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近》

◎吴小虫




(1)

就行水上,蝴蝶之轻
是误会,也是来看出家的弟弟
他宛然回首
轮转中的遮掩
一个大汉推门而入
这多美好,我不需要
只在椅子上睡了睡
只叫了声母亲

(2)

今夜我想起远方的行人
夜色中的妻
我想起日出而作
扛着死亡的墓碑
我想起火炉前的温暖
冬天静静地回忆
我想起这一切毫无言语
我想起我来到这个世界
没有来由地哭泣

(3)

不知是谁,佛前献了水仙一束
不知是谁,两旁植了几棵翠竹
(探过身亲吻
挡住自由的去路)
不知是谁走在这雨里
不知是谁发现老僧的坟墓
山间流下的溪水清冽注入
石间生长的桃花芬芳散布
不知是谁痴迷
惊起梳理羽毛的白鹭

(4)

一直微笑着
听你讲白发苍苍
一个孤独的老年
此刻的老年
你的话题让我想起了
又一直微笑着
听你讲完老年

(5)

什么是幸福的
什么又不是
想起这半生颠簸
缘起缘落
想起,剩下点点的
广场、小路、家
男女、蛇鼠、她
抱着各自的梦安睡
醒来在另一个早晨

(6)

我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
都去世了
我妈妈也去世了
有一天,我也将闭上眼睛
黑暗的泥土里
与小虫子在一起
(对于死亡,没有任何思想)
一只红杏探出墙来
另一只也探出来

(7)

地藏殿前
展开了如下对话:
“大师兄你来寺里几年了”
“一年了”
“你孩子多大了”
“还没有结婚”
“这真是福报啊”
“是的,我佛保佑”
尔时问者即无尽意菩萨是
答者即解脱菩萨是

(8)

老和尚推门
让我写协议
寺里桥边山坡上
种菜种米的五分地
要卖给
卖给那倒把投机
师父呀
你这是卖掉了“一”
师父呀
你将来葬哪里

(9)

病重的母亲
说着放不下放不下
还是撒手而归
情深的恋人
说着放不下放不下
最终嫁作他人

我也正消逝啊
我还念着你们

(10)

是的,裤兜里
一直装着打火机
我从不轻易出示
这内心的火种
正如越来越清的河水
淤泥沉在河底
鱼在中间游啊游

如果要撰墓志铭
我会写:略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