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20首)

◎向天笑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亲爱的
我对你的思念也老了,跑不动了
坐在曾开满荷花的湖边
让它沿着我们过去的足迹踽踽独行
 
当你老了,亲爱的
一事无成的我不敢前来探望你
只能等到中秋,在几十年前的圆月下
再挽着你依旧秀丽的影子散步
 
当你老了,亲爱的
我会守在你每个可能的去处
悄悄地看看你,看看你还幸福的模样
 
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不惊动你,像这几十年一样
想你,但不惊动你
  
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 
 
比沙子还细小的石头
飘舞,在早晨,射进窗户的第一缕阳光里
你能看见她透明的翅膀,你不能触摸她
那宁静的舞姿,打开一座远山
 
像沙子一样沉甸甸的阳光洒满她的房间
等待的心如同无数只甲虫在爬动
停落窗台的鸟,打开翅膀,又收拢翅膀
一辆豪华的奔驰悄无声息地在外面驶过
 
她一动也不动,仿佛出土的瓷器
一遍又一遍的抚摸,手掌长满嘴唇
一句话不说,说完满腹话语
 
那瓷器,那些细小的石头
露出浑圆的腹部,一朵花绽开
全部黑暗,爬满甲虫
 
醉情 
 
一段情如一壶酒
埋藏多年,从不轻易打开
我想独自沉醉,不再醒来
我怕自己的表白让你责怪
总是牢牢地握在胸前
像赌徒迟迟不肯翻开的底牌
我宁愿让自己的思念落满尘埃
也不愿给你的生活带来不快
 
多少个电话我拨通了又挂断
多少个夜晚我在月光下徘徊
多少个借口我找好了又甩开
 
一段情如一壶酒
醉我一生难醒来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
可叹痴心总是难改 
 
远方的雪
 
远方一直在下雪,或者说
雪,一直在远方下
她躺在那里,洁白的肌肤闪耀
寒冷的光芒,照耀比鄂尔多斯更遥远的地方
 
在风雨中,我渴望雪的到来
她迟迟不动,在某个人的地盘上温暖睡眠
我只有到远方去,为了看雪
一个人行走,一片繁华显得无边的荒凉与冰凉
 
这来自地下的水,在空中飘舞
以另外一种不常见的形态与姿势
她彻底改变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我一个人孤独地行走,早已认不出自己了
尽管远方的道路,为我敞开雪白的胸怀
可转眼就覆盖了,只剩我留不下痕迹的行走
 
 远方的绵羊
 
你信不信,一个女人的枕头是一座山
她在孤独中把思念变成一只只洁白的绵羊
在寂寞里又把绵羊一只一只地赶上山岗
 
九只、九百九十只、一千九百九十九只绵羊
在泪水无声的滚落中无望地前进
赶到最后一只绵羊时,那个牧羊人还没有出现
 
只有她一人静静地坐在山顶上
无助地看着那些绵羊冲下山岗
没有一只绵羊愿意陪伴在她的身旁
 
她耐心地守候在那里,直到变成一只绵羊
在她的眼里,离去的绵羊变成了兔子
一只一只地抽打,直到满腹的思念变成怨恨
 
以我从前从未爱过的方式来爱你 
 
以我从前从未爱过的方式来爱你
当你抬起头来等待亲吻的时候,我突然离开你
一种悲伤,在我一个人静静地回想的时候来临
如一场暴风雪一样,冰冷地来临
 
当暴风雪来临时,我依然站在遥远的屋檐下
望着你早已消失的背影,等待温暖
你的背影如一树树梅花开遍我的视野
那粉嫩的花朵像火焰,一点点地燃烧着思念
 
明天出太阳了,可给我的依旧是遍地的泪水
以及泪水上的一缕缕芳香
在这个早已被覆盖又被揭开的世界
 
我知道有一个更好的地方
她遥远,她又站在我梦的边缘
那是另外的一场暴风雪,在好多年后到来
 
思念是一种病
 
思念是一种病
是隔山隔水也能传染的病
 
是外表看不出半点异样的肿瘤
长在我的身体内
什么仪器也检查不出病因
什么药物也没有半点效果
 
就这样,我忍受着
无人知晓的痛痒
日复一日,被思念悄悄地折磨着
正如此刻,我思念你一样
 
只要你伸出温柔的手掌
那没有半点药味的爱抚
就可以让肿瘤悄然消失
 
当我走了
 
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当我走了,我也知道什么都带不走
哪怕一支烟、一首诗
甚至你的一缕发丝
 
