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滩涂

◎弃子







《老人与海》 

一个老人 
在海上漂泊了一生 
也只带回一副巨大的鱼骨架 
对于这个老人 
你别试图靠任何形容词 
去拉近和他的关系 
对于海 
也是这样

2012.2.18




《糖果店》
 
巧合的是一个孩子走路时
悄悄用力的脚尖
她不知道我们从糖果店里一同走出
她的影子和我的一前一后
她不知道薄雾正笼罩
在这夜色中
不知道我们像走着的一对父女
巧合的是车灯扫过
游丝般的
街心,在光亮的显影剂中
 
2019.2.27
 
 
 
 
《雨靴》
 
在失而复得的照片中
我辨认着这个至亲的人
斑斓穿透的窗台,
竹林鸟漫长的叫唤。
 
那时他站在墙院里
像是孤寂的一瞥。
有几次我梦见
从屋后杉林下来的人
 
胳膊里挽着一捆甘草
穿着棕色雨靴。
在他离开后的多年里
我没再坐过那张摇椅。
 
2019.2.26




《滩涂》

黑色底面盒盖上
赫然印着SOBRANIE
══London══
SINCE 1879和立于其上
一个金色分明的标签
是岛上朋友所送。父亲说。
这年初的事,当我们
一同散步在海边
滩涂平静,像是对
艰难的时日再无所知。
而那时,父亲独自工作
在夜幕飘摇的水面
不紧不慢地
拽回了身前的铁皮船。
当船头触碰在阶石上
像一个简短有力的句子
行进在静默中。
当我也端详着手中的
这一方盒烟
夜里我翻开——是码放
精致的香烟,不是雪茄。

2019.2.20




《怀乡病》
 
我曾写过一次 
在他的远处 
我写一个婴儿的哭声 
把他抬了起来 
后来我搜出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 
一个孩子在远镜头里哀歌着: 
“故乡,蔻弗拉,姐姐……” 
(或类似这些生疼的名字) 
仿佛异地街头无助的眼睛 为死去的同伴唱着 
寒冷像暴死街头,或长久的 
雪覆盖了边境 
我曾写过 
我发誓再写一次,最后一次 
但愿他不再流浪

2011.10.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