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听戏》等4个

◎边围



听戏

我无法制止耳畔的鬼哭狼嚎;
因为,心底有磬。

在声声叩击魂魄,
让它现出原形。那时嘶吼震天。

有悲愤的大戏,从晨唱到昏。
也丝毫不肯停顿。

问苍天,谢大地,
阵阵啼笑。恍然就已混迹半生。

唉,也再无从恼羞。北风凄壮,
无人可掩住泪痕。

也罢!梦影穿梭,
粉墨登场的又将是谁?我吗?

              2019.2.13.

 

 


致情敌

我们素不相识。
灯光下,你暗黄的脸
令我惊奇。我不懂你的魔法,
也不知你名字背后
暗藏的家谱。
我们并无交集,
除了那束枯谢的花枝
——她也曾招展如妖。
你不过是幻觉,
一个影子,一团烟雾,
悬浮在半空中。
是的,我们无从拥抱,
也无法拼命打架;
活捉你,那更是不可能的。
你、你在哪里?
躲得那么僻远,让我的冷箭
不再有威力,
但我绝不认输!
(即使凋零的花瓣,重又
葳蕤起来。)
我们角斗着,
却又无比地恩爱,
彼此都像是另一个自己。
在互相凝视对面
空气里——
那双若隐若现、
若即若离的……
眼。

      2019.2.14.




夜半

无眠也似无罪,
无喧哗之扰,
无酒气。

寄放贪心,于烛光中,
只奢念明媚。
(其实,皆为幻象。)

不过是残梦未消。
又颇近残雪,
在盈盈闪烁,无休。

眼皮自此眨动,
秋波暗送,
再不忌那黑夜。

白墙,一点点融化,
惊呼已来不及——
世间并无半具裸体。

      2019.2.16.




裸体

精神之赤裸……
于茶座与酒吧间,
幻魅光影下,
你的真诚格外贞洁。
不必掩护,春光已乍泄,
时光的留痕如波浪般,
层层,叠叠。
那冬眠的思想之花,
盛放了,挥洒着沉香,
漫过每一寸皮肤。
你醒了,笑容妩媚,
起伏的胸口有无数音符,
在重奏着昨日的夜曲。
那份爱,深奥而玄妙,
无人可解读,
无人可亵渎。
注目时,不必交谈,
只用屏息凝神,
心无半点邪念。
互相剥落的,
不过是灵魂的茧衣;
互相敞开的,
是孤独之身,是梦寐。
无论是否真实,
灼热的你都开始消融,
信仰已变得模糊,
遍地再不见鸡毛。
你的力气从此丢了,
找也找不回来,
黑暗中,突然有喘息
夺门而出,打破花瓶。
——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逃走的只是一团线条,
寥寥数笔,在窗台上,
印半截迷人的屁股。

       2019.2.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