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

◎张杰



张杰:《湖南操场埋尸案》
         
猛兽奔驰在雾气开会的新晃县。
铁人邓世平,升起、沉入
新晃中学,2003年跑道的湿泥中。
400米跑道,奔来黄柄松的外甥
包工头杜少平,80万合同在招标,
不需施工资质,新晃星球的跑道,
不需正常流程,新晃星球的权力
指定承包给猛兽杜少平,而铁人
并不同意,他反对猛兽的逻辑,
这导致铁人,此生永恒地下沉。

黄校长、杜少平,组成猛兽联盟。
施工不久,80万工程合同长成
140万肥牛,杜少平全部吞下。
铁人邓世平,再次反对。杜少平扬言
要荡平铁人邓世平,猛兽无法征服
验收的铁人,豆腐渣工程在摇晃,
铁人用水管,冲刷新生的石墙,
新墙,像古墓尸骸,坍塌粉碎。

铁人邓拒绝验收,秘密写信
给怀化上层,市教育局把信
转给县教育局,有人偷偷把信
透给猛兽黄柄松。很快,铁人邓的
铁炮信,令铁人在操场失踪。
凌晨,新晃星球的猛兽在雨中滚动
推土机,轰鸣推出两个大坑,
像丢失巨大眼珠的眼睛,猛兽
校长黄柄松,坚定开动推土机,
下沉的铁人邓世平,在坑底
撞进猛兽所造的,新晃县的土网:
新晃县政协主任,是猛兽妻;
县政法委书记,是猛兽堂弟;
而猛兽亲弟,在怀化经委掌印;

猛兽小舅,是新晃县政法委干部。
铁丝网,叉住新晃县,罩住公安
罩住所有,公安毫无办法。
铁人妈妈,向检察院投状,
检察院直言,我们不敢帮,
在新晃县这个星球,你找不到证据。
一颗猛兽的星球不需任何证据。
任何证据,都属于猛兽的黑影,
恒星的光明,也形同黑色猛兽,
需要豆腐渣工程,需要高利贷

伪造收条,需要敲诈,需要来钱快
需要猛兽按时到达,聚众斗殴
闹事、砍人,像砍瓜一样。
16年,警察,一无所获。
2019,6月20日,怀化两天大雨
洗出泥中邓铁人,下沉的
铁人白骨双手,仍被捆在身后,
持续16年的下沉,突然停止。

2019高利贷案,抛出猛兽杜少平;
丛林主席台,抛下猛兽黄柄松。
巨兽们,仍在地上奔驰,
失踪的铁人懵然浮出地面。
年轻人,跨过白骨跑道,
睁开生锈老眼,欣赏着黑手党电影
放出汹涌的黑手党,而铁人睡在深坑
绿色装修的操场,突然幽幽,艰难说出了
猛兽阵地奔袭的活埋,咽下了铁人。
 
      2019.7.5




张杰:《对冒牌诗人的一些思考》
 

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黑天鹅事件频现,房价的扭曲超高把国民消费的最后活力充分压榨,曾积极参与改革和世界工厂运作的外资在加速撤离,新旧变革中各阶级势力在拉锯,经济后劲堪忧,全球政治格局变化不定,诸如5G、人工智能等科技颠覆生活,民粹主义、反建制主义、地区管治危机全球涌动,一个陌生而有些残酷、动荡、混沌的世界已经到来。

“文之悦”对谈第一场活动是在上面这样一个大时代困境中举行,无疑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新一代青年诗人出场,被迫面对动荡而残酷的世界,被迫面对无法脱离的混沌与矛盾。跟五年前北京青年诗会横空出世不同,现在的青年诗人没有“桥与门”,他们面对的不是诗歌写作的不及物,不是现实感的缺乏,而是现实的残酷、动荡、矛盾与混沌。他们借“冒牌的非诗人”探讨现实,并非是对诗人身份的确认,而是对诗之自由的一种确认。这种诗人自由身份的确认所带来的戏谑意味,正是面对混沌未来的新的建构,同时也是对现实的一道闪亮批判与反思。

非诗人、冒牌诗人们的历史本质,是没有使命,缺乏涵义,缺乏痛苦,缺乏精神认识的基础形式。非诗人、冒牌诗人对存在的分崩离析、裂隙、断裂、蒙昧,没有感知力与道说的急迫性。非诗人、冒牌诗人在本土丧失了语言,他们趋向体制化、商业化、主旋律及小清新,不反思自我和文化思想的变革。非诗人、冒牌诗人宁肯反智、五毛或小粉红,也不愿介入公共生态和公共精神。非诗人、冒牌诗人们普遍的认知缺失、写作滥竽充数、写作空心化、苍白化、低幼化,在依附体制后不仅成为体制附庸,亦成为话语权既得利益者,混淆视听,在作品认知上指鹿为马,让真诗人愈加被边缘化和被黑化。非诗人、冒牌诗人在当代有些泛滥成灾,这是文化意识形态以复兴之名急功近利产生的毒瘤,扰乱了本就不良的诗歌生态。

