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尺蠖蛾

◎弃子





 

《横贝溪》
 
能听见空气漫过车毂的声音。
一辆银灰色车子滑行着,
在进入山间平地和松林前启动过一次
随后又熄掉了火。
车里的人可能到过山顶
见过无声的瀑布
如果他们跟随横贝溪
深入积雪的领地,或许还能望到
一处遥远阴晦的海面……
而我将让出一条路来,在他们
经过我之前。在经过时
一张缩在领口的中年面孔
像是睡着了。我不知道从这儿到山顶
还要多久。我不能问
可能到过山巅的人。
 
2019.3.7




《你在白天会收到一朵矢车菊》

 
夜里的花都已开过
只有这张
矢车菊图谱
还留在我手中。
时间久远
我已记不清
信中内容
只有矢车菊
一种淡蓝的花
你说从未
见过它的模样。
 
2018.2.3




《一个托马斯的梦》


墙壁是雪白的
绿色的屋顶
半岛以樱桃树
丈量了寒意
像一种慰藉
抵挡着阴沉
而高大的是身影
在墨绿海上
像一个远洋司炉
正倾倒出煤块

2018.3.17




《即景》


在阳台喝一听啤酒已是
夜里九点。
邻居前天搬走了
屋里的灯(
想必是忘了关上)
还透出三楼阳台——
狗脊蕨一样旺盛
的植物  仿波斯花盆
海钓箱连同一些
旧家什  不知去向。
但总有点什么
留了下来
白天见过的两根细锯条。
椰壳风铃。
一本失去了形体
的旧辞典。
我知道有一截钥匙
断在了锁孔里
房东最终只收走了一绳串
节日彩灯
并清掉了洗衣池边
几支广玉兰的
枯叶。

2019.3.8




《尺蠖蛾》


是时下突然的阴暗令你打开
屋里的灯。
而当我感到哪里不对劲
你已惊叫起来——到处是
白蚁,在桌布和地板上
(刚掉落的翅翼似乎还动弹着)
它们一定以为这是个避难所
一定是猝不及防时 又弄错了光源。

但一只尺蠖蛾并不这样
它学会了在光亮的边缘一次次
拍动着,像学会了等待——
在旧衣柜镜前收拢好翅膀
(尽管还有些许颤抖)
当我用一块破布抵住玻璃门下
的缝隙,起身时看到 外面
柠檬桉正经受住一次狂风。

2019.3.14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