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傍晚小叹

◎张杰




《傍晚小叹》

傍晚,我不舍光线退去
总有幽人,不愿早早结束这一天
发光的钢丝雨,敲出地面赘肉的云

傍晚,这结束一天的喜剧之王
跳下楼顶,坠入楼下的追逐烟尘

一个伟大的制冷机,把所有追逐变硬
失去光辉的一切,是又美又瞎的人

我走出门,像走出机舱
向着傍晚的巨星废矿,空降

天空扇动灰土,天空是无歌词的怪鸟
你是隐形的土地,他们是土豪
像大人物挥霍金砖一样任性

一个人的白矮星,浮在大街上
僵尸的,群星的僵尸,乱追着什么

我看到人,也看到鬼,走出各种楼
现在6:30,鬼,开始有冷库的冰度

两万元呢子大衣,还在名牌店演讲
和小店里两千元大衣没什么两样

各种人皮管理着各种肉体
是短暂珍宝,是幻影,也像垃圾

秦腔样,乱喊的尘土,所有肉体
爱的火球,尘土里奔腾着

太阳像果实沉入沥青
沉入汉娜•阿伦特,黑暗里的论证

现在是夜里00:03,我仍未睡去
发光的城市,悬在太空黑色沙漠深处
唱歌的电波在运转,都是幽灵在发言



《深夜小叹》

少谈剑客,多谈谈春天的佳人吧
或者谈谈春天会有哪些幽灵出没
或者,如何与幽灵为伴
小树林已是幽灵,走进我们的梦境


《深夜水库》

探入深夜水库,就探入一颗超大心脏
这超大黑色器官,跳动着,把你慢慢吸入
水波的脉搏,膨胀、收缩

空中,有黑色水库的透明肌肉
烧毁物一样的水雾,在爱着自身怪物

这夜色水库吞下我,夜甲虫般
我落进大湖发腥的黑腔内部

槐林,摇动水坝,扫描闸上微光
刺绣小雨,斜入夜库的百里水锅

我只是微小飞行物,环绕大湖盘旋
而大湖却飘向天上的黑洞

星星,此时都已熄灭,水库化为煤坑
夜城的苦杏仁硬核托着我,颠簸
地下煤田,升上高压线,发电

那游灯,在大湖深处放出鬼人
那粗石防波堤,在等一个黑色恐怖爱情

骑雾的你,是枝条,也是无光根源
在深渊水库,你也是摇晃星球的黑啤酒桶

环湖路像黑皮沙发,野性弯曲,湿漉
地面弹出小星,是梦之队在投篮

头顶夜鸟似炮弹,飞向松林的果盘
我身上落下水涛,放出黑暗曲子

大湖的错觉幽浮在夜城石头海上
一排排波浪像跳舞的黑色语言

那昏乱的夜堡,像熬夜的人在翻滚
那跳出湖水的鱼,像突然说话的死人



《老党校》

老党校在破旧的联盟路
大院种满法国梧桐
遮天绿叶,如革命
如肉体发绿的清洗

“大跃进”“人民公社”时
会有队伍敲锣打鼓进院,
会高颂:小麦亩产万斤、
日产钢铁几万吨

鞭炮,也会在树荫里爆叫:
“吃饭不花钱”“赶英超美”
蓝色硝烟覆盖了灰砖公共食堂
国营煤矿卡车上,被安上一排黑管

那是放氧气炮,炮声激烈震慑全城
文革来了,市革委占领老党校
灰色大楼,忙着“抓革命促生产”
时而也在红砖大礼堂开批斗会

批斗走资派、当权派和代理人
用大字报,用游街,惊天动地
那时,市一中东方红
在老党校办公楼顶设工事

与市一中井岗山对峙,常常武斗
一些三支两军战士,诸如王胜天
张某喜等等,就中枪倒毙在那里
文革记忆,已燃烧的零零散散

当年那间职工大食堂,每次大会
灰蓝人群都要全体起立
一起高唱东方红,最后结束
一起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然后散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