当我走了,就将我葬在母亲的身边
那个土地也会长出嘴来的小山脚下
对这个世界,我再也不会多嘴了
对你,我也说不出,亲爱的
 
那时,我的舌头
只是一块无言的墓碑
冷静、坚硬、沉寂
 
当我走了,你要当我从来没有来过
尽管我的眼睛化为灰烬
尽管灰烬里都是你的影子
 

 
一场雪,莫名地下来,像上天的恩赐
带着温柔的雨痕,没有半点声息
她知道,某个人期待她的到来,已经很久
 
昨夜,我还站在磁湖边,期盼着雪
现在,漫天的雪花,阻挡住我的视线
看不见湖,更看不见风浪了
 
雪花,缓缓地飘落
她姗姗来迟,依旧不急不躁
她让大地很快崛起一片雪白
我分明听到她细微的喘息
 
仿佛一场美梦一样
一场雪,轻易地覆盖了我背影
她冰凉地走过我的面前
不留半点痕迹,近似虚无
 
 打水漂
 
好多年,没有打水漂了
在湖边,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石片
轻重、厚薄、大小,适中的石片
那手感真好,一边抚摸着
一边就想孤注一掷,不掷不罢休
 
沉着的石片,贴着湖水的表皮
不横冲,只直撞,像刀片一样锋利
如履薄冰一般,快速向前冲刺
石片一路溅起快乐的水花
渐行渐远,渐渐无力,直至沉没
 
沉没在自己刮起的漩涡里
可它留下的涟漪,还在一圈圈扩散
一圈比一圈扩大,只是越来越淡薄
哪怕波及到岸边,连泡都没有冒一个
整个湖面,慢慢恢复了当初的平静
 
像石片从来没有在她上面
打过水漂一样,平静
一段风生水起的时光,就此沉寂
一同沉寂的,还有哑口无言的石片
越是漂得勇猛,陷入的泥潭越远
 
雨夜

在雨夜,我认识了雨
她从大桥上面殷勤地往下落
荡起我内心的涟漪,经久不息
她隐去的足迹,不亚于堤防外的波澜 
一浪又一浪扑打过来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幻想她
会爬上岸来 ,或者变成一条潜水的游鱼
让我像一个哑巴一样,在江边
沉默无语,游动的
不只是我的内心,还有她的幻影

此刻,所有温暖的记忆在风雨中飘摇
另一个雨夜,我忘记雨的样子
像她消失已久的喘息,骤然在耳边响起
满眼晃动着雨滴,泪流满面
 
临湖醉
 
临湖饮酒不同寻常 
我看见你像一朵素净的白云
飘浮在我的对面,仿佛君临天下
 
一丝涟漪慢慢涌起波涛
像茂密的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站在浪尖上,看浪花亲吻
惊心动魄,掀起内心的喧哗
 
你随手一划,便是一道彩虹
你随口一说,便是鸟语花香
一棵幼小的树,瞬间长成庞大的春天
 
成群的鸟在不远处的阳光沙滩上盘旋
多想像鸟儿一样腾空飞起
把你夹带在翅膀下
到远方去,看风起云涌
 
消失
 
一个人原来可以莫名其妙地消失
像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
像一道闪电,让东边日出西边雨
像一道彩虹,让你误认登上天堂的桥
 
