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涯 ⊙ 杜涯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秋日之诗

◎杜涯



《秋日之诗》

秋天,山峰向碧蓝的天空里高耸
我似乎听见它温和的问话:“你还在
那里吗?你是否还记得自己是谁?”

一棵槐树或法桐亮出了黄叶,像词语
一年一次,它用油彩写出印象派诗歌
在缭绕着轻雾的安静原野上

天穹辽阔、寂静,向远处的深邃里漫去
我望着那里,一如往日所有的凝望
我听见自己含泪的声音:“你在哪里?”

一生,我都在大地上行走,在夜晚寻找那颗星
当我在许多个晨曦中醒来,霞光照在河岸和树林中
又一次,我在你的庇护中向着未知起行

而今,天空高远、深蓝,像亘古中的每一天
我已得到肯定的回答——一切的群山,群峰上
的寂静,一切的朝霞的光芒或忧郁,我们明天相见,重逢

别了,大自然;别了,永恒不变的黄昏处的影像
我多想留在树丛边,仰视你时空里的永在庄严、沉静

不可挽留地,树木的黄叶哗哗地落下
而一阵秋风却从空中带着音律吹过
像谁的安慰之手,轻轻拂过万物的哀愁

2016.10.


《秋颂》

我想去到那秋天的树林
它就在郊外,几百米远的地方
一年一度,它在原野上涂抹油彩
把大地变得深沉:秋华也似布面油画

夏天还未走远,空气还在街树间游荡
而枝叶的颜色却已悄然改变
多少个清晨当我醒来,听见窗外的树叶悄落
“啪嗒”的声音在地面轻响,又被风吹散

银杏树也披上华美盛装,在街旁,在公园空地
和广场,它们总与绚烂的白杨、法桐为伍
丰盛的秋天,馈赠的秋天,你给了
银杏、白杨、法桐们多少光荣高贵的时光

而在原野上,树林已日渐浓郁
杜鹃鸟的啼鸣变得安静、圆润,一日长似一日
不可阻挡地,秋天的阳光照进林中
树林一日日地坠入安静、斑驳、疏落

我想去到那里,去到那浓郁的秋天
我知道,我们的时光、生与死的秘密都集合在那里
而我将去到:当树林宽阔、层染、温软
当阳光照在林中,安静的树林中光亮斑驳

2016.10.

 

《雪日》

我的世界里有一片星辰
在头顶的无限远处,它银光闪耀
当雪在大地上纷扬地落下,我站立窗前,倾听到一种
辽阔的苍茫:雪落在时光里,雪也落在我的星辰上

我的世界里有一架钢琴
它弹奏永日里的簌落纷坠
它弹奏树林的萧瑟,天空的寥落
当河流在远处蜿蜒,它弹奏河堤上的那阵白风

我的世界里有一带山峦
它在远方起伏,在冬天里白雪皑皑
有时我在人群中忽然停下脚步:我仿佛看见山峦,它在远方
银白一片,沉静,冷寂——它在风中等待:等待我

我的世界里有一片雪原
在树林的那边,它有着千里的澄明,千里的寂静
当我站在雪原的这边望向它未知的远处
我听到了那漠漠中肯定的回答

雪日里的大地犹如白色的盛典
而我已愈来愈肃穆:在落雪中,在苍茫温润的远处,那隐匿的
永恒的世界已在雪中绽放、显现,在雪中它着理想的映像
在雪中,它如天宇之心:光明、沉静、辽阔,趋向圣洁,趋向完整

2016.11.23.


《我在秋天里认出……》

我在秋天里认出你的形象
在寥廓天幕的纯蓝里望见至高和庄严
当你的影像在一切的丰美、绚烂里显露
万物也将永恒的美作为尺度

我犹疑在自己的有限中
犹疑在十月的树林和草木边
我执着于自身的短暂
时常看不清事物的长久和接续

但是,秋天却准时地悄然而来
我出门,看见叶子在树梢上斑斓
听见秋风吹在世界上,天际明亮
于是我知道:你在

时光严肃,所去之处深不可测
法桐和银杏树上挂满即将下坠之物
而你在,在万有之上,也在万有之中
于是我有别于所有坠落之物,单纯地上升

那未知世界仍在远处闪烁,它遥远又
幽明、飘渺,但我依然向往,伫望
而时间也会在秋天里宽广内心的法则
在所有的必须流逝中,把那简单之物留住

2017-1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