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春诗歌·壹(十首)

◎德乾恒美



在光芒的深处
 
点着一根烟
在黑暗中,越坐越亮




这个国家年久失修的
城乡结合部和废弃的工业郊区
仿佛刚建成时,就是这个样子


幽微之处,轮回的痕迹

她的长相、脾性
须臾之间的言谈举止
以至于她幸福或苦难的命运
像幽微之处,湍流而下的轮回的痕迹


现象与念头
 
世界的
动机最重要
你梦到什么
也许不再重要
即便你从山谷落下
如果内心喜悦
你就会是一只鹰
俯冲下大地
而草地上
奔跑着一只撒欢的兔子
 

直立行走的梦
 
平躺下
海水漫延
哦!我直立行走的梦
水漫过耳廓
渗入迷宫
蜕化的古老器官
复苏升温
冷兵器
在寻找古代的接口
调试转换停顿
选择记忆的插槽
锈迹斑斑的我直立行走的双腿
 
你轻声呼出
南亚湿润的季风
令钢枪熔化
莲花,火红的唇
轻触钛钒
这洁白滑嫩的腹
和毒菇野草
并排躺在
数不清的螺丝
工具之间
你伸手挡住
室外的耀眼
露出鲜红的
舌,砥住弯曲的梦境
你烟熏的湿眼
看到世界
正脱光了魂儿
恶狠狠的眼神插入
从未开启的
一万个重重玄机的尽头
 
在疲惫的皱褶带
洒满闪闪发光的黑色碎屑
 
  
保留地
 
保留,是一种极大的容忍
然则不保留又会是一种假象
 
 
执念,或者止念
 
扔掉想象
留下实用的器具
譬如
在一张床上
种植梦
与你有关的一切
都因自然之力耗尽
 
  
梦的卜辞
 
秘密
不胫而走
在梦里
以隐喻的树状结构
观照现实
 
 

 
模糊是因为它本来面目的过于真实
粗糙的乐器适合表达出细腻的情绪
 
  
排在午夜场的艺术电影
 
在主人的后花院
巨人们围坐在一起
摆弄搭积木游戏
偶尔张望
墙内攀爬过的树
那里枝叶繁茂
苹果垂落大地
它们拥挤的欲望
蠢蠢欲动
像一本扔在书店角落的严肃诗集
又像是空空荡荡的午夜场的艺术电影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