关于冒牌诗人和“非诗人”,我们还要倾听在公共领域里的一种真切的认知,以及诗人寻求海德格尔所说的“民族之诸神”的意志。海德格尔强调诗人对民族历史性的重视和创建,也强调诗人对基础情调的唤醒。诗人对历史性存有及其创建将决定诗人的未来性,尤其是大诗人,对一个民族此在的真理,需要源初地经由诗人创建。而冒牌诗人却不具备这些,冒牌诗人只求本身,并保持自己的渺小和无知。冒牌诗人的秘密并非秘密,而是一种把戏,一种讨人厌烦的诡计,这种诡计把一切和他不一样的事物都平庸化、无聊化,籍靠体制和话语权对真诗人及其作品加以怀疑、毁弃和清理。

诗人荷尔德林认为无神者有其疯狂的一面。荷尔德林认为自己作为诗人是“被拣选者”,是在神那里观看到的事物中间的“被拣选者 ”。荷尔德林会为一种新的真理欢呼,一种关于诗人在高处所围绕的东西而欢呼。而冒牌诗人会这样思考并去行事吗?显然冒牌诗人不会。

冒牌诗人的问题牵涉到许多思想和认识层面,上面这些表述是一种很有必要的形而上学思考,讨论冒牌诗人就会牵涉到这些形而上学层面。海德格尔、荷尔德林等对诗人已经做出了一定的界定,但还不止于这些。在海德格尔、荷尔德林那里,他们对诗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真正的诗人,不管在哪个国家,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在海德格尔那里,诗人,尤其大诗人,是伟大之物。海德格尔认为一个大诗人必备的条件之一,就是作品具备一个“基础情调”,“基础情调”也即海德格尔所说的“最亲密的感受”。也就是说,海德格尔非常强调大诗人的感受性。海德格尔认为诗人必须在“基础情调”,在“最亲密感受”的裹藏力量中尝试去领悟这种亲密感受,去领悟这种基础情调的诗性精神。海德格尔认为荷尔德林的诗就有“神圣哀恸”,而“神圣哀恸”是“基础情调”的本质。

海德格尔所提出的寻求“民族之诸神”,是对诗人一个很高的要求,诗人需要寻求这种意志。我们中国的“民族之诸神”是什么呢?我们可以去考虑,这是一个很广阔的空间,也是一个很高的境界。海德格尔强调诗人对民族历史性的重视和创建,注意,是创建,就是说,大诗人要有自己的发明与创造,重新对这个民族的历史引起重视,并进行整合式的创建。

张枣有首诗作叫《楚王梦雨》,里面有化古的东西;杨炼的诺日朗;海子诗中那些王的意象和王的意识,都是一种追寻,类似一种对民族图腾的追寻。包括昌耀的写作,凝练出一种对西部诸神的一种精神提炼。结合海德格尔的“民族之诸神”,这些诗人都部分地实现了“民族之诸神”这样一种精神框架的实现,包括一种填充,包括一种创建,这个话题很深邃,很宽泛。

巴门尼德认为存在是无止境的,不能被消灭,存在是整个连续不断的一。对这种“连续不断”的认识,诗人会富有自己的个体意识美学和潜意识美学,冒牌诗人没有这个美学诉求。对柏拉图所强调的“理智世界”,诗人一直都在注脚、论证并极力穿越。而冒牌诗人们更多会被捆缚在可见世界的条框里,甚至是政治的宗派主义、极左世界里,而无力自拔,这使得冒牌诗人与诗人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内在思想差异和矛盾。

本雅明有言:在上层阶级中,玩世不恭(犬儒主义)是一种颇受赞赏的风度;在下层阶级中,反抗性的论辩是通行的一般准则。这个论断也是冒牌诗人与诗人的分野所在,冒牌诗人更多选择犬儒主义的风度,而不愿触及现实与抗辩。一种公民的个人意志早就被包含在国家的意志中,而冒牌诗人并不含有这种意志。

                      2019.6.13


张杰,诗人,评论家。1971年生于河南平顶山市,毕业于平顶山学院。90年代开始写作。曾居北京、吉隆坡。作品散见国内一些文学刊物,兼及文学评论。2001年创办《爆炸》诗刊。参加第21届青春诗会。2015年与友人创编《静电》诗刊,现居平顶山市。出版有诗集《琴房》(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年)。曾获徐玉诺诗歌奖。著有中篇小说《G城人》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