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雨靴

◎弃子







《老人与海》 

一个老人 
在海上漂泊了一生 
也只带回一副巨大的鱼骨架 
对于这个老人 
你别试图靠任何形容词 
去拉近和他的关系 
对于海 
也是这样

2012.2.18


 
 
《雨靴》
 
在失而复得的照片中
辨认着这个至亲的人
斑斓穿透的窗台,
竹林鸟漫长的叫唤。
 
那时他站在墙院里
像是孤寂的一瞥。
有几次我梦见
从屋后杉林下来的人
 
胳膊里挽着一捆甘草
穿着棕色雨靴。
在他离开后的多年里
我没再坐过那张摇椅。
 
2019.2.26




《怀乡病》
 
我曾写过一次 
在他的远处 
我写一个婴儿的哭声 
把他抬了起来 
后来我搜出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 
一个孩子在远镜头里哀歌着: 
“故乡,蔻弗拉,姐姐……” 
(或类似这些生疼的名字) 
仿佛异地街头无助的眼睛 为死去的同伴唱着 
寒冷像暴死街头,或长久的 
雪覆盖了边境 
我曾写过 
我发誓再写一次,最后一次 
但愿他不再流浪

2011.10.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