真理
转而投入更加宽广的迷题
至于阳光想要探秘
必须先克服自身在花叶间投下的阴影
才能接近那么一小步
不可否认的是
有时当你极目看向天际的云彩
就会发现大地上的事物
时常也会被莫名的力量允许
在另一世界出生


◎卡瓦娜

是的
这样的发音很快被挫成
坚硬的问号
卡瓦娜
你忙着寻找冬天的入口
在大雾中撞见了自己的名字
哦,卡瓦娜
你的舞裙呢
你的口吃呢
你忙碌的心跳都给了
忘记你的嘴唇
卡瓦娜
你从哪里来
摸到夜的灯笼了吗
你是否打算撕开星星的伤口立即逃走
卡瓦娜
一无所知多么美
寂静中的暴力多么美
直到绵延的花香铺成脚下红毯
趁刚刚诞生的还未逝去
卡瓦娜
你会发现那比天边还远的跑道
依然不是最远的源头


雏  菊

银河里的星星在春天
时常因为决堤改道
奔流到地球上来
地铁十号线安贞门站口
她遭遇了一场小规模瀑布
怀抱刚买的雏菊
和怀抱洋牡丹的女友
肩并肩站在电梯上
轻松倒带回二十年前
高中生的单车
摩擦着地平线的睫毛
小野花雾气一般弥漫在大裙摆间
再没有比意大利做经线
地中海做纬线更诱惑的网了
面前Lancome广告牌红唇的弧度微妙
泄露是否需要挣脱网绳
成为这个时代的悬念
而春菊、延命菊、玛格丽特之花
这些孪生名片听起来
比季节更有说服力
地铁站里的她们
有着重新觉醒的胴体
只等一节呼啸而来的车厢
插入锁孔,咔哒一声
秘密机关洞开


比如萱草

天鹅细颈溜肩儿
它们翘首以待的身姿
让你怀疑有人不那么厚道地
搬走了温情脉脉的背景板
花冠幽深如眼神
如果不曾与之对视
未必能够分清沦陷其中
与背道而驰的出走
有何细微差异
有一会儿你恍惚于整齐朝上的花瓣
燃烧蔓延成金色火海
每朵都咝咝响动
吐着蛇信
蜜和唇的纠葛
使身体无法再挪动到这幅画框之外
就好像它们轻歌曼舞
无所知晓地摇曳于水泥与钢筋的
合谋

          
◎茉莉的眼睛

山间坡地,园林中,
云端之上,心深处
这柔软的弥漫一路蔓延
洞穿绿叶织就的帘幕
犹如洞悉雾中
迟疑的真相
有时,来自杯底的仰望
甚至把后半生都交付给自由
任气味引领它上升
于时空中飞翔
就像此刻你坐在对面
犹豫地端起茶杯
只因嗅到空气中某种莫名的坚定
而我曾在南方清晨
透过昔日窗纱看见它双肩
被雨压低,仍仰起
洁白的面庞
由此记得
盈满泪水的眼睛


◎与栀子对谈
 
为何如此洁白
白是通透,虚无,包容万象

为何芳香如此绵长
从遥远之地而来,今生愿循迹归去

你的恋人去了哪里
在大海上,在天空中
在每双和我深深对视的眼睛里

不怕暴雨的冲击吗
每一滴雨中都藏有众多自由的精灵
我们相拥取暖

不怕从花园中被掳走吗
我向往一个灵魂邀请另一个灵魂的畅游

为何花期匆匆
肉身腐坏前,必赶赴下个时空的生死约会

晚安——
在梦中,我们会遇见崭新圆满的自己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