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 | 望向神性村庄(五首)

◎术香






望向神性村庄
 
远离村子的地方,
我们望着村子。
谁家是红瓦房,
谁家是麦草房,
谁家门前栽着槐树,
谁家院里枣树成行,
谁家炊烟袅袅,
谁家鸽子咕咕……
 
一一想起,
一一品味,
一一揉进记忆,
生成多幅画——
多座山耸立,
多条河流淌,
多种牲畜奔跑,
多块田地金黄……
 
村庄在一幅画里生长,
在一幅画里怀旧。
一把农具,
一个粗瓷大碗,
一排燕子的小巢,
一条溅着泥浆的小巷,
一座长满荒草的老坟……
足以让村庄流泪或欢笑,
让村庄低入尘泥或高入云海。
神性村庄呵。
 
村庄紧抱不放,
抱着所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
无论去了哪里,
走了,或形式上消失,
都在这亘古不衰的怀里。
 
 
明媚飞舞
 
金边云彩走来,
丝丝细雨,
不紧不慢地赶路。
 
每一朵花笑着,
每一枝柳摆着,
没有什么影响到它们的心情。
我站在花前,站在柳前,
明媚飞舞。
 
仿佛谁在轻唤,
呜呜,呜呜。
燕子呢喃,
麻雀啾啾,
压不过那声音,
细长的声音,
在风声雨声里,
久久不息。
 
缘着声音西寻,
声音却到了东边,
缘着声音东寻,
声音却又至南边。
捉迷藏一样的轻唤,
愈来愈清晰,
一个画面徐徐展开:
桃花朵朵,麦苗青绿,
油菜闪烁灿烂的黄。
父亲站在其间,
挥笔向天,
白色幕布无边无际,
太行绵延,洹水奔涌,
横水镇的石拱桥,
刘家屯文昌阁……
父亲画好了,
父亲走上云,
所到之处,呜呜——
呜呜——呜呜——
 
人间的语言,
人间的字句,
已不是父亲的。
父亲用父亲的语言,
对他在过的地方,
表达深爱。
 
 
必定有一个村庄
 
未竟之地,
必定有一个村子,
绿树掩映,鸟语花香,
人们走家串巷,
轻言细语,相敬如宾。
人们只来不去,
人越多村子越大,
一年,两年,十年,百年,
老房子、老物件都会笑。
看树叶,树叶笑,
看昆虫,昆虫笑,
笑可以充饥、解渴。
 
笑,在阳光下生长,
笑,在月光里开花。
人们休闲于笑中,
喜庆于笑中,
祈祷于笑中。
笑是一种元素,
存于指纹,游于血脉,
化成灯笼挂满屋檐。
 
这笑着的村庄啊,
是我疲惫时的客栈。
 
 
异想风铃
 
碎石悬于空中,
木屑悬于空中,
被风吹动,
都会唱歌。
有的脆响,有的木讷,
甚至没有声音。
可是,它们都可以叫风铃。
 
招魂也罢,预测也好,
高于大地,高于人心,
高于人间万般喜怒哀乐。
风铃独立,独特,
它护着自己的身体,
护着灵魂,
任游于天空,
声音被风收藏。
 
寂静山野,
抬头望,
天空晴朗与否,
声音似鱼儿,
东奔西窜,
影子在影子里,
欢乐在欢乐里,
乐此不疲地游啊。
倘若伸手,
定有一声属于我的声音,
溶进指纹,
溶入血脉,
凝聚我业已散落的心事。
 
 
一截树桩
 
树桩不是树,
它只是一物。
 
灰色树皮全部剥落,
所有疼被风吹过,
所有感觉被雨淋湿。
气泡隐形存在,
向着天空,向着树的方向,
闪着血色光芒。
 
有蜜蜂飞来,
有燕子飞来,
有蝴蝶飞来。
落在树桩,
如落在未来的虚空,
没有蜜糖,没有粮食,
没有树汁草液,
血与空的交汇。
 
树桩抱不住自己,
树桩捂不住自己。
谁动它,动吧,
谁敲它,敲吧,
谁锯它,锯吧。
树桩的魂逃出树桩,
树桩的心飞出树桩,
悬在空中,浮在水上,
听树桩受虐,
看树桩受刑。
世间万物,谁是谁的?
谁都是谁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