一个人变脸比变天还快
明明是一阵春风,却刮来一场大雪
让刚刚萌芽的草原变得一片荒芜
 
就让这场大雪疯狂地落吧
把所有的坎坷与陷阱全部填平
整个世界只剩下素净的白
 
别再流连,也别再张望了
你的身后不会留下一点足迹
只要这场大雪还在落
所有的追寻都是徒劳无功的
 
 花湖的春天
 
把手插进湖水里,立马
就可以长出柳条
春风起伏,湖水荡漾
 
我陶醉在花湖边
倾听一波波的浪语
庞大的花湖,像温暖的肚皮
任你敲打,任你抚摸,贴近
 
随手一划,就是一道彩虹
哦,多想画地为牢
牢牢地把这个春天锁住
 
 每一个吻都是最后一吻
 
这些花朵吐露出来的不是花朵
而是静静燃烧的火焰、焚毁自己的火焰
她不需要绿叶的陪衬
整个春天仿佛是她最后的一个春天

花瓣在滴血,只是没人看到
除了我,一个人在花园里悲伤不已
没人知道,我等不到结果子的那一天

那一刻,我像一个醉鬼做到一个美梦一样
怀抱着花朵,满园游荡
没人能够叫醒我,她以为我是醒的
只有我知道自己醉了,不愿醒来

每一个吻都是最后一吻
其实,她早已离去
只是我还停留在梦中,满嘴留香
 
宫殿
 
我爱这完美无缺的宫殿
打开一扇窗
就能打开一扇门
任我上下游走
所有门窗如同毛孔一样全部洞开
 
曾有莽撞的少年贸然闯入过
经年之后他再度返回
可他还是陷入迷宫,不知如何进退
只好悄然逃离
 
之后,有一场雪落在宫殿上
确切说,是从后面包围了宫殿
宫殿的灯还没有点亮
那一场雪就很快消融了
 
这么金贵的宫殿
就是给我偌大的州城,也不换
所有的回廊与通道,如数家珍
闭上眼睛也能出入
 
哪怕大地将倾
哪怕翻江倒海
哪怕葬身在这宫殿之中
我也爱这迷人的宫殿
绝不逃离,至死也度尽余生
 
向日葵
 
你站在向日葵地里
你的周身环绕着金色的光
你的每一寸肌肤都闪耀着金色的光
你的笑容是如此耀眼、迷人
 
此时,你像向日葵一样
把光明当作一种信仰
体内充满燃烧的渴望
 
你的情人远在千里之外
多想变成一只小蜜蜂
在你裸露的手臂上轻轻咬上一口
留下如火焰灼热的疼痛
 
你静静地站在远方的向日葵地里
像蜜蜂一样生出透明的羽翼
任何人都看不见你温暖的飞翔
 
暗恋
 
三十年前,他看见她像一团阳光
任性地走过春天的油菜花地
他的心里一直开满着油菜花
想起她来,他就春意盎然
哪怕在天涯海角
那些甩动的辫子,都能抽动他的心思
 
三十年来,她一直不老
苹果一样的脸蛋
在梦里,他不知道啃过多少回
想起她来,他就口水直流
那水灵灵的肌肤,像海浪一样
始终在他的脑海里,荡漾不停
 
三十年后,他的嗅觉像针灸一样
深深扎入她的毛孔里
她散发出来的味道,像春药一样
让他神魂颠倒,让他像盘旋的海燕
迷恋上她这片海,迟迟不肯离去
干脆如同暗礁,牢牢钉在海底
 
紫薇花开
 
那棵紫薇,被人当作干柴
丢弃在路旁
我捡起来当宝贝
栽在后花园里
培土、浇水、施肥,精心打理
 
几年时间就风姿绰约
繁花落尽时,只剩下她在开放
招黄蜂、惹黑蝶
害我只能远远地观望
 
蜂叮、蝶咬
让她无法自持
多么难缠的事,让她心花怒放
 
如今有人要将她连根拔起
移栽到天涯海角
成为孤芳独赏的盆景
 
不是我不舍
我只怕水土不服
她会很快枯萎
日后再难复活
 
桃花盛开
 
桃花盛开,你的脸庞也成了桃花
左边是一瓣,右边也是一瓣
一瓣瓣绽开,在阳光下,比蝴蝶的翅膀还轻
 
走在田野上,你就是一株移动的桃树
回眸一笑,让所有的花朵都失去了颜色
那种内心的颤动注定要躲进阁楼
 
我触摸的不是花蕊,而是等候多年的心
像桃核般坚硬,却又重新发芽
春水四溢,春光四溅,春心荡漾 

选自江苏凤凰出版社2018年12月出版的《向天笑诗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