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与知识不过是两名串供的强奸犯

◎丁丁



关于结婚

 

 

差点以为这世界

只是整容失败的神明

 

一开始我们就心怀鬼胎

都明白彼此想干什么

 

你无非要以卖淫权

换取我一生的负债

 

我也不过用虚幻的资产

中你永久卖淫的标

 

哦  我们本性如此雷同

但最后还是不可能

 

 

 

 

小确幸

 

 

白昼的光辉如此彻底  我却感到慌乱

智慧下台  邪念执政  理性的

刹车片断裂  欲望已经停不下来

我想犯罪  想攻击  想破坏  想报复

这闲置的身体  被上帝之光引诱

踏过危险边界  扑向迷失的深渊

人性的暴动眼看就在幽暗的领土上爆发

幸运的是我还有伟大的黑夜可以把握

它静穆而神秘  那深沉的气质

拯救了我  所有念头冷藏在头脑中

并未付诸实际  我仍然从容安适

在星期六晚上  六点半左右

 

 

 

 

在故乡流亡

 

 

一时间  观念破碎

家庭成了最陌生的存在

父亲如此幼小

可笑地含着无知的奶嘴

吮吸复杂世界的色情

儿子汗水和毛发太过浓密

渐渐俯身成为野兽

带着孤傲的嚎叫

撕裂的疼痛不再允许我们

彼此托付  没有了归宿

我们就在故乡流亡

 

 

 

 

证词

 

 

又回到我的笼子

疲倦地阅读幽暗的火炉

又勃起烟卷儿

挥霍虚妄的快感

祈求的闹钟已经响了

我却开始戴上眼罩

开始申请寂灭

 

 

 

 

活着本来就没有意义

 

 

“活着本来就没有意义

“但你又不能死”

“最终能够留下来的

“也就木郎”  张夜说

谁也没有想到

这两句话都被同一个人

反驳了

用她荒凉的灵魂

用她寂灭的肉体

只是我们这些

严肃的嬉皮士

并不理解其中奥义

直到现在我都

怀疑这首诗的合法性

 

 

 

 

痕迹

 

 

我粗鲁的举动冒犯了你们

热情注视我的人

我冒犯了你的真诚

冷漠者和路人甲

我冒犯了你们精致的话语

 

但我绝不乞求宽恕

 

 

 

 

潘金莲

 

 

1

你无意中命名了

历史的幽暗

权力与知识

不过是两名串供的强奸犯

你用你的黄金之躯

执行你的无力

 

2

在众多的目光中间

你是陌生的危险

有人用婚姻羞辱你

家族的深渊使你眩晕

 

3

搬到新的洋房

你也无法抗拒

回忆的窗台上那些蛛网

短暂的欢笑在你脸上闪烁

但在欢乐的复调里

虚无才是主音

 

4

你终将毁于你渴求的彼岸

你会开着全新的奔驰驶向车祸

 

5

那些不好笑的段子真可笑

 

6

当你开始放纵语言

他们又假装正经

好奇引你进入本我的舞厅

看见自己光束中扭曲的脸

 

7

在隐秘的底部

你也曾懊悔

 

8

迷惘存有你的通联地址

他总是深夜来电

或者周末找上门来

 

9

命运已为你备好刀子和结局

你只需在嚎叫的同时

伸出脖子

 

 

(观罗卓瑶《潘金莲之前世今生》有感)

 

 

 

 

一些词在我体内坍塌

 

 

页码  注射  美学

我迷恋这些被现代之手

搓出包浆的词语

它们闪耀着腐朽的光芒

 

有时我又羡慕

那些朴素的叙述

譬如刀口

由于落在腿骨而卷边

事理的澄明

得到了坚硬的显现

 

但我怀疑前者

藏有易于把握的谎言

后者又伴随着

可怕的自我繁殖

于是一些词在我体内坍塌

 

 

 

 

抄袭

 

 

我拍什么画面都不会

拍天空

每次半夜看电影

眼睛就睁不开

 

这话显然是

我对周星驰电影台词的

一种抄袭  原文如下

 

“我做什么生意都不会

“做电影

“星期天电影院一个人也没有”

 

抄完我就后悔了

因为原文

那种自我指涉的深度

我并不具备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

他的电影将要永恒

而我只能腐朽

就在抄完之后

 

 

 

 

一把伞

 

 

一把伞

落在我的鞋柜。某人某时

雨水。我

不得不(骗子的话语)

撑开别人的神圣

折断。必然的意外

当主人问起时

惶恐才弹中我。怎样

解释?也许伞内早就

破碎。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

 

 

 

 

忏悔录

 

 

主啊  我犯下滔天的罪过

我没有尊重她

 

她的零落带给我们

滔滔的流量

我下流地窃喜

 

不曾抚慰崩裂之伤

我却消费死亡

我虚假的忏悔

依然在施加伤害

 

主啊  我的罪孽不可宽恕

 

 

 

 

偶然的错误

 

 

扶贫时

同事火了

政府直呼

“英雄”

炸开的掌声

重复了

基站上

他脚滑

头脑砸地的激越

 

 

 

 

 

结婚进行曲

 

 

彼此陌生的亲戚

一起吹捧  一起吃喝

一起欣赏这场

公开的卖淫

 

为了赢得荣耀的阴道

这位阴茎必须

装出和善的样子

 

对一切淋头亵渎报以

笑脸  最重要的

注视镜头  期盼快门

 

 

 

 

仿郭德纲段子

 

 

你看父母

催婚  欺骗  打架  离婚

再看孩子

呵斥  揭穿  威胁  鼓动

 

谁是父母

谁是孩子

 

你看学校

监控  告密  投毒  强奸

再看监狱

劳动  跑步  学习  做操

 

谁是学校

谁是监狱

 

你看公司

迷信  造假  劫富  扶贫

再看黑帮

挣钱  守信  纪律  拼命

 

谁是公司

谁是黑帮

 

你看诗人

伪装  剽窃  集体  撒谎

你看骗子

明确  原始  独立  直接

 

谁是诗人

谁是骗子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