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316-1327

◎秦匹夫



泥沙集1316:我之所在

想起前几日。我决定去工地
如果去了。则我现在正满手泥浆立于工地上
我在这一个间隙直起腰来
我的短暂的眺望只是为了获得一次喘息
肉体的酸痛正充斥我
但是我并没有去。我依然修理着鞋子
这是一个相对轻松又安静的工作
然而想起工地上的那个我。他也那么真实

泥沙集1317:欢呼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
我知道。天将渐暖
下午两三点钟天空非常明亮
我看见了。这明亮
我的身体健壮精力充沛
亲爱的。我跳了一下
喃喃地。轻呼了一下

泥沙集1318:粗壮的大腿

粗壮的大腿。矗立在牛仔裤里面
夜晚它退出来。钻进被窝
它蜷屈着。它的粗壮的蜷屈

泥沙集1319:闷坐了一天

闷坐了一天。既不起身也不睡去
就那么坐着。眼睁睁地看着某处
有什么好看的呢。有几次我强迫自己甩了甩头
我又把烟抽出来点上。你总得干点什么吧我说
于是吐了一会儿烟雾。你可以吐个烟圈我又说
好吧。但我只会吐圆形的。因此很快又厌倦了
你可以去门口站站。我又窜掇道
然而这只是漫长的一天里有限的几次对话
大部分时间里我们没有交流。沉默着

泥沙集1320:我的焦虑

我不想再修鞋了
赚不到钱而且
姑娘们听说是个修鞋的
立即就皱眉头
吃完饭后再也不联系了
然而不修鞋我又去干什么呢
这就是我的焦虑之所在
实际上我什么也不想干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酒足饭饱和亲爱的漫步桃花林下
则我什么都不想干了矣
这就是我的真正的焦虑之所在

泥沙集1321:夜晚

夜晚又来临。和以前的
许多个夜晚一样。它又来了
我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假如它是一个客人
那么它也是个常客。像深山里的两个邻居
两个光棍汉。两个寂寞的同类
长久的相处后。已没什么好说的了
默默地抽罢几袋烟。就各自去睡了

泥沙集1322:在火车上的那个人

有一列火车正在飞奔。但是作为一种机械
不能说是火车在飞奔。是火车上的那个人在飞奔
然而那个人的双腿。并没有迈动
他静静地立在火车车厢的连接处。抽着烟
透过车窗。他梦幻般的看见自己
正在掠过层层山峦。向前飞奔

泥沙集1323:天浴

我的朋友阿琼。经受癌症的折磨已经半年多了
去年在成都治疗。她曾离开病房去接待一个诗友
他们一起吃火锅。言笑晏晏
今年她转到昆明的医院。做放射性治疗
有几次她发来照片。在碧湖边她被白鸟围绕
其中一张照片天空蔚蓝。她展开双臂
她沉醉着。白色鸟群沐浴着她

泥沙集1324:相认

跋涉至此。我们终于遇见了
多少年了啊。我们都曾遭贼人欺骗过
因此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
确认彼此的气息。迟疑地
直到我们各自从怀中取出信物
一个晶莹的令牌。上面写着――爱
我们才松驰下来。欢叫一声紧紧拥在一起

泥沙集1325:想起这么多年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山里夜静
抬眼望去
虽然什么也望不见
但还是一直望

泥沙集1326:晚餐

父亲靠在沙发上
我把菜摆好。劝他喝点儿酒
他把落满灰尘的头颅
摇了摇。睁开的眼睛又闭上
我说你今天干的什么活
打地梁。他轻轻噏动嘴唇。头又向后靠了靠
实际上后面已没有什么可靠的了
他不过是想舒展一下身体。或者是说
儿啊。老子太累了。不想说话
儿啊。老子已经六十七了
儿啊。你已四十还不娶妻
我突然惭愧中又夹杂烦躁
猛喝几杯草草结束了这晚餐

泥沙集1327:雨打在雨棚上

人们总是抱怨时间过得太快了
实际上没有那么快。说起来是春天了
但是窗外的山上依旧一片枯色
依旧是去年冬天的样子。仿佛是
时间还在痛苦地。在冬天的厚厚的壳里挣扎
这是三月的第一天。我在厚厚的棉被里醒来
看着光秃秃的树枝上。雨在像雪一样飘落
雨打在雨棚上。发出短促阴冷的声音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