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印白木 ⊙ 黄孩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餐厅里

◎唐海威



这个下午以冷静的收场过去
骚乱中他几乎整个身体陷入耳鸣

细水长流 有如锻铁不偏向任何力量

有可能是 他的泪水被曲解为汗液
一步一步 又全然为困乏的精力所抚慰

他竖起手臂 动的一切
有时却泄露于陌生的面孔

关于小城  有很多个春天  
在阴霾的片刻 又有人挂起了儿时的嘴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