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越南写作

◎周瑟瑟



鲜花夜市

凌晨两三点
河内的鲜花夜市开张了
我们从机场往市区走
法式顶尖建筑下
一个个低矮的棚子
鲜花在黑夜里绽放
并在天亮之前被买走
昏暗的灯盏
瘦削的人脸
鲜花一丛丛若隐若现
它们静悄悄的
路边停靠着很多摩托车
贩卖鲜花的人
在黎明风驰电掣
像风中一丛丛
颤抖的
尖尖的荷花
散发刚刚好的凉意

2019.02.15

肥胖的树

越南政府宾馆的院子里
有几棵肥胖的树
灯光照亮了树腰
树冠如夜空幽深莫测
我经过树下
一瞬间就爱上了它们
我爱上了树瘤
我想喝树瘤里储存的雨水
雨水的营养过剩
但全部收集了起来
栽在院子里
一棵比一棵古老
一棵比一棵惊人
天一亮我就起床回到树下
我在树下呼吸
越南少有肥胖的人
只有肥胖的树

2019.02.15

越南
 
离我这么近
我早就应该来看看
我姨妈家离我家
只隔了一小片丘陵
和一座黄土堤坝
但我已经有30年
没有去过她家了
我何尝不想去姨妈家看看呢
她家后山竹林摇弋
鸟雀纷飞
弯弯曲曲的小河从门前流过
姨妈戴着斗笠
走在田埂上
这一幕
我在越南看到了
我出生的村庄
像越南一样漂亮
肥大的青蛙
与小巧的鸟儿
一唱一和
我乡下的姨妈
种下了大片绿色的禾苗
像越南的禾苗
柔软如腰身的禾苗
 
2019.02.15

相思
 
在越南乡下
容易得相思病
我躺在木屋里
看远山如黛
近水含烟
在窗边的
宽大植物茎叶上
我抄下越南之诗
“晴雨是天之病
相思是‘我爱你’之病”
要想得相思病
就来越南乡下
抄写越南之诗
低头对植物与青蛙
说出我爱你
 
2019.02.16

河内

清晨
雨滴如鸟屎
两个年轻的僧侣
一个
一个绛紫
袈裟雨雾
光脚拖鞋
正是谈笑风生的好时候
马路另一边
瘦身的椰子树下
两个军人互相敬礼
摩托车轰鸣而过
我刚刚吃完早餐
河内新的一天
我们自己选择的一天
跟踪僧侣
去吃释迦果

2019.02.16

番石榴飘香

一群欧美人
坐在双层旅游车顶
他们在越南潮湿的
空气中如鱼得水
街头番石榴飘香
我使劲吸鼻子
越南老伯给我
称了两斤番石榴
我用塑料袋拎着
在小巷子里
我把一袋番石榴
送给了吃米粉的欧美人
请你们自己四处游走
不要打扰了越南人家
番石榴一样的生活
青色的果实
包裹鲜艳的果肉
一粒粒小乳牙
你们站在河内
细细磨牙

2019.02.16

根茎如流水

石盆里栽树
树向外溢出
树根是树的体液
流下来
扎入泥土
挣脱了石盆
长成一株硕大的树
亚热带植物的根茎
膨胀起来令人震惊
有的披头散发
有的变为树瘤
但流水似的树根
颠覆了树的形态
生命创造无常
根茎生出新的树
肉乎乎的树
像婴儿疯狂发育
我听见越南的雨
在树身里哗哗流淌

2019.02.16

给脸吹风
 
给脸吹风
给手指头吹风
如果你的脸麻木了
如果你的手指不听使唤了
越南的风
轻轻吹过
你要及时把脸仰起
吹醒你麻木的五官
你要把手指头伸出来
让越南的风
吹遍你十根手指头
 
2019.02.17

水中木偶

水里升起一座寺庙
黑夜中传来母亲的哀声
琴弦上的越南语
为什么忧伤绵长
跪在岸边的人
他们刚刚还是欢乐的
操纵木偶的人
喝下了鱼露
用老姜擦洗身体
下半身浸入水中
隐藏在竹帘后面
月亮照亮水稻田
木偶跳舞
青蛙瞪大了眼睛

2019.02.17

魔蟾
 
在越南乡村
我捉到一只魔蟾
它口吐白色泡沫
像神秘的机器
夜里魔蟾发光
照我读书
我看见黄花
在青草中摇曳
我看见喃文和汉文
在荷叶上滚动
一只魔蟾
紧紧盯着我
它认得童年的我
在潮湿的乡村
我读完了《红楼梦》
 
2019.02.18

我对斗鸡了解太少

世界斗鸡界的现状
到底是怎样的
泰国斗鸡厉害
还是越南斗鸡厉害
我一无所知
小时候在稻田里
我追捕过禾鸡
在河内街头
越南人剪掉鸡毛
把斗鸡装在包里
骑着摩托车去斗鸡
什么样的斗鸡才好
玩鸡人告诉我
鸡头要小巧
鸡脸要长
鸡身要挺立
眼睛凶狠的才好
看了一会儿斗鸡
我就离开了
我对斗鸡了解太少
想起红脖子斗鸡
我都不敢吃鸡了

2019.02.18

在越南写作

一位矮小的老人
头戴鸭舌帽
背着旧布包
手持木杖
笑眯眯地注视我
他的出现
让我眼前一亮
他与众不同
他在越南乡下
有一间木屋子
绿色藤蔓缠绕
池塘里的水是温热的
他清晨写作
笔在纸上缓慢划动
他每天只吃
木瓜和番石榴
寂寞的夜晚
他手持木杖
站在月亮下
等待我去找他

2019.02.18

黄花梨

一块玉书卷状独板翘头案
一张三围独板琴几
一把灵芝花头脸盆架
一张罗汉床
一对床头柜
我抚摸黄花梨木
越南柔软的光线
照进了幽暗的森林
我偶遇的少女和老妇
弄出细碎的响声

2019.02.18

芒果

鹅黄色的奥黛裙
这是她们的国度
我分辨不出
越南姑娘的柔软和坚硬
这是植物的国度
我拿一把小刀
切开一个芒果
果肉如少女的肌肤
我赶紧合拢
下龙湾的梦里
我以芒果充饥
随处涂抹鹅黄色的芒果汁

2019.02.19

猫屎咖啡

麝香猫
一种夜行野生动物
在夜晚的丛林中出没
银色胡须反射月光
眼珠乌黑发亮
它们食量很小
只吃它们自己
喜欢的咖啡果
有人把麝香猫
关进狭小的笼子
逼迫它们不停地吃
它们频临崩溃
互相撕咬
咬自己的腿
拉血后痛苦地死去
当你品尝它们
拉出来的屎的时候
你要想想
你喝的是不是麝香猫
在夜晚的丛林
自愿为你拉出